5278 / 5278論壇 / 我愛78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18|回復: 0

[轉貼] 處女魔障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21-5-3 21:13:45 |閱讀模式
第一章* h3 `3 |' {+ a3 z# m8 c
% f3 _) d. U4 c6 s
                (一)* g. _; r& _1 l: N5 I( j

$ U3 [! U0 Q8 P, B$ R  聽說一個女人由女孩變成女人的時候都要經歷一種尖尖的癢癢的巨大無比的
3 U! [, \" U3 n8 T! D( j
8 A) z5 Z: I2 O# l3 V刺痛,而且因為這種刺痛女人都要喊出聲來和流下很多很多的血。這對我來說是
9 _1 M1 Z8 ~# k) H$ G- W* H# R3 d6 W7 \+ y
一種很恐怖的幻覺,叫我對此總是充滿很神秘很神聖的想象。
3 r# z, o' G) R
% F1 `) T0 ?, c  這種想象大部分都在清晨醒來或者中午睡醒午覺的時候,一旦腦海中充滿了
1 y; ]7 Z5 j- V8 d) S0 g$ K- I  g% Y- P. K( b$ c: r
這種幻覺,我那下面的那玩意就會變的很硬,十分地硬,似乎非要拿一點柔軟的1 c' m) Q- ^5 ^" R! Q
5 A5 ^# [- z& {
潮濕的東西給使勁地擠壓揉弄一下才會舒服。
# I8 y& e/ p* [4 G# C' o' ]& E9 z) [1 `  u% m1 C
  我不明白人究竟是一種什麽樣的物種,一旦想到去下意識地蹂躪踐踏同類物! Y: |" ?( ^" J, W: |
9 [. F# z( [4 q' s
種的身體尤其是讓其流出很多血液的時候,就都象見著佛光似的特別興奮和高興,. e7 L! H! e* s5 U8 y
- M$ g: o: s" W
無論是踐踏同性還是異性,無論是做愛還是殺戮,都會對這樣的事情特別的敏感
0 {5 V4 {3 A% n3 d. P$ d2 C2 m& C6 K5 Y
特別的感興趣。
! m# d; g/ D" p7 ]) E! ?
( |1 ]4 I2 e7 m  `1 l  到了我活到二十四歲的那個年頭,已經上到大四了。卻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純
4 o% D1 O  Y( U% n; X. w# z* o! i) h) a" s4 V
度為百分之百的處男,在大學裏面說出去很是丟人。所以到現在自己十分地想去+ `: n: N% m" s$ ]5 S- p
3 P: o5 f7 c. H# N( P
幹一個女人,要幹一個純潔的處女,我想要看看她是怎樣地去尖叫,怎樣地去流2 e9 N) w/ S& e
! |4 V3 L6 n9 u: T6 R
血,要是流血到底能夠留多少血。人吧,偶爾偉大,也會偶爾地下流。我是那樣
/ O* }* g0 @2 }* r% z8 |& ?" \! h  z8 W- ]7 ?0 c$ ?
地認為。
' Y7 h( }" r9 T3 t: O& o5 ?7 I+ m/ Y3 q1 m* i) |
  然而我並非沒有女朋友。我和我的女朋友媚媚從大一下半學期就開始談對象,
: j' q, h+ v+ k* h* k- D* e! w
8 j( R, D' g' ]0 E( e, ~一直談到現在。你可能想著我一直羅裏羅嗦地羅嗦到現在是在盤算著怎樣去幹我& y7 B% Y8 q: S. r

$ R8 F( @( l4 J! ^# ?. q) x的女朋友,那麽你錯了。我可以坦白地告訴你,我的女朋友死活都不讓我碰她的
3 ]* Y2 q- j0 L
. R8 d1 D, f+ `' p! F. o! c/ ]下面,最多只是讓我摸一下她的發育不全的乳房,摸那也是乘她不防備的時候。
6 i5 A7 h2 i) E" h/ Z+ j  Z# h; n7 c2 @& E
0 k! P5 d" g* x# `. y" m! U) E當我摸完她那手再往下面移動的時候,她就會給我生氣,甚至翻臉。" i. X& u+ e9 O. l
- Z( O1 [" T. n2 y1 g7 y
  我從小就對女人的乳房充滿了好奇心。我至今還記的母親的乳房是什麽樣子。. B( k+ J0 ~; ?8 T
" W: ~5 s$ s# ?8 J! q
母親的乳房要用我的小嘴先使勁地碰幾下,然後再香甜地一裹就能裹出就能裹出
3 k0 B% b* i+ X4 ?( G5 \/ Q5 k, `% o& ^( p- E
香甜的乳汁來。就知道這樣我就開始推測所有的女性只要是長了乳房的那乳房必6 F- k, f" i5 l  X9 C- z. R8 N

! t- ]* J# d9 Y& O定是使勁地碰幾下就能裹出乳汁來的。; a; ]+ ?" B* u3 O1 ^* \: g, l, R( V

( K# n3 s1 A5 \7 t0 s7 N  我到上初中的時候,發現我班的女生只要是有乳房的就必然戴乳罩,而且戴+ a6 n/ A4 [: D

2 E& Z5 s" Z0 {' I' \: I/ O" `. K的全是乳白色的乳罩,這就更加證明了我的推測。女人戴乳罩是為了防止乳房不
' ?; C& V. E+ k, {$ z9 X/ F. ]8 u, X! w) X
小心被別的物體碰撞以後而流淌出來乳汁粘到衣服上,就想女性都喜歡穿紅色的
$ b1 G: R! |; k. m) J2 V* u( [7 v- I2 z. p( z
內褲一樣,乳房和內褲都起到了過濾內分泌物的作用。
( C! m* `2 ]5 y' d
, [$ c" @' v# T: F% e+ s! H  可我還是不能徹底的確信我的推測,事實出於雄辯,所以我就想拿一個女人/ i  a7 G3 ]! U6 C. Q0 d
/ e5 t6 k/ X0 L# j7 J
來做一下實驗。可媚媚說什麽都不讓我拿她做實驗來證明我的推測,這就讓我很- }" O: z0 e0 E+ A) W) o) f# N

0 O: o  J1 Z+ n$ @. g/ P  S$ y( I1 W是生氣。就是因為這我曾經一周都不去理媚媚,天天泡在網上查找資料,到聊天
" L* K5 ?9 G4 s' S2 |9 q+ l1 D
3 |, l. c8 X- y! V0 G7 P室裏面去問別人,來確鑿一下我的推測。- n9 h* w: |0 h/ l) y& _1 Z

: U% S: l( e; b: q! b, L3 m! Y  然而,在百度無論怎麽搜索,出來的竟是一堆女性怎樣才能豐乳廓乳的廣告8 ^5 y% ^% p( Y" D5 m7 O
/ a  m: p7 `5 m
公司。在百度不行,我就去雅虎去新浪,各大強有力的搜索網站我都搜索了遍,* ]6 |3 q' J3 q" T% R
  W3 T, h# `; W0 X
結果每每我打上「女人的乳房與乳汁」之後,都會蹦出一電腦的圖象來,竟然沒
" J; {$ F1 E/ F" g6 V( j: L0 p6 Q6 ~  a% Q. e, o' o, y
有一點我想要的真材實料。
8 k, l6 r, D' |/ e9 B
7 C. {' H/ O# S! ^/ A' z  可是我看著電腦上下載的無論哪一個女人的乳房都比媚媚的大,我就開始懷
5 y% `! X2 N6 I) T" F6 G6 U) O) h# m
疑媚媚是不是有點營養不良。所以每次我看完我的電腦上一些美女的乳房後再出, l7 t3 F. `, Q( \3 |9 z4 h

' O% B6 F, I+ W" @/ S$ ]) g0 B* O" \去陪媚媚逛街的時候,我都會給媚媚買很多很多的零食,每次媚媚都感都莫名其1 }0 X9 Y2 y- y1 ?- L( S

" q& t) @$ {2 J4 j- I" b5 K) X妙。
9 v5 J: e" f+ _" x! @" E! B1 o' i# J( p7 v$ {! h- d
  一搜索不出來,我就到聊天室去問網友,我做了一下平均率統計,每問十個
& f2 e7 W3 g' Q  a# j2 h
- m" s; c6 d. F# W7 y7 L  a人,都有五個人說我是流氓的,三個人讓我搶一個女人的乳房過來無裹一下試試,
! T! g. N# t6 J; {
3 C8 b+ f1 V) g4 N  a# _7 \剩下的兩個都說自己的是男的,還未成年呢,都是十分地很想知道。8 }3 i. l8 [* S& K, c

) N7 Z9 B5 i& Q& H( o  J' _  網友一說,我邊十分地想找一個女人去幹。媚媚不行,媚媚到底還不是不處
8 L) e' y2 T4 w( x! T6 ~
3 ~8 e& B. B: z女我也不清楚,反正我知道媚媚早晚都會讓我幹,媚媚可能將來會成為我的妻子。
  Z) c5 @- h8 C- [; e
6 u$ j# C0 W1 }0 r: O& n也是因為這樣,如果我不趁早去找幾個女人幹,做為一個男人就那麽地平平淡淡% n$ s: X) L: C, s6 q
1 _" z9 K- h# @
地活一輩子也沒什麽意思,所謂風流趁少年,我這都快不是少年了,所以到時候
" ?1 Q4 _( Z) i* a: L5 u
  X  m% ^6 i# I5 f. c想風流都風流不了了,不風流白不風流。! ?+ ]+ U" X" U8 J. N
2 ?  m4 L: G& U8 o7 |
  風流是文雅一點的形容詞,可能象我這樣想法的人只能用配用「下流」「卑7 C, ?# P# ~6 P1 o8 G
) Z1 m# M& o6 U4 G  k
鄙無牙」之類的形容詞來形容。管它,男人,怎麽不都是一輩子。# C, G5 L- q9 r# `

, I9 c" q  |# Z. g; @                (二)" k( H; d# ]1 I6 V+ O
9 i9 L; \- h& O: C; g
  在我真的想去幹一個女人的時候,我便偷偷地開始了手淫的勾當,剛一開始,1 X4 g( f. ]& ]2 h

* ]$ K  B( G! D感覺手淫是一種很不幹凈、猥褻的行為,自己更是不屑一顧,甚至一談起來就惡
6 \9 C  s5 r7 D) V9 l  `- s' P" i
  y4 K$ D) ?5 {, [% b心想吐。但是我在十分地想去幹一個處女的時候,我才開始的手淫。
% O' s' e, |' m( l' n
4 G6 r& U1 L4 h2 W9 m1 {  那是在洗刷間裏面,我把門反鎖上。那時候我剛剛和媚媚親熱完,媚媚只讓2 C! e, ?0 ^$ F
3 d# ]2 c( F' l& t3 X6 v' D  S$ {" K
我去吻她的臉,竟不讓我碰她的下面,在我親吻她的時候我那玩意一直都在堅挺0 ]- G+ `* I' @& V' k6 P

, M! W% ?( L- M" [( x4 K- t) o著,痛癢難忍。我一邊把水龍頭開到最大,一邊用手擺弄我的那玩意,生怕被別% @0 \3 S* _" \& E5 N) L* d2 N9 Y
+ W; _+ S) L: M6 z! O
人聽著,只想揉弄幾下,沒去想那麽多。. y- c* V: i3 w) N& t
, P& b) f+ M3 M2 @+ V( w0 {  ?6 h6 C
  我知道我是在做手淫,可畢竟沒做過,不知道怎麽做。只是如同我在小時侯/ h; a  O" K8 Y# {2 F

% ^2 Z8 P6 L* y/ j- ]# N" N3 C在家裏擺弄一只可愛的小貓一樣,可那貓是鮮活跳動的,那玩意卻呆呆地象個老
" v2 u+ [3 b$ B7 {, {/ n% o, ^0 M- {
大似的硬肅在那裏,好象誰也不怕似的。我使勁地去揉弄,越揉弄越使勁,越使- e2 u+ t) j0 _/ d

4 H1 ^% i/ u! W$ [' v1 m勁便感覺越舒服,沒想到那玩意竟越揉弄越大,我從來沒有見過我那玩意竟是如9 I9 s' |3 P. r& B( d1 i$ [
/ W5 g8 k  D$ E! J, T
此的大。; b) t' Z, f- M% S- Q4 I. D

2 C: G9 u5 U# h# v, P$ o8 B  我便開始想象我那玩意是插到了媚媚的身體裏面去了,不斷地在她身體裏面
* V5 A4 f2 M5 P* C7 y5 J
2 M$ a  M. L4 k  S6 x5 o' P摩擦挺進,使勁地大踏步向前沖。沒想到那玩意竟是那麽地不更事,感覺還不到
3 o* G0 \. h- E# _! d: E% I& R$ z
兩分鐘的時間,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隨即就從那玩意裏面射出了一種黏糊糊的乳
& ~$ k" z+ x% {4 J# r; m
/ K9 w5 G% P) `- N; e2 D白色的液體,如同小時侯母親的乳汁一樣的顏色。
, _) J. w% t& u1 g3 [5 v# T- z4 U6 u& O" i* ?' ?
  我又開始懷疑,是不是每一個男人在做愛的時候要射多少的精液與小時侯喝' p: K  M' k8 @  b

, c3 |; w  r' f# Z5 ~) G母親的乳汁有關系。可那味不同,這餵如同小狗身上的味道,腥腥的有那麽一點
) m5 W; j" k# U% s. O& c- e1 I# T& T* I1 ~- _
臊臭,有點刺鼻的惡心。而母親乳汁的味卻是於生具來來的濃濃的香,那香味是
6 N; G3 r2 v+ T1 J5 C
* f2 p+ @' d% M6 {+ O7 [! c: C容不你褻瀆的。: V' E+ r& C& a$ t. V6 ~$ g6 A

  H$ t: a8 \  m. i- ^  接下來竟是一種無可名狀的甜蜜,那是一種幸福的安靜,如同一種信仰一樣
% Q* m; Q9 z! A1 n  O" B' d
5 b: T& e# I4 ]! ^7 m的高不可攀,而又信手可得。我聽到外邊有人的敲門聲,我趕緊把那些精液仔細+ Q  f( F# h% T

. W2 s+ t2 u- `$ K4 Z7 L的用水沖刷掉,確認沒有留下一點痕跡以後,才裝做若無其事的把那門打開。" L1 I2 y8 o9 d8 u$ f4 m) r

7 p% t# L: v2 Q5 }; D0 ^! Y  第一次手淫之後,大約隔了有一周的時間,我便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那麽4 _: e+ L. W- e& X5 k

4 E4 Z* g# b% B6 R. B2 o一點點的腎虛或者是陽痿。我不太清楚腎虛和陽痿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病,隱隱約  z2 [  k, E/ ?/ S
* E& u0 l7 X+ a3 M
約我只是聽說那是一種專門給男人做愛時設計的病,男人一旦有了這麽一種病,
% a  ^$ |0 l, ^9 H, U+ g8 h8 c" ?9 D& J( M5 M# l% C4 |
男人便不能正常地和女人做愛,男人也便成了一堆廢物。# a) Z+ R* A# J0 F
# \5 [) d$ m9 p0 ?& h* e0 U
  我只是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那麽一種病,我只是猜疑得那麽一種病的人可能9 B  d, E; G" n

% ^) o% u* j+ ?6 L( O) Y3 I是想我這樣持續不長久,一想到這,我心頭便騰起了一種莫大的恐怖感,這是一
6 `+ b# F  X8 O: v0 A; B- G0 `; D- k" Z* ]& M4 D' q; P
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怖。假設我是真的得了那麽一種病,我就沒有能力也沒有理由; g; c2 e) R  j: R
1 Z# ]6 p6 w4 O; A! o; \9 f/ V
去幹一個處女,也是就我的一切美麗而又醜陋的幻想將最終走想幻影,成為泡湯。
8 C* o. ~& T  W, B6 O
, n; i! O- B: h6 I; X' a/ d& ~  Y- F  接下來的事情,我跟媚媚結婚,接下來我們將不會有孩子,接下來媚媚就會
7 W" p' n2 q3 k, \* {2 E1 D
8 v* S( ~- }3 c% R* k* q) D4 N背著我去找其他的男人去偷偷地在月光下面做愛,接下來我們或許繼續我們痛苦3 O0 t. y  }& U+ J+ M
* x& Y  ]' ?& Y# M. E8 A1 H
的生活或許離婚,接下來……再接下來的日子我都不敢去想了。+ S. p9 O, {4 y' T
: Y. e$ V) R. _; w
  媽的,要等著我接了婚以後,誰要敢碰我的女人,給我戴綠帽子,老子即便
% [3 B" H$ b- K9 |8 Z. R  i
! n$ v. @7 H$ M) q是陽痿,也會理直氣壯地把他那玩意用尖刀給割下來,然後再給他留個活口,叫
- V/ U; g9 y+ {  a' c6 l8 m! ~) X, K+ l& q" U
他生不如死。要是,要是我的老婆有了別人的孩子,偶也會一狠心把她那小洞洞
  L9 P. K1 ^, t9 w9 {1 y
" n" x/ Y  D0 d! l4 h用東西給她鎖上,去折磨她,不讓那些偷情的不要臉的白白的死去。1 Z5 J8 o" {% ]9 a( C5 l

+ l6 `" m7 x/ w3 E8 E; u  折磨他們夠了,然後,我再用安眠藥結束我的生命。我感覺用安眠藥自殺是3 x8 [" c! P: n

6 j$ M5 t& I/ y1 @& @5 n5 a6 ]最好不過的方法,那樣至少沒有疼痛。當我吃完安眠藥的時候,我肯定會想,我9 a& V/ s' r- d. i* ?# S) z1 M; p9 U# }
. @+ K2 K5 D: u; p" H7 \! i
這一生也是活挺壯觀偉大地。8 _3 e3 _/ q0 x3 O$ q6 l0 Z

" j- j; N) n9 G  由於上敘的那些種種恐怖和推理,我便給自己找出了一百種理由,再來一次
/ V. O* v* ^, F! n# n4 f1 ^, M+ s% p
手淫,要認認真真地去幹才對。為此,我特意問朋友借了一塊能夠記時的鐘表,
% d& c% L; c! E  F7 d8 D8 X! p" g% @
從我的手開始碰到我的那玩意開始記時。
* [4 Q1 |3 l7 ^" T, s, R/ A4 A2 A2 G: e- b+ L: N2 A
  沒想到竟然持續到十三分種四十秒又零二十五毫秒!媽的,原來我是一個健, a+ K. ]) I% H0 f+ z5 b( b* X

9 z. ?) g$ h7 }2 D+ N1 K' D9 t康的男人。什麽腎虛什麽陽痿,我在網上專門查的,男人的做愛時間只要能夠持
6 I3 k9 `& A' j7 H6 p7 G! K
+ f+ n5 L- m7 D+ l2 w, Y( \  Q續到十分種以上,就是一個完全健康的男人,一個能夠霸占處女的男人。
0 Z( E8 A6 T+ j- \
/ w: }" j( ^: }& |# T3 f" }                (三)4 a7 x. L" h5 ~8 Q/ h% _" c
; \$ S+ J, D& a3 ~) |# D
  所以我完全可以大膽地體面地去找一個處女先練練,小試一下牛刀。我堅信,& J/ I" X- H, r* t3 t% j
& M! A$ d# _' `4 S: J. I
我一定能夠超過十三分鐘四十秒又零二十五毫秒的,盡管我以後的手淫時間都是
* Z8 Q4 s/ l8 m- u/ i7 D4 G; f8 C) L* m+ r1 ~3 y' n9 ?& N% u  C9 e7 l4 s
在十三分鐘四十秒又零二十五毫秒之下九分鐘十四秒又零十二毫秒以上,因為畢
& X8 J5 t* X1 ^: @! D- m& ?' v, ~) u1 w' {2 X8 V& C5 [. E0 q
竟這是在演戲,那是在實戰。一旦真刀真槍地幹起來,我相信我會拿出置身度外
$ X5 ?, y4 o& x# ^
- z& b+ g, W) C) |; x2 D' o舍身取義的勇氣去堅持到最後一秒種,來完成我那偉大的體面而有曲折的具有歷
2 c: _4 C$ i& W  I6 h7 L" y% _( ]4 U6 s1 k2 p3 x
史滄桑感的使命。
( A7 {3 Z/ e4 U" F5 w5 D7 M5 F0 F# b. u6 w- o5 A) q
  至於怎樣才能找著一個真正的處女,到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難題。聽朋友說女
: \) z2 q7 d. U: i( t3 T
' k5 ~4 b% y9 x" ^! R, f人只要走路的時候撇腿就十有八九不是處女了。找處女也不能找我們大四的。對
( o- A* b. M7 j, ~- P9 |+ v! C3 o, D( Z- ^  r  M  R
於我們學校裏的處女來說就想用漏鬥漏豌豆,大一的時候都在漏鬥裏面沒有被漏
5 B2 A6 i* r0 m6 B+ \: H9 G
# }8 _8 q. |) T* x下去,都是處女。
- N; `9 ^3 J, Z7 k" N8 d
& j1 G6 }/ j# E  到大二就漏下去一半,到了大三漏下去的速度就加快了,到了大四就所剩無2 V6 Y$ Z, q. a
" b+ _: N% T/ j
幾了。能夠剩下來的,就是那些個頭比較大的就象媚媚一樣的女生,要不就是醜
% r' L/ m# S& f2 P6 d/ X3 z% c& b, Y
的叫人看了惡心的發了酶的豌豆,那樣是真的沒人要,要是想要的就是一些真正( Q4 f( J3 |2 t5 C
+ S% O, ~0 i2 d0 ^
的象我這樣的十分想去幹一個處女的好男生。可還是不行,不去找大四的,因為
8 R# t% ]4 m* `3 l
$ x+ J- q; U4 [' b媚媚的存在。
1 E. e. {, J1 C! z. V5 f' Q% r: \- n
% q8 p5 s0 y) b( f  至少我還不想為了自己去幹一個處女而失去了一個和我戀愛了三年多的我深* V" y! D, S( u, w: I2 W4 E+ D: r
* W$ B$ e2 P/ M4 l" w" W; S
愛著的女人媚媚,媚媚現在好象已經變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的生! d  D! I; t7 o" f" ]! k8 G) v

; g& X! G1 [% U: I' F3 ?命早已不能離開她,我要偷偷地很有隱秘性地小心翼翼地瞞著他去搞我的地下活! Y8 P& G5 [& o6 l
- }: U2 `. `3 {' K- S
動。我知道我這樣做會很危險,可能一不小心就會遭來殺人之禍。但是對於男人1 o6 A. y2 E# _6 d- ?: Z
* W7 C2 S, p$ Y' {+ O) s
來說,越是危險的事情,做起來越是刺激,危險的事有著無比神秘的吸引力。
" w" h# S/ J: u/ ?% |2 {' v! P0 e& d: y; D$ A
  所以,我的涉獵範圍定在了大一和校外。由於我在學校裏學生會裏擔任一點
" ?: f& m( l' _7 \1 F) B
$ J% z. z  U! ]8 ^小職務,在文藝部裏做幹事,另外,我在學校文學社裏還做一個小編輯。所以或5 ^, h2 W/ z0 R7 c% X

# v0 [* ]5 R# a. c+ u多或少的真的接觸到不少大一的小妹妹。' f0 L9 ^% R% Z6 e* n

2 }5 t' J& E( Y* {; \  在我沒有下定決心去幹一個處女之前,對那些小妹妹我都是敬而遠之,見而
: U2 j( v- z1 }  B2 [7 ?/ d+ I; s/ N' a- [  F7 c
避之,這是媚媚給我下的命令,我不得不服從。其實,說一點悄悄話,本人掛女( b( }7 D3 D9 E& H+ ?) i* _' u/ q
$ t) r9 }/ A1 E7 q% |; v9 ~8 \
人,是天大地大我最大。在我剛剛上大一的時候,不都一年我就掛了四個女生,- d# F3 k/ E5 ^% D0 X( }1 Y

2 u4 M' [+ j% ]" z2 l到最後,我才選定的媚媚。: O/ i! X! X0 q( m
0 }0 s# L/ J9 o3 o- T- G, V
  那時的我現在想想真的是太幼稚了。什麽愛了情了的,什麽只想好好地愛一9 ^# a1 N4 G7 i. ^0 _* }

9 D: t1 E7 B5 |; [$ |2 _& g個人了的,哎,結果還真的是好好地愛了,把媚媚使勁地愛了三年。結果,還是5 D: i0 u- \9 H- P% o+ l$ t7 I
, ]8 B0 E" T# e1 Q8 v
一個老處男。
* T, X7 ^1 ]) M4 H* E$ g* K" l8 d% t& ]) ]( d
  同我一個宿舍的哥們武大郎,剛剛上大一的時候,掛一個犧牲一次,掛一個- c5 G0 _5 S- d( F' z

" A4 K4 K% W" H) d- u+ E/ j" Y犧牲一次。我真有點佩服人家的毅力和作戰手法,別看我背地裏說他是武大郎,
7 f9 t/ M9 z& X, I& d# r7 ?) o* f8 G5 }/ H* D' \, |
人家武大郎是不氣不餒勇往直前,每摔倒一次都會總結一次經驗,所謂真正的男
. B) h. m( U! u" J0 F7 u2 a" X  B6 W
人從哪裏摔倒就會從哪裏站起來,人家武大郎認定自己是真正男人。* ?1 v7 b' Z( V5 A/ V* W0 s

2 G2 v" e2 Z5 K2 t" {+ K+ B% g  就是因為這樣,人家現在嘴皮練的比周星馳還要厲害,你猜猜人家武大現在2 G7 f/ k0 u8 t% \) o7 d! x  V. p
. b1 T. Q0 i5 j7 z
幹了幾個處女了,說出來我都會摸一把的汗,媽的,足足十一個!走了 狗屎
5 x$ Q  K( L5 p! c% x
5 e9 `) K. H& Z1 G  m的桃花運了。現在無論多麽刁蠻多麽高貴多麽漂亮的女生,只要一到了他的手底
3 c1 R+ O& K/ Z) Q1 e
; I# e  ]3 U2 U: ]/ x# |; s下,不出兩周就能出去開房,我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2 q( I. P0 F1 i) |. c+ ^3 X. g! A. a( E$ j9 }
  他每次和媚媚說完話,我心裏都是直發顫。回頭我都會背地裏給媚媚做一下
% u# b( H: ?5 m& Y/ g6 m  I, v# L1 {
) J2 R3 ?% W7 [& m思想工作。心裏想著,可不能叫讓媚媚這樣的一個純情美少女叫這種歹毒的色狼
. J! r: _; R6 x; u/ `, W% C7 v
$ h% {1 y& |5 x" d, P給糟蹋了。: \  g) J$ D- i
. R( A! }0 c; h! C! |
                (四)  s$ H4 d6 e! C

4 ~* j* n2 S) {8 t" X9 [  對於大一的小妹妹我思量前又思量後,最後我才決定拿火兒開刀。我先來說* \2 Y! y3 F* a$ a$ L
- g( K, e% d/ K
說火兒是一個怎麽樣的女生。先論姿色,我憑良心說絕對我次於媚媚,窈窕的個5 B, D) ^6 M6 ^* Z& `1 Y8 Y, k
( i2 Z9 Q3 a7 L$ E
兒有一副憨態可掬的惹人憐的臉蛋兒。但是說到心計,就比不過媚媚的十分之一。4 A5 o3 I$ x% c

, G$ O% d( J# e/ e( M媚媚是冰雪聰明地我都有點害怕,要不然我才不會拿她做我女朋友那麽多年。1 H8 B- @2 a6 @# Q" R9 Q

& c, \, R9 I) n  就是因為火兒沒有心計,而且呢她對我還十分地崇拜,有點崇拜的五體投地,3 X& w& O. _0 g3 i+ R
$ o0 R$ i$ `0 b% O& v6 k
我才會選定她來做我的牛。另外,我有看她是一個比較純潔的小女生,我觀察了/ T9 g- v( C2 o8 i
( c! U# k8 Q3 L4 f* n
很久,火兒走路是不撇岔的。而且,她也比較內向,不喜歡說話。越是內向的女
% A5 I6 y% b# B3 p  M/ ]9 w6 l+ O0 g( `4 c$ S  y( `
生我個人以為在那一關上把的越是比較緊。% x" o" t3 L, q1 m, O4 L

9 @6 d- Q1 `' B* O4 h: z  再說說她是怎麽才對我崇拜的五體投地的,在她剛剛上大一的時候,由於本
" ^6 q9 y, T% g% N3 ?/ \
6 N7 p9 @4 F6 j" n% F人在校園網的BBS上混的很牛逼,喜歡在校園網上源源不斷地發點文章,我寫
1 `5 E+ c1 r( V' y2 h- F! G, V% W  f
的一篇情書把她感動的都留了眼淚,從那以後便就對我是狂熱地盲目地崇拜起來,
; \" u' a0 @% j- s+ a; K6 w3 J/ ^7 e+ j& l" w* y* w
現在想想我都不知道那情書到底有什麽可以讓她那麽感動的地方,全是一堆垃圾。
( S0 ~" Z( X0 [5 _. h# n% \
# _$ `( r" ?) I2 V5 Q8 _. E  當時她在網上要求和我當面談,我就偷偷地去了,當時我見了她,心裏真的
1 P& Q) r0 M& X( _* j% a9 F. K1 \* }
騰起了一股要調戲一下的念頭,但是由於當時媚媚在一邊盯的我比較緊,那念頭
: K: o* D+ {. {8 T4 M/ r1 a9 w1 r7 p1 m: N- `4 |
便漸漸地變的天高雲淡了。我只能偷偷地在網上說,我已經有了媚媚。但是我看+ R! y" `& o, S6 I. Y

0 N1 h+ v6 m6 g& _+ Z6 Q7 V. f的出火兒並沒有對我死心,即便今日,我每在校園網發一篇文章她還是要給我一
" M) t; O! [% Z
; \  O( W& z, J" f段很長的評論,惹的媚媚每次看了都要皺一下眉頭。; @2 t1 f4 |5 T# M" y
' N0 p9 x/ Z. I6 i1 h# Q: X
  要想掛來一個女生必須要使用一定的手腕和技巧的,要是單憑一顆傻乎乎的
: X  r* v8 L- Y8 c/ M
$ x& C1 o* q; s7 `1 a真心是什麽都掛不來的。我在想著幹火兒的同時,我找來了一只替罪羊。他叫兔  x  y/ U  Y' k4 B" i& j" H$ ~
+ x+ y5 a. Z! a+ F* P1 u; p
子,上大二。小夥子長的倒真的是眉清目秀的,是計算機系裏的,那系裏的女生  Q# F! L$ W% q( Y6 I
# I' r) I1 D) s  Y1 {
特別希有。因此他上到大二還沒有找到對象,也是搞文學的,在文學社裏我的手* W& W- B4 G% Q$ O
$ k' y4 i6 b9 l( f8 A- U% K
下辦事,對我的話是百依百順。
* B- q  D; G( g4 p9 M2 w3 ?1 a1 a4 P1 u/ C+ z( H' c
  我也不是故意要找他來做替罪羊的,是處於迫不得已順手牽羊的那種。有一
. F8 A# N+ _7 R( v8 T# E% J! j8 j3 ~
次,我和他開玩笑,他說媚媚是長的多麽可愛多麽漂亮多麽溫柔,要我也要幫他
% b' [* h& B7 z6 K* ?' m' O1 Q  z0 l! m
物色一個和媚媚一樣的小女生。0 w) ]9 V, v  Q1 R- d; o
) B% `, @, ]+ N, c8 W- |) r4 c6 H
  當時我的歪點子才生出來,對他說:「你要找對象早對我說呀,不過現在還' ]( U) m, J/ _( o
  B& V3 [9 I# t8 o
不算晚。我倒真有一個好妹妹,比媚媚長的還要漂亮,文學功底也很好。還沒有$ K  r% A4 N9 u
% ~5 f9 k5 X2 W7 E) \: @' j
被別人下口。我就幫你介紹介紹,介紹完以後就看你的了……呵。」我就這樣順& x0 k& }: C- t- s/ O8 F6 K2 Q
2 i2 Q8 A' M" z' a. y$ K3 M2 w6 ?
手牽羊地把火兒介紹給你他。6 b+ I7 z6 ?, |% @  r; L; N; ?- s

8 v4 w- I8 J" ]* _  這樣一來,由他做擋箭牌,我就可以與火兒光明正大地去接觸,媚媚見了也- {; e1 \: j; z9 P6 I% U. f0 W+ q
& R" H, O' f, x& e  F9 L
不會太註意,都看著我是一個大好人。一給兔子提到火兒,聽兔子的口音好象似" C3 a9 @/ h) C6 G  X

5 g5 T! V" U0 w  O7 Y" X! M乎早已註意她很久了。在我擁聳之下,我帶著兔子以文學社征稿為由請了火兒吃( e8 U" j; Q, o1 H6 f

: e( G0 g- j- a; J7 E- G了一頓飯。
, R+ u0 q8 _, l% [. U( D
0 u, H/ V3 H) n8 g7 p' x) D  在飯桌上,我先把兩人引見了一番。兩人剛剛一開始,說的好象都很投機,
8 [) b: l8 ^$ K" P) T" I: ~' _
+ r) N/ h3 F$ [, G, V但到後來都是我和火兒眉來眼去的。兔子畢竟是新手,看不出戀愛其中的門道來。
0 S! J# W( I7 p; d: v  N; l8 d7 Y5 j! ~& Z
$ U# \0 B2 E/ Q' A& s+ y( W* L5 E我說的是我請客,吃完飯竟是兔子買的單,我心裏狠是過意不去。
  J6 n/ Q# H; B- y) P. J3 F  `0 f0 B' l2 u' M, Y8 o
  從那以後,我便在QQ上對火兒在心理上進行了猛烈的狂轟濫炸。所謂戀愛& i) C; {/ ~( e4 ~

, E8 }( V2 V3 P3 J) \" C# U之首章,意奸也。既先在意念上先把她強奸掉,先用眼光把她的眼睛吸引過來,
& n" L. O- s! j# d" W, c/ R: J5 I2 w- x% w  Z! r8 m6 J& C
再用一些奉承的甜言蜜語,甜言蜜語之後再是肉麻下流,然後再使勁地使壞,越8 f) v; m) b0 W( ]/ m1 D" v; Y% c
- M& F0 W& W# g/ f. P
壞越好,小女生就喜歡這。只要你用語把握的分寸恰當,一般都很容易把一個小
) o. K3 L/ A1 \6 U2 e
% B+ w# b" n$ @) z$ F" H* o女生在意志強奸掉的。
4 I' H6 M& m6 _2 k# P8 x9 y
  G' Z9 Z( w' D) A  接下來的活計就是動手動腳。要是意志強奸完了之後不對女生動手動腳,那
- V" c8 X' U- H8 n% B) N( D" W4 k0 G; s
只會前功盡棄,小女生以為你對她的身體不感興趣,即她的身體性感到沒有勾起  w$ N0 E% G1 L; y- w% z

/ z- }7 L, Y" K  r8 m6 V7 W( b, C你的邪念,便以為你不喜歡她,只是在逗她玩,說不準她可能再也不理你。
) N) n% n# g% q1 j5 w% X6 i) s, b/ r& Y0 u" q; b5 p. K2 c
  我感覺意奸我的很完滿地完成了任務,接下來要做我的下一步計劃。要對火
, r$ y* c  V7 S; E' u2 p
  J3 ?' X( W1 g3 Y5 k兒動手動腳可不容易。必須先找一個不為人註意的地方,一定要防止媚媚的眼線。! Y: N( _5 Y$ n+ Y" G% ^3 m4 B1 [  }

3 ]: i0 q  f; h* {" M2 D+ I! f另一方面,還必須要堵住火兒的嘴,叫她不會說出去我對她的人身侵犯。
3 i& d+ M7 n; G( P7 a6 n1 A
) m  q! x- u" w$ t  我以教火兒寫詩為由,把她領到了一個離學校有八站地遠的一個公園裏去玩9 j5 p: P/ l$ I
  j- O4 @2 z. ]" T2 G# N
耍。在那裏我故意撿一些險路歪路來走,因為她會害怕,她一害怕我就牽她的手
* z( n7 b$ a' U8 r/ s
7 B4 J5 j6 S" U- r摟她的腰。我突然聞到了火兒身上有一種茉莉花的香味,叫我眩暈。) J, [! b) k/ D) I  M; _
4 w' h% Q. X# K  w6 P1 z1 I
  我和她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個下午。然後,我借故讓她作車先回去,之後我坐- _& W7 I" b& u$ Y9 E0 _
8 p1 ~2 t: K$ O
下一班車回學校。回到學校之後,在QQ上給火兒聊天,自然有溫柔了許多。火
3 b" G3 I5 o- L# q6 W  I4 J% Z, ?9 y: U" f
兒對我沒有和他一起回學校的做法很的諒解體貼,她說他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很
- X* M( z9 ~' Y5 i. C4 @2 _" P9 Q; u5 A2 B8 P) T6 }2 ]
感謝我能陪她一起出去玩。要我不要說出去,以免媚媚聽到會生我的氣。
+ \, @+ K5 H/ V4 C6 s. T  y
8 E3 i' q% X; m8 v' I, H+ X' {  我們還約好了下一次見面的時間和地點。在兩周以後的一個離學校有十站地
' u8 K7 B, g) S5 F6 l: s. Q0 X, @) J; P
遠的汗冰城裏。& A) V" W1 _; j9 T0 w
( g+ s. [* Z* {3 S  T
                第二章3 j3 {8 a) o5 m# }( j' |8 u  c; d

, N: w7 |  Q! P, _                (五)
6 O2 {4 `" j) v) e* C. h2 D; X
3 Q& G3 d" J$ A3 \) J, v  人要一走運,就會雞犬升天,雞犬不寧。記的前面我曾經說過,我要幹一個
7 i; |+ Y& t2 e5 b8 d) H1 a6 e) q0 z# b  w
處女鎖定的範圍是在大一和校外,剛剛一開始我就精神文明一起來兩手抓起,雙
: B; l- d, |0 d( U/ c$ v
. O9 Z( `; O4 y, S1 M5 K5 x管齊下。似乎要想泡到校外的妞好象比登天還難了點,大家都是那麽以為。誰知
  k, h8 z* z( k$ P4 t2 H; L1 j, [8 r# O6 x
道那高高在上的蒼天,我竟不廢催灰之力的登上去了。, m7 ]* J! w' c7 W4 `

' i& O1 l9 x0 }3 ^1 Y- t0 t8 n0 `  她叫貝貝,是我大三時候認識的網友,認識她的時候她還上高三。考大學沒" B9 @5 X& x) ^, I8 z9 k

8 |# C; H8 J; v, Q8 v有考上,現在正失業在家。在網上聊天沒有不吃腥的貓,因為她的可愛和孩子氣,
' |) S2 J+ Q: B1 ]
* v) t, ~' D( K我一直都把她當成我的寶貝小妹妹來看。女人嘛就是這樣,要想當朋友來玩對她8 |1 h6 o" E. d% [
0 |, J0 i4 `) t! h5 j: ~  X+ ^0 E
好,可別時間長,那時間一長,什麽都會都變質,那妹妹也會變成情人,不然不4 t+ Z4 ~; Z- j) N7 `3 o
& m" T' S2 a; F$ S) n. [$ A6 Q2 ]
會有那麽多作家專寫些亂倫的事情來賺稿費。# S7 |/ n5 e" Y- H8 t' x

3 b8 P" n, L, f# ~; a) C8 w  說句實話我真的沒打算去幹她,因為我剛剛地想幹火兒,我害怕什麽都會叫
6 r. B! J2 N+ d, v% ]" L& q7 s  h; q$ a- f* E' y. w0 r. q
我搞砸。可硬硬地想要和我見面,非見不行,我是懷著舍不得孩子套不來狼的決. W7 s; E. ?4 r0 V2 W) W. t5 j
! Q" ?7 D  S) S
心去見的,地點是在學校附近的一個酒吧。! ], D1 J- G' G- Z
$ m* N4 \/ p" }6 [* W
  我暗自竊喜,不去白不去,幹了她比幹火兒安全多了,畢竟隔著一個大學校
/ t1 O. [/ y# G4 E* o
  H& Y" ~' Z' r, f門,萬一幹完甩了她一個女孩子家的也不好意思進來找我不是,更不會讓媚媚懷$ b3 v" b3 `3 v$ ^1 A0 h7 `

6 X4 ?5 u0 k# s- |& C5 \. \- ?疑。現在我無論做什麽事情,我都是先把媚媚放在第一個位置來考慮,媚媚才是
3 G2 R+ R: K9 b' j
% S$ u0 x, m% C我真正的女人。
- ~$ H; T& i4 _" D. x
  C6 h3 |$ h; D  ], L7 |  \; f  貝貝在網上說的自己有多漂亮多漂亮,可見了面卻是很普通很普通,還是用
# H1 \7 i) X5 U; {: K7 @- @
+ R3 e) R* B% I# m' S我現在急於想去幹一個處女的眼光去看的。因為她長的很胖,個頭又不高,乳房
2 {5 b( A3 q3 m2 S) Y8 {  m; ?0 `3 V' B" v7 ^! ~
看樣到是很大,正和我的胃口。
# [* N' h4 B7 z+ o5 }  |/ Z& h( w- e
  要是用我沒下定決心去幹一個處女之前的眼光來評價貝貝呢就是……站著和
) J7 e7 I; s' [. Z' I$ J5 ~! m0 O7 k8 u$ f. ^0 u
躺著一般高的肥婆娘。但是現在的確不同,所謂非常時期非常眼光,我的審美觀% X7 _4 ]5 B( Q5 s
0 M1 y: `; {0 {7 K! A7 @3 M2 I3 D
點是隨著時間的改變而改變的,我以為考慮一個美女的角度是臉蛋、身材、氣質、
6 s( N( g0 @- m9 x: q. L5 A0 z7 |! m9 H: \) B7 Y
乳房、屁股,現在呢我只考慮乳房和屁股,其他的什麽角度我沒那麽多的閑工夫
6 h0 d* e+ v2 b. A/ z2 Z9 ~% w7 \
2 @5 z. f$ u: {; \+ {" p去想了,正所謂關上燈女人都是一樣的洞洞的問題。8 ?- X2 N3 W0 F: }. C: i+ g4 V

! @: O3 u: R3 Q& Y! @/ |  而貝貝現在在這兩個方面做的似乎都很好,尤其是乳房看上去比我在網上下% u6 Z" c9 I* I. f) b

  H6 l* N' }  V載的那些美女的咪咪還要大那麽一點。那屁股更不用說,一般胖女人的屁股都是% Q: Y6 C8 [0 `" P2 Y: e
9 L$ I" U3 {# j8 G  l; B  X( Y9 j
象我這般出色的色狼凝視的重點目標之一,胖中有油水嘛,擺起來夠你揉弄一陣. O; L6 e; c0 E# O( _5 z9 o
8 {* {+ K! [5 t' P& U
子的。
" l0 U, v& v/ \5 E# j
1 G+ q& Y( U3 {- x) D  到了酒吧,剛剛一開始就二話不說先幹了一杯啤酒。畢竟在網上認識了一年
) H' b$ W9 z2 N
% w" \, [7 ^6 z  I6 i- f多了,所謂老網友一見如故也。喝酒,非喝醉她不行。每喝一杯酒我都用我那性
4 E  h5 M+ W4 Z, @7 {5 u- r- f
& ^% U5 Y" T% c  B感勾人的眼睛瞄一下她的乳房。
1 Q! @+ J* M: q1 G9 Q+ b8 D: @; e6 ]
  剛剛一進酒吧的時候她就把她的外套脫的,裏面穿著一身紫羅蘭色高沾領的
$ O% O6 E+ A- }! N6 v1 K6 L  m
+ h8 ]& k! r% v9 }* R3 L絨線衣,這樣似乎更突出了她的肥胖臃腫,然而卻更加顯現出她的乳房的偉大。
' f& B9 k+ Y$ m3 Q- c! G- x. m8 n* p, u0 Y% `, X; n
我一直都在琢磨,要是用我現在的大嘴巴使勁地去碰幾下然後再輕輕地一裹,到
* P7 S& e1 g' n+ }* v  J! c+ q% E: |; M! R& k
底能不能裹去奶來呢。喝酒,使勁地喝酒,媽的,不把她灌醉老子今天就不走出& V/ Y0 i$ i) J9 {7 `$ h- U

( I$ I& ^2 K/ L- O' v5 w這酒吧,說好的我買單嘛。她好象從來沒有被男士請出來吃過飯似的,讓她喝多
/ x/ M/ R1 F  C2 v; L# W1 Y/ g- E1 s5 h/ t
少她就喝多少,真乖,很聽話的樣子。$ t5 I0 P6 O1 ^$ _* X0 f/ y
/ Q  G- ^$ d% m
  酒要是一喝多了,就什麽話都能夠說出來,就什麽事情都能夠做出來,當年
0 W: _0 X4 T* J3 N" G+ L8 E$ Y4 f# y# _8 L9 q- X4 a7 c3 V
武松就是靠著這酒老大把那老虎給打死的,媽的,今天我也要靠著這酒老大去幹
1 y2 I# F/ c0 o9 c; ^" x0 G, ?
/ f4 ^' O7 x7 Y8 I, v# A一個處女。我問她是不是第一次讓男人請出來吃飯。
2 H  v# x* a2 i7 Z  Q
& f  F! M* y1 ?' k  她說:才不是呢,她有一幫哥們經常到酒吧來喝酒的,七八罐的不成問題。
8 [/ Y+ o$ M6 O# r& g) i4 G4 C/ t  y) S3 p. h, S0 {, y- i
聽完我的心頓時涼了一大截。我問她到底還是不是處女,她斬釘截鐵地說是。我/ T1 F9 ^6 y# ?" }9 i
6 C  c. ]$ T3 L
使勁地打出了一個酒嗝,又問了一遍,到底還是不是處女。只見她使勁地砸著酒
, |9 u# a7 ]6 B* C9 u
  _* v) b+ [3 W+ c9 }; H) R/ c杯說:是,就是,就是。
" C6 |. k7 z' B9 m8 L# S4 i3 T/ j) l" i! p  Z- B/ D
  喝的我感覺自己確實支持不住的時候我才收場,她看樣也不行了,我開始去" S' V& m2 I( O1 I- Y
. e$ L: k2 h5 F- k* I9 g
扶她,手不自覺地就摸到了她那我向往以久的乳房,軟軟的很是愜意,她似乎一( t* L5 a4 a6 m
4 D$ y# B) a% v/ V% g
點也不在在乎。我們剛剛走出酒吧,那善良的酒吧老板又把我們喊了回去,暈菜,
5 d/ \! m( ~' H
/ k' Y7 h# _2 Q( ^竟忘了買單了。結帳,一共一百五十元,嚇了我一跳。/ O4 w4 p' u8 ]' E& G

, f# s) m, a& q3 M* b  幸好我是帶足了錢出來的,不然我的衣服和手機都會因為這麽一頓沒有頭緒  S% J: x2 X! \0 g1 ^: P* O* t

2 Z6 e# `0 |& a/ {+ S" F0 b. Q的約會而有嘗地贈送給那酒吧的老板。外面的城市早已是燈火通明,我們就象一! [3 y1 D' c" q; S3 a" m8 s* B! x

  Q' M5 E1 W% W1 J對幽靈,在那白白花花紅紅綠綠的空氣中來回的穿梭遊蕩。
6 o1 F- G1 V! J. E/ p- A$ k2 A2 W4 S' T5 U7 y# ]. n5 {
  那來來回回的車輛吵的我的手也順著那節奏曲曲折折地浮遊到了貝貝的衣服* U3 B& k. p5 k4 H, F
& b. X! f# {) C( ]- ]- S
裏面那兩座高聳的黃金地帶,心裏早就泛出了想要裹一下的欲望。心裏一直都在
" d# Q! z: m+ M0 N& r6 m  o
4 V: e. R: E9 i" I2 p. s. e& R想著我要把貝貝領到一個什麽樣的地方才能夠好好的安全的幹她一次呢?我看的
( M) I% o& |1 z& e5 l3 p" i: q& w' Y" X& g- g# u. J" A1 `
出她已經失去了知覺。: I/ O4 v6 I) h+ C8 g; O1 m

& i: l7 ?. h( m6 n3 z! J& R  突然有一輛出租車緊急剎車地停到了我倆的面前,只聽見那車裏的司機在嚷:
# a3 J; f$ G8 w0 Z7 X
5 q7 l2 @4 T  q* t# J+ x4 r「媽的,沒長眼睛!」我靈機一動,對司機揮了揮手,扶著貝貝便進了出租車的4 X* P& l, L. ~; |9 R2 g' e3 V& c

  H; V0 C2 H' G" _3 c% h& U# w後門。我從口袋了面掏出了一張一百元的鈔票甩給了司機,理直氣壯地喊到:
: t, |, a& m7 Y
( ]0 V9 g4 v/ U- ?2 w0 h' L「哥們,你就圍著那天橋使勁地給我轉,一直轉完那一百元為止。」
8 u5 g; s+ ?8 P4 j# o! e6 W
2 W2 P) B$ F, w! @; u& E                (六)9 V/ e: a* b9 [1 }$ P+ K' R/ k
* Z7 P/ \( x' T2 K* l3 n1 @; G
  那出租車裏面還真是一個做愛的好地方,暈黃的燈光伴隨著那幽雅而又低沈
2 P& v" f- q" E2 g8 P1 _6 c& G( D' j8 [2 d) M9 L
的音樂,讓我心潮澎湃胃口大增。我沒命地狂吻貝貝的臉,貝貝象一頭死豬似的& z& P) d. h) H. c9 T  f3 l" h( |

! P9 n- C' ^( v( w  G" E4 X( O$ I躺在那裏一動不動,任憑我擺布。可她的衣服卻真的很是難解,身體本來胖的要2 L( b6 w9 }$ q5 d0 D5 \" b6 |8 G  B

8 O- E; k$ i- D/ y6 s% E& z命,還穿的那麽緊,媽的,以後找老婆打死也不去找肥的。
( X1 E5 y/ K; b2 d) p
2 _- u9 f8 P( e- q9 U3 ~- E  尤其是那毛衣,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給她拽下來,我花了足足有五分鐘才7 ^. w5 U/ ^; n' @& f1 g/ v

) I9 p: \( k# a5 s0 e$ K' m6 o那貝貝的乳罩看個正著,是乳白色的,到是真的叫人很眼饞。我也不知道哪來的
$ q3 b; `2 y5 U8 A( {! s3 `0 W& K6 v9 }$ I, v3 N3 o
那股力氣,使勁地一拽,就給拽了下來,這個是最好拖的東西了。
. e% y- o$ |+ q8 ?+ H' @5 ?9 H/ c% \3 i1 j' `, E
  誰知道一下子竟把她給拽清醒了,開始沒命地反抗,可由不得你了,現在我
9 \, a3 K) C% Q: h9 [' S8 Q% a6 I6 G! d0 V
可是真正的流氓加土匪。我是從小到大頭一次身臨其境到女人的乳房,那乳房真
& |4 R1 V, r( p% p& n. v9 D) k% @
的很大,白皙的象兩個大白饅頭或者是兩朵棉花糖,讓人十分地想把它吞到肚子
. k6 U$ m0 a" C
5 g1 u& N) l6 x: p8 L  j裏面去。
8 j& k8 ]2 P+ V/ Q+ K) W  z  ?0 N+ S$ `& a, k. R7 N7 W$ e
  我用嘴含住貝貝的乳頭,開始使勁地去碰,碰,碰的我的頭都暈了,再裹,( Q4 k, x! o4 R0 x! U( _

6 x' `% `' s: N使勁地裹,結果,沒奶,什麽都沒有。她開始用手拽我的頭發。我每碰一下她的
4 P* U5 T  \/ o0 I3 g, J8 b- ]( u" G" |, _. V- k1 @  b. \
乳房,她都會使勁地揪一下我的頭發,我開始後悔我為什麽要留那麽長的頭發呢。8 R" s; G3 F1 w7 m. X
+ p) w6 w" ~& @9 a
媽的,為我證明我那遠古而又富有哲人般氣味的推測也顧不得她怎麽去拽了,碰,
' `$ Q6 d* q+ K) w
2 X% g) ?* ~5 f# U5 B' Q& z4 b' F- h) s使勁地碰,裹,使勁地裹,媽的,還是沒奶呀。. s/ T# S# Q0 r4 K

* s- i. c) {. }& B. U9 M. q  我開始懷疑是不自己的方法不對,我在努力地回憶我在兒時是怎樣裹出母親
3 R' A. _- B% H- Z# C$ P( z( f/ B6 G+ s  B
的乳汁的,想來想去還是只想到這麽一個最經典的動作。要不……要不我的推論0 F# }) l/ S$ P- T

4 W; t7 C3 x8 p  ]6 j9 ~就真的不成立。要不,貝貝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她肯定有病。對,她肯定有6 z6 l- p: ^: r" B/ H
- n, I" @; [. l& m% K# Q
病,不然我剛才拽她的衣服的時候一點知覺都沒有,貝貝肯定有病。
5 g; A1 D* q7 C/ x+ e3 x7 q0 v0 {* L# U9 J* q& p5 G
  可我還是不停的裹,我相信裹多了似乎能夠看見曙光和黎明的到來,就象紅
. R& A* c! |* \' a: p! \  [5 J; n/ _
  f# e: H: K& j6 Y+ M7 w' x軍兩萬五千裏長征一樣的道理。慢慢地我感覺到每當我碰貝貝的乳房一下,她似
, _4 h6 @* E( ?+ ]# x! J2 r0 b% O8 f, J. d+ K8 I& J
乎感到很舒服,使勁地把我的頭摟進她的胸口,憋的我有點透不過氣來。+ k7 g# d+ h  T, E

7 K% i9 {% L5 I* k& M' m. l  感覺裹了足足有半小時之久,怎麽也裹不出奶了,我開始失去了信心。貝貝" Z. h' I: ^* R; r7 k- q6 A7 h
1 }9 D5 O2 `' `+ b" e& o8 g* q
現在張了眼睛,露出了好象是很幸福的表情。究竟的麻痹似乎對我和貝貝都失去( n1 j( J) h+ d- t2 R  N6 y$ I

' Y# K$ b7 p3 y, {* `2 {了作用,貝貝知道自己是在出租車裏面,所以她也不敢大聲地說話,因為前面還3 I5 M- x9 }3 B8 D1 e4 ^
) M) w( z$ G- w2 x
有一個司機在開車。我們只是喘氣,大聲地喘氣。) L+ y$ {* j: t1 R9 ]$ n' c. |

; N3 b5 m( `( I+ p  既然乳房對我失去了興趣,我便開始攻擊她的最後防線了,她卻死死地把住
0 u% L0 C) a, @) X& c5 z/ y
2 ?6 k. S' P1 n! e4 h腰帶不讓我的手進去解她的腰帶。我的那玩意兒在剛才裹她的乳房的時候不自覺
: V2 e8 F& V" E$ M5 w
1 V4 f( n4 d0 ?/ E3 H地似乎已經射了兩次,現在好象又開始挺拔了起來。使我大惑不解,聽說男性做
; @4 c- c  I7 Z  @6 ]( N  K5 J& z1 H
愛一晚上只能夠做一兩次,媽的,我還沒做呢,都已經在裏面射了兩次了,現在# m  ?4 O1 y: b8 p1 H8 O

4 M% h2 K7 r* V; {正式開始第三次。3 L* Q4 k1 w9 E9 L! b  G, t+ _
6 O  j$ s# K+ X% O. P: b4 T4 l( l
  不讓我解,我的手就一直從她的肥肥肚皮一直滑到了她的內褲裏面,裏面竟
- a7 N( J% |$ ]/ N* T& ^! q  K' D
是毛茸茸濕漉漉的一片,沒想到女人那裏面竟有那麽多的毛,在小洞洞的上面竟
8 J3 u' m( F# A% e' W$ ]
6 v, A+ T. W. e9 g還奇怪地長出一塊大肥肉來。以前總以為女人的下面應該有三個洞,一個是尿尿
# N9 S0 H5 w/ e4 S$ U8 ?' M8 l. q2 a, f0 d
用的,一個是做愛和生孩子用的,一個是拉屎用的,可我的手在裏面摸來摸去就5 @0 t" M, h* Q+ K
$ K7 H* v+ K  L2 w4 b
那麽兩個洞,我感到很是納悶。5 g0 a, J  g' U, V& V

+ t! U  p5 M9 L0 ]% M  在學健康教育的時候我把那介紹女人洞洞的書看了足足有一百遍,上面明明
8 [- p7 T4 N" v* j
1 N# ?3 L% H) _2 m寫著女人下面有三個洞,可經過我實地考察嚴密分析綜合論證以後,才得出如下. A3 J/ q( M0 q. B6 `

% w2 V; h! r! T% C6 \. [正確的結論:女人的下面就有兩個洞洞,可能是做愛的那個洞洞比較大,裏面套: a1 K# M5 U  T% v6 q& g

, e! d5 z* z9 n9 p, F4 _著那個尿尿的洞洞,這樣可以節省空間資源和占地面積。
* @' k. \! U" J: k! ^2 ?1 Z5 o, F/ a( x# q1 b6 }7 z8 ~+ S
  我在貝貝那裏摸來摸去,感覺到那裏的水是越來越多。摸著摸著,貝貝抓緊' G( {3 w0 u3 O5 B6 `* B$ P
$ S: Z* R7 W4 B  O9 v. X+ [
腰帶的手竟然慢慢地松開了,我興奮地感覺到我那下面的玩意兒無緣無故地又大
( w8 ]+ \8 D7 ?2 Y# r; X, `; N; Y, n# C# ]  G
出了許多。一時間我的腦海裏面竟迷亂成一片空白,我楞住了,傻傻地呆在那裏0 [* e" n- j% q, v- U8 t; I, O0 n
' v8 O+ q7 H6 f' T8 D' P& j
一動不動,如同一個木偶。
1 q6 J5 m( o- B1 A2 U* }  R  q7 u! @& {4 a
  貝貝開始呻吟,沒想到貝貝竟親自把腰帶給解開了。我感覺我那玩意應該是
6 v, p& x+ G' x' R7 C
- z+ V6 ?+ Y2 K: ?, }8 B一下子進去的,進去之後就再也沒出來。我興奮的差一點喊了出來,感覺到自己. g4 k# Q- n1 J

5 `' e+ K9 A2 z好象進如了極樂世界。貝貝開始渾身戰鬥起來,我聽見她的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的
! Y5 v# L$ g, i! w$ h8 X/ G2 T% A
. p9 {& I$ L; c# s0 `聲音。
2 a5 {; h& ]: V, R" r# [
3 f: a4 `- B: t! k; j; f  可我的下面竟象原子彈一樣地炸開了花,原本以為自己是最強壯的男人,能
" B( m, q$ S5 c9 g( r
# N$ f4 L! a4 Q$ G7 ^夠持續很長很長的時間,誰知道原來竟那麽一下就炸開了花,而且還是那麽的毛
: |9 _% f; u' h
: ]& D1 {  s# j/ D. z糙倉促和不自然。
5 V' C- M" I3 Y. G2 k1 s) u1 q( J7 x# }& ]1 U7 Y* a* T" M/ h
  我突然間想起,如果一個女性又女孩變成女人,都要經過一種尖尖的癢癢的- H; k# A* s" n) w
: D  e4 c6 g: ^: _' e
刺痛,都要喊出聲來都要流很多很多的血的,可貝貝似乎一樣的表現都沒有。貝
' U3 v3 n  W3 Q  Y, c* e5 j) _& G# Q% ^5 v6 h
貝只是把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的響,我突然感覺到下面也有一陣熱潮打到我的那玩
9 f. Z& W5 B4 J8 K/ f# ~. c" P( ^. ?3 f
意上面,隨即貝貝那僵直的身體也癱軟了下來。$ J9 E; t6 k" S5 N" \

5 o3 N% U! e* L  我把手伸到了下面,摸了摸貝貝的那個小洞洞,熱呼呼的我的手象放進了用
( D$ }: N9 e& d  x2 `  M$ s" Y1 c! ~* f* t0 X
熱水溫過的蜂蜜裏。靠,媽的,原來我那玩意竟沒進去,我那一下竟是我在那洞
2 O4 {  z$ m8 y8 @: Q; z' M. H. a/ V' }, w
洞的邊上打的滑!我差一點暈了過去。
% r0 }2 N+ e; o# d4 F+ L- M7 }& K+ `6 V& p
  我把手拿出來一看也沒有血。那味道竟和我手淫時流出來的黏液的味道一模* w! h8 ^9 Y! F' r3 r9 b+ U

  q) q5 ]2 m, v: X8 k4 ^一樣,是小狗身上的味道腥腥的有那麽一點的香臊。
  L( d8 Z# K$ |$ R, T
2 U1 M+ w* q! b$ Z2 P  只聽見那司機在前面喊:「時間到了,我也該下班了。」% b1 K5 L. z* j5 g% V0 x8 Y/ k8 R
# s/ o; E! j& }
                (七)
9 j5 _! X  r! e. S
. A( I$ Z) F6 H* Z6 e; @  我把貝貝送回家。回到學校以後已經快到十二點了。回到宿舍才知道,媚媚. U/ v/ `5 o1 O
2 [6 F5 B3 h% u- i
連著給我打了三次電話,火兒也打了一次。幸好在我去的時候把手機給關機了,1 j) r9 t) p) ~
! L1 W2 G. e9 s* e; s/ l
不然不知道又會出現什麽亂子。熟悉地打開QQ,沒想到媚媚、火兒和貝貝三個: a3 G& D8 ~1 u5 p8 {' d. U2 L

6 V8 `& k0 o' p7 _+ o& P竟同時在線,那滴滴答答的聲音聽的我都有點心煩氣燥。' z* r; A5 v/ P8 n. i5 P

0 a5 H& ]3 j* E5 f' e3 l  T1 A  媚媚問我為什麽不去上自修,又去喝酒了?死樣。也不給她說一聲,連手機
* B) O, g& Q, X; M7 ^) Y' t) k9 a2 A6 p( T9 s& r" p7 q- s0 Q" |0 ]; P
都給關了。我先把火兒和貝貝放在在一旁,連忙給媚媚解釋。說是在網上碰著一! O) N! @7 |. \2 N2 t8 Y7 T
& B( `& E, ^$ [7 ]. z9 M2 L! k
個志同道合的哥們大老遠的從的別的學校來找我玩,是誰誰誰我的說的一清二楚,
: B9 }" f1 j' D7 R$ o
9 Y# s8 G3 }& u7 L1 j8 ?) {* k人家來了我不能不請人家吃一頓飯吧,手機在充電,一直都沒帶在身上呀。
3 b6 `# Q) [4 C2 q3 r
' M- E$ c3 x( J) M( F; G  媚媚都問那個哥們到底是誰,我就說是在哪個哪個論壇裏做什麽什麽版主,# d' Q/ b; k) T- |" Z; t! I
2 ~6 H2 k# W$ p5 }# b+ l, Q
在哪個哪個報社裏做什麽什麽編輯,厲害著那,名氣大著那,我還想通過他找份4 _6 {% S' O0 N& Y0 f

, t5 Y& ?$ P# i' V5 J% S象樣的工作呢。媚媚卻說她怎麽沒聽說過呀,你就胡謅八扯吧,那咱就跟手吧,
& e1 \3 d" x$ D8 L$ U. Q' `# {! K" T' k- J  `8 Z% r
咱也別考研了,先找一個下三爛的工作糊弄一輩子算了。
8 E# c; M* y! K; R2 ?# |, u7 P3 l5 B% |2 {
  以後她再也不管我了,就算我死了她也不管,她還要考研呢,她要去學習了,
2 K* D1 K5 a2 H. K
  g, R$ K5 w$ r8 \8 J* U9 S說完她就把QQ給關了。我趕緊給媚媚打電話,我知道她肯定是生氣了,這個時4 c' P! B6 ]1 p; L8 W. p! U( \

* D9 I6 F6 ]; D2 y3 M0 Z( m間必須要打個電話的。我給她陪了一大堆的不是,做了一大堆的檢討,象一個幼
! j+ e0 k/ G4 J! g
2 u' S' f+ A0 e/ M兒園的小孩在老師面前做檢討一樣的誠懇和怯弱。; b9 b+ l8 ]  A/ w) S3 k
$ H7 X) \0 a7 j8 }7 o
  用了很久的時間才把媚媚給哄好。唉,女人吧就是這樣的死德行,只要男人
% t7 B/ \# e, M6 [7 l- P1 S, U
& A/ a( L1 x4 q在女人面前什麽都不是,裝做一無是處的樣子,你就是做天塌下來的事情你也能
" ?1 m2 L! i" X( ]9 b% H! B1 i# z  m2 c& n) H. I4 P5 f
夠瞞天過海。+ ^- Q% ]& W. J; ]4 c, t" F. T

( H/ i6 j( k7 x8 v. J  我趕緊去顧火兒,火兒問我為什麽要上線這麽久才給她說話,她說她一直都
2 M5 b1 ~- w0 e$ ]! Z
) B! c+ e0 V; M, V' U在等我,她看不著我她就睡不著。她說兔子給她寫了一封很長很長的情書,自己
& i  H3 |7 q& [+ T" r
1 P1 b# }2 D! t很矛盾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他,她現在心裏是很難受很難受,想哭。
! G. v; t% P8 _2 p! S  U0 ~1 l0 E  A
  我說,我也有點想他了,所以我才半夜上來看看,上來一直沒看QQ,去論
, \* l. R; ?/ z) }
) A/ [- A3 a1 Z! S壇玩了。我還對她說,對任何男人都不要輕易的相信,包括對我。對任何男人也
. q7 T* X6 T2 s$ [3 a# G; N" Z) G7 {. W( z1 @
不要輕易的答應他,要先苦其心後勞其筋骨,看看他是不是真心,過一段時間後( E3 e' ]2 S! L0 m

! h* s# X9 d1 D9 {/ L再下決定也不遲。火兒說我說的對,一切都聽我的去做,給我發來一大串的笑臉,7 e* W- n  w' H+ I5 X

$ t; e' g: N, G% F7 U! V象一只溫馴的小貓。
* p" j) x& \6 O7 U! G) M5 y8 R3 x
% f8 ^. C& i. m$ [6 \6 `  我這才打開貝貝的窗口,貝貝氣憤地問我是不是死了,怎麽這麽久才給她回6 ]4 X: _2 i8 p  s+ C) A- M2 {

7 N# j* @) b# U, |消息。我說有點喝懵了,打開QQ就就睡著了。貝貝說:她也有點頭疼,她說沒
  x9 p! K5 R6 i3 L- U; y& [4 n8 f: A& j, `
想到第一次見面我居然那樣地待她。她說她是第一次做那樣的事情,不知道會不
/ b6 E! g. Y9 Z$ h2 y8 i/ R2 c' e/ l5 ~/ {! J0 v) P/ ?
會懷孕。我說我是喝酒喝太多了,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G4 @, j6 r( r# A% d

6 k3 ]6 `9 w; m7 z; C, l  我又說:你肯定不會懷孕的,因為我壓根就沒有插進去……說到這我心裏便
" v# ]9 E- a+ a# d- c# U2 \
: L9 b. h* H4 x& }9 ?; e" ]隱隱地做疼。她說沒插進去她怎麽會感覺到疼痛了,其實就疼痛那麽一小會。我
# i% [% u5 o! `8 _+ F7 t: P
8 o2 Z  L- k" U* _說我只是在邊上蹭了一下,沒有血就不會有事的。她突然問我到底愛不愛她,到  R  g+ q+ B  L# `8 G7 H  q. t
, [  C) I7 a/ q# {3 e! v, J
底愛不愛她。我苦笑著對她說:愛,在我在網上第一次碰著你的時候就愛上了你。
2 p$ v. H" P$ E' L% j
7 v" v" D+ J& Q2 x  我心裏想:愛,真的愛呀,不愛你怎麽能夠和你做愛呀。她又問我到底是不0 s3 `- F+ L( Y! q( R, ^; Z
9 ?# ?; T# O5 [) @
是真的愛她。我說:是真的,千真萬確,掏心掏肺的那一種,我打算養你一輩子
3 _8 X1 O# P5 {5 [0 y7 d; R/ d
& M& U3 g% |/ Z! E呢。說這些看似認真的話好象早已成了我的習慣,成了我在網絡中比較專業性質& l& l/ }) d/ e9 M5 v* ?& _

* P1 N  F1 n, `7 V$ g' s7 Y! _的工作。  o! [0 _: o$ H  z% l( j
( `0 o! r" |( m7 a; h8 |1 v
  我萬萬沒有想到,她竟然給我提出了這麽一個要求:我要是真的愛她,就給
# b4 |/ M4 z$ R) j5 R2 u0 V+ n' k6 G$ W+ d# g1 X! O
她買一身韓國版的風衣,那件衣服不貴的就四百元錢。因為,因為她朋友的男朋" x# U5 l( \. i2 g' q0 N  P/ N- l
# ^4 D3 O* J. G/ F- p3 f
友都給她們買衣服,她說還想要看看我是不是對她真心。還說我要是不給她賣就
& K9 ~: V. K/ E% t- z4 i' {
# \3 B7 n; D) A+ z4 f& ]9 l/ a一刀兩斷,再也不理我。
, U) R7 x* L/ i; L5 V) Z+ E7 O. k
7 f! h7 [+ K( n* }$ u, i3 r( E) B  我突然間頭疼的厲害。我對火兒和貝貝說了一聲拜拜就把機器給關了。睡覺
9 i% T) a$ X6 \! U: A% p" F7 X3 L! q9 J# Q- I; E- G& i+ n
的時候我一直都在思索著這麽一個問題:用四百元錢去幹一個處女,到底值不值" _( ^+ Z: F4 T6 d# o4 B: C

+ j) x( N( z( T3 c& s得?
6 Q: h7 l+ N# I" D. E" l- b3 h  g* |* C  `  ]) ]
TOP7 g3 R% l7 N2 ?$ g. j
: a$ @1 c9 e! O
nangongyi
5 Z, y/ z) f' `  O& g
5 g& z2 U9 G6 @: I3 Y+ l$ l/ _該用戶已被刪除      
3 r$ D$ N* y  G$ O9 ]* F6 e& z8 P9 A* O2 S1 k, Q: w# o- [5 i
                第三章9 J* _- k9 z9 Z$ [# H
: H5 C6 s8 c8 x- v7 X
                (八)7 O# k3 b8 f' u3 {( Q

$ n. {; u2 g" T% |, }  無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為了真正能夠幹一個處女,我豁出去了,有點/ P4 @9 l; K$ l+ _0 Q
1 F1 v* s7 E4 r* t
「壯士一去兮不覆返」的感覺。不就是四百元嘛,一個月的生活費,大不了……
3 g9 c- k8 M! `# _4 |6 F
% P/ ^, K% f. S- U大不了吃媚媚一個月。- z7 s5 d6 T( M. d

  R7 D: b( ^$ H1 G7 ^; u% o% }  第二天我就偷偷地從銀行裏提出了五百元錢,然後又偷偷地把貝貝CALL; z, x2 R" s( f  ]: J/ v
4 d$ c9 I7 Z( c9 ?" D
了出來,故意戴著一副墨鏡,活象一個特工一樣,偷偷摸摸地去和她去偷情去逛9 j) C* T5 r9 z6 Z6 k8 D8 l

! U5 \$ U7 r' ~) n) r街。女人真他媽的費事,逛了足足有大半天才把那件值四百元的韓國版式的風衣9 _4 o4 w* L% f- W8 s& l2 Z
& m( ]+ G3 T+ R( [% T! O( g
買來。
, ]' C1 Q  L" y) x5 V) u' v
- F6 ?5 e$ B0 M0 z: l' G  原來真的想要幹一個處女要花那麽多的錢。陪著貝貝買完衣服,貝貝便開始, n6 Y6 p1 C/ O# W; z' W' H- }

0 H, y; o0 c5 j# P5 d( C" |  A答應跟我,跟我到任何地方去玩。實際上心裏都很明白,就是出去開房。怪不得
, U4 S. C" f+ M; {0 L: m  ]( c" C8 `5 }
媚媚不讓我去碰她,原來一個處女是那麽的貴,說真的,我在媚媚身上並沒有花
. @, Y5 Y- F8 B& `/ a9 P
2 K( ~" ^( @9 B8 X1 D/ g8 Y多少的錢,除了給她買零食就是給她買零食,其它的我真的記不得在她身上花過
. P! \! ~! W! i
2 o0 X- w5 [6 L4 E什麽的錢了。
8 j8 \! V4 t* P+ O. @& t5 ]& [8 M1 X: e; _5 i# _
  別的男生處女朋友都要給她女朋友買衣服買禮物什麽的,可我一給媚媚買媚3 D7 Q0 U; i  r1 Q

' O! L6 B2 L! b, |5 V媚就生氣。媚媚好象不需要我的衣服和禮物,媚媚好象就需要我給她花幾元錢買4 K- T9 m$ ?4 x) t9 a2 X, f! D
7 c7 ?% R* g! c! d4 O
的零食。我到是記的我在艱苦的歲月的時候,就是我窮的連飯都吃不上的時候,
5 X3 Y. l, `4 I4 O/ N4 f+ \. V2 F) [1 R5 B& O  v+ e7 w6 V1 u
總是媚媚管我飯吃。7 S5 B- S9 @6 @9 W" G
2 C- [# S4 T; y0 V
  回到學校我便對媚媚撒謊說:一個城市的報社需要一個實習生,那個報社的
8 R- W7 r( h5 L6 ^& u% Y  f# G. F4 `( f& b$ E
老總很喜歡我的文章,想要我去實習一周,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機會,所以我打
, ^) o0 L# N1 }: C3 F3 S: I+ d- j6 ^* N: h$ l# i! J; c
算去看一下。媚媚一直都想讓我考研,可這次她似乎很是支持我,問我真的想去' S8 r7 e% U/ V1 }6 c$ T) W
! B5 f& H. O5 l$ M: o
找一份工作了,要是真的想去那就認真地打扮一下,別穿的那麽流裏流氣的,去: M4 [8 n5 r0 u% ]

! Q( m8 \. B0 S5 c1 W換一身西服去。! ^! a; T: M5 l* X  \
& F5 e' f* o. G
  我想也是,穿的體體面面的去見貝貝也好。我便回宿舍換了一身的西服出來,
" U& h: g: U7 S& |- R0 @
- b$ z  b2 w' K4 i, y( R5 T出來以後就見媚媚的手裏拿著一張金龍卡,我知道那裏面存著我和媚媚在暑假裏
6 f& F" J7 p5 ^  H( A; ~9 @
; A! Y7 K& V, [. U: O一起打工的錢,一共有一千四百元,都是我們辛辛苦苦的掙來的,這也是我掙來
2 [2 S5 d5 z5 w9 A/ d: ?1 `/ n7 x
* e' M* c2 P9 C的第一比錢,所以我就把它放在了媚媚的那裏。
# {% C# J* k! Z5 p
4 _; N4 v3 I% b! V1 U  我是說什麽也不要,因為我感覺那張卡很是珍貴,我僅僅值一千四百元的,! k, Z6 E: @& X* H; O. s
+ W0 d  t8 w+ H1 P7 A7 M
裏面還有放著我和媚媚之間的愛情,很是沈重。我固執的不要,媚媚便生氣了,  D. a0 U+ t7 y: U  m/ w! g/ o
8 H0 p" j# i& ~3 n
說:「該花的就必須花,該大點的就必須打點,你以為在外面想找一份象樣的工$ ^: q$ [  a! z
+ A$ N& f  }( ?% s) K& M% l
作就那麽容易呀。都什麽時候了,你要真把我當成你的人看你就拿著,裏面現在! T1 ^' _- \1 b  `
7 d7 W  `: C7 h3 S. F
共有兩千元,不夠你千萬要打電話給我,我在這邊再給你想辦法。」我看著媚媚
- Y/ c& F- W* t+ A+ D! n. i7 ^, G" W  C+ f9 S' s8 w# J* B
那期望的眼神,慢慢地接過了那張金龍卡,差一點掉下淚來。
" T4 b3 l) p8 F& L0 J% p5 C7 o& X
) O: o% J; h6 n0 p+ _                (九)
( Y$ @, a8 j- [8 j1 Y9 R/ l* h& A1 w2 n9 {
  我貝貝偷偷地來到了那個城市旁邊的附近的一個小鎮上。我打算要在這方小
" M* G0 u) C# {4 r7 `3 h+ ^4 m5 R' }" ~: H- E2 j" H# T- ~
鎮裏面光榮地用我那玩意把貝貝的處女膜給捅破,來贖回我的那四百元錢。貝貝. c& Q- L+ F. a4 r  f+ Y; i

8 o1 g6 ?6 X% @" k% f' m( b: h' f* h靠著我的肩膀和我一起走在那茫茫碌碌的大街上,那枯澀的陽光照著我和她那呆
6 N2 o! [; w2 U+ {9 P
$ S+ f: }+ F6 e: J/ s1 X. a  r4 f滯的臉。貝貝看著我兩在陽光下面的身影奇怪地說道:「你看看我們到底象不象, O$ ~/ `$ }! s6 r

! r1 z/ Q% M7 t/ y+ e0 y一對戀人?難道這就是我的男人?」我笑著說:「怎麽不象,就是嘛,我就是你) h' g, l7 R. a# X3 g3 \
2 ?, }8 ]$ R: v5 C
的男人嘛!」我笑的是一臉的無奈與滑稽。
" X" ?2 X1 m* @1 ?+ L
: u2 T: Q7 n/ ~% Y; Y  進了房間以後我就開始脫貝貝的衣服。貝貝指著她的乳房嚷著你說:「你看  }5 K# q( O. }
: o5 n! Y2 E' A9 j- l2 l) y' l& G
看,你看看,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弄我,你看你上次在車上都把我這給弄腫了。」, l8 l5 s9 N$ [2 n' s/ J

0 Y% t4 Y. G( d  E2 l我仔細地一看,貝貝的乳房四周真的紅起了一片,管它那,我暗地裏想,今天我$ B" o1 |- `/ [) B: W. K

* Y3 k& d0 h2 p7 h' \還要你下面腫起來呢。' d3 @) U. l8 o! A9 t. a0 b0 ?
2 o( b6 Y! c# s1 G4 y
  這次我把貝貝渾身上下脫了個精光,我這是生平第一次去端倪一個女人赤裸: F" g- Z9 x5 q( u1 b

- i- g3 p7 }2 r* D1 H7 V# \( H的侗體。貝貝真的是太胖了,渾身上下好象除了肉就是肉,看看那肚皮,看看大6 |: }5 b( l$ V3 d  U

! `& i& v, d9 f- m) }/ N腿,簡直是不堪忍睹。混身上下就那乳房好那麽一點,結果還是裹不出來奶來的。
9 D9 {5 H4 H! ~1 C" ^2 E7 O
8 y- c  i6 a& o) J5 S! s6 U  不管怎樣我都要使勁地去蹂躪她去踐踏她,去捅破她的處女膜,我是報著必
0 A6 [4 N$ J% y; s7 D7 m
& Q) F1 O, P- M! R+ \; j1 O勝的信念來的,不把她幹出血來我就不回去了,我非要她尖叫,我非要她有那種9 z# n  Z% V; T7 u% f  ~

9 D; Q* P! _1 K6 t. T; P尖尖的巨大無比的刺痛。9 H, a9 T' i. f" G6 a
+ R3 B5 A( f3 Z  [* ^$ {
  我在她的洞洞的下面掂了一大羅厚厚的衛生紙,來接她流下來的鮮血。我開, q( s# t9 L/ ^" I4 K/ F9 N* i
0 m) @- Y+ p% g) Y4 i. k" K& n- s
始用我的那玩意兒來回地在她的小洞洞的四周磨蹭,我感覺下面的水似乎越來越9 k$ v% ?3 ?, Q
" ?5 O/ b/ Q# F8 H# l& j$ @- V
多,但就是因為有水就象是放了潤滑油似的總是打滑進不去,我用手把住我的那
" s+ a2 G2 c. e; @9 H  L" O& V3 _1 Y8 i
, R' }0 z% Y7 b+ X9 q- B" m玩意費了很大的勁才插了進去,結果只進去了一個頭,裏面好象是一個死穴已經
3 I. j0 {+ f. Y: O( f' R- f5 T3 n2 n# f7 @
到了盡頭,死死地堵著我不讓我的那玩意進去。
6 g! ?6 Q7 k6 S; J( @2 o! P8 Q8 c; i- y  w, ]1 ^. l9 P9 e
  我感覺我好象正在做一件偉大的工程,那工程是富有歷史使命感的,那工程  i$ A+ g4 Z( k" P0 }

$ Z' o  U: ^% B; H( }& w+ `需要咱拼了命地去幹才能夠完成的,那咱就拼了命地往裏面去幹。
, z. x9 Z) u  h; j. }5 M, H5 r+ W" f. p0 A
  沒想到貝貝竟突然咬住了我的肩膀,死死地咬住就是不放,本該馬到成功的
% L* M$ }& n4 G7 f- T# a& a- F
7 |. H; ]  `9 P事情就讓她這麽一咬就葬送黃泉了。我的肩膀一陣刺痛我的那玩意就隨著軟了下8 R8 B2 d% _: M+ @7 x
: x0 z! _: h7 b5 o7 ?
來,叫我心裏很是委屈難受。我生氣地問她為什麽要咬我,咬什麽不行,偏偏要9 N1 g+ C! w" i' l& _6 C8 ^5 b

5 {% A1 d" b0 Z- B: N咬我。她卻說什麽都不咬就是想要咬我。
/ Q- n8 w; o1 B9 o( j9 i! i4 S% P9 L" D7 W5 ]- F
  我說:「不疼痛,哪裏來的幸福。只有疼痛才會有真正的幸福的。」她說:8 }/ v" }% _6 Q7 z

2 l0 P/ |7 n9 G, s「疼痛是我,可不是你,你不是女人,你不懂。」媽的,就那麽幾句你就想打發$ ?4 l- t3 J% J1 b' G

0 u0 ~; k0 ?2 \% L) u: o- m我,沒門,今天不把你的處女膜捅破,老子就不睡了。8 k; b& ^- s( \8 j( ~
4 d$ O. L  }6 j7 J% I: w% Q
  不大一會兒那玩意又硬了起來。她說:「不行,沒有水了呀!」我不明白女
$ w1 b8 w  K! s; ^2 W9 Y# l' p8 Q  G
" L9 F$ n$ ?# Q0 b' n- I& X人的那小洞洞為什麽非要水才能夠往裏面去插。有那該死的水就它媽的打滑,要
' b( w# R, Q& v$ m
9 D3 q5 I9 m3 k; S& j: P* a% ~不是那該死的水咱第一次就光榮地幹進去了還用費那麽大的周折。
, I8 M$ t$ J- g2 _2 g* v' x  n7 g! j; U9 a  K8 r
  咱玩咱的,咱家可不管別人的死活,咱摸準就插了進去,在床上咱想想到的
7 }* |: A; Y& E  l; h) g
( t. E; K4 ?7 p+ T$ x7 R就是南京大屠殺的場面就是那些鬼子的行為。她開始沒命地喊,拽我的頭發掐我- O! ?2 I% @; N, J
: p8 f  P; ^6 w: x$ R
的肩膀和腰,那咱也不管,長的本來就象土匪般的野蠻,本性就是流氓一樣的卑. e) q7 E8 ~' U) X- h
5 z7 L+ \5 q1 m- ~8 U
劣,這次要是再不見血,咱就不竣工。5 _# r4 F' ~3 W8 @4 L

8 C  f3 f9 M1 I& z* {% b! i  貝貝開始流眼淚,不再喊了,不再喊了,開始緊緊地抓住床上的被單,渾身
; h9 ^) {& X  l& a2 i
, @- F7 {. s" j突然僵硬了起來,下面終於有了水了,我感覺我每挺進去一點那水便跟著多一點,
" o9 B" q' q3 p% d3 F: W' Q; a7 D  d: c5 ?) q! C% H+ j4 U
做愛就是紅軍兩萬五千裏長征,咱需要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向前進。
( d& s' E  X% c! \& A* A' I4 T/ v' l; ^% u7 i
  這次感覺是真的進去了。貝貝開始呻吟,喘著粗氣的呻吟,象一只受傷的小: R7 r" R; ^1 ^& l+ F6 |

0 V, ^4 w2 O; w3 @- @貓。我開始在貝貝身上蕩秋千,每蕩一下,自己便騰雲駕霧般地往天上升一層,/ b4 W6 z0 @) H, M8 `. D. I# O
' Z- o& F2 u. }3 F. p2 p+ c
貝貝也隨即跟著我輕輕地尖叫一聲。貝貝下面開始配合著我扭動起來,我向下沖
8 o3 U$ o8 t3 m
& l/ {  o0 r. g, B$ z5 R她向上迎,我向上拔她跟著向下落。
: a! |' Y5 K% ~1 f2 S- {7 s" p
  每一次交手好象都是在試探著對方的實力,每向下沖一次我感覺我都會挺進
+ W; f& d- Z1 N
  t0 }: G/ t9 c6 ]+ x* j' S貝貝的身體一步。她的那小洞洞實在是太窄了,擠的我那玩意兒有點尖尖的疼。
: x  n: C3 i9 a* K, v$ T
' W8 `4 ]4 H& T9 Z* u每一次交和都是一次心領神會,都是一次萬象更新,都是一次天暈地轉,都是一
* c  K. x+ c1 T* {( O
- M5 D1 o8 V+ f: r次靈魂超度。+ S. {  K" S; Y& Q; t6 v

& E. I& G* j  D" W, e4 v  貝貝渾身顫抖的越來越厲害,我知道她快要到達高潮了,我便開始加快了步; [- Y3 \) `% t1 x6 {& |3 \; y
3 L3 l) E8 s: E- w% W/ a
伐。貝貝突然痙攣般地渾身象一具僵屍,一股熱浪如潮汐般地撲了過來。貝貝完8 q& E6 i& x" a3 [* d, l
; e" y# e; s) i! N( z3 R
全的塌陷了,象一方空洞,一方無底無限黑暗的空洞。因為下面是那麽一方空洞,
2 @; q  T; h" Z, ^  l
3 y$ O* @" m) N9 ^我再也不能夠持久,我便尾隨著那空洞一起塌陷。" d6 V5 B7 I0 g, ~

; `/ }  `# R3 V  _0 H% ?                (十)- Y$ |& I1 s4 `7 C

0 P$ H# y% l  E/ G  許久以後我才想起往下面看一下——沒有血,一點血都沒有。「血呢,怎麽$ T" s% G( L% D

& s# R2 H3 j: J% {5 G) B沒有血?!」我驚訝地問。
& R. J! `/ q( x! m: k0 B9 R, s) u0 f3 N2 w0 O
  貝貝也很驚訝,「什麽,沒有血,怎麽沒有血,不可能呀……我明明感覺到
: g% {" v1 u7 A! R9 Z3 c% e
/ G7 r, w9 o) I# Z) d0 L, C你進去的時候椎心地疼來著,怎麽會沒有血,我看一下」,貝貝彎起腰來仔細地2 a/ T$ E/ \! u' h* N
6 ^$ Z; z; ]" ]) T
把量她的小洞洞,拿著衛生紙來回地擦好象那血用衛生紙就能夠擦出來。可是沒% U, @# \7 g/ w( a# ^5 b4 S

; Q! N. X. Y# d( b( W有,還是沒有血。$ X( q. t: w) l4 P( Z

" o  {7 b7 X" V* ^2 |6 \8 U. p  「你剛才……你剛才射到裏面了?肯定沒有破,你肯定沒有插對地方。」貝; u4 [0 n4 s. }. X! n, F/ T

# ]  J6 v& f4 r# W' g貝一臉古怪的表情。
* g- ?, `2 q+ _: p; o# B6 {) r% ~) s, H" I# Q; B# ^4 N
  我不好意思地說:「恩,沒事吧,我沒控制住呀。對呀,插的就是那個洞,  ?7 X7 x+ Z& y! L2 A. v5 A
9 d" A+ x1 a( c
難道還有別的洞不曾?」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幹女人,還不會戴套,盡管事前貝貝% @) i$ ^# T4 d4 t8 ]

' J7 ?2 @+ k! s曾經催促著我去買,我買來了我竟沒來的及用。可我卻是和納悶,貝貝怎麽會沒5 B$ L8 f2 N0 e  Q2 f& B
( ^$ w6 y+ {" A; S6 C
有血呢,再們會沒有血呢?
2 b2 F& H  g* Y, p1 f
* X5 g& w3 ?( _0 ?! ?  M  「討厭,你射在我裏面我會懷孕的……幸好我是在安全期,不然就徹底費了。」% i; [% n) I8 B

% q7 S. f) g. b# f貝貝說話的聲音很是輕微,聽的出有那麽一點的內疚。我知道她在內疚什麽,內
+ D4 }8 j  @5 z! M3 s( u) K, b/ D, C8 j
疚她自己沒有被我幹出血來。7 B2 B% J, s. H; V1 m

* F+ K/ F' C9 K. `; E  q  我們就那樣來來回回地折騰了三天三夜,貝貝出了上廁所之外一直都不曾離
4 n, A7 _; f1 L4 d* I5 r% w: k3 \8 t
開那張床,吃飯都是我一直端到床上餵她吃。我們也都一直都在努力,各種各樣
0 t, q# f3 o5 {( y9 B" x: n4 W+ ~! C1 R- ^  h) P5 p3 Z" _! |9 i
的姿勢各種個樣的方法我們都嘗試過,結果還是一滴血都不曾見著,一滴都沒有
" v3 w* X3 P# ]7 T$ b1 f/ x
5 q* N2 ]" J# `7 h1 u& e見著。& s1 ^. Y3 f- ^. Y( Q

! W8 A. R9 e; n0 E6 K  貝貝一直都說我沒有幹對地方,可我明明感覺完全地插了進去,而且貝貝和: t1 I: L) y8 S' J( b8 u( v
# d  `, U1 C8 n# i6 y
我都會迷亂。我就表面承認我對貝貝沒有幹對地方,既然我沒有幹對地方,那麽! G% r. r5 I. v% V3 ~& V( R
: ^! g& z; C: l- i, T$ W* B1 a0 a
我就有理由接著去幹她。. l, z8 n* J8 x' @

) c1 U% A0 }7 S  當三天之後,我走出那個小旅店的門的時候,我感覺那腐朽的陽光很是刺眼,& P# Y( G6 u7 s& g9 K

: R* V7 y3 \7 E9 y5 w$ |很是刺眼。那房子是嶄新的,那穿梭著的車輛是嶄新的,就連那來來回回的人群) f- @& W$ M3 {) g

/ x) U% c2 B& ^" s# \也都是嶄新的,只有貝貝和我是陳舊的,好象是沈積在瓦礫下面的破碎的古董,
. ?" B! s4 H4 @& T8 |9 ], q; J' k+ _4 p7 n
是屬於一文不值的那種古董。甚至可以說是古老的,感覺我和貝貝就象幾萬年以3 U# x2 L- v; }1 X
& f& H1 ?  t" l0 ~; i2 g# G
前的什麽都不穿生活在熱帶雨林中的原始人。# B! m, K7 P/ o( }. @1 c
+ v, s: e! R& l5 J  j
  我感覺我突然間長大了,變高了,成了真正的大人了。我渾身實在是太臟了,
1 N2 \9 h% p1 Z/ H& X8 c
. r' w3 ^3 x, w9 l: M太臟了,我感覺我渾身上下都粘滿了從貝貝身上的那個小洞洞裏面流出來的那些' |3 i# j9 D8 o: |) ?% r' M+ b) B
" g% G: k# i5 X1 `- c' ]
粘稠的腥臊的液體。我突然間想吐,十分地想吐,我從來沒有那麽惡心過。貝貝. p. Q: t! J; ]! F/ Q' |

1 ~1 I* m6 d/ ^: q. h3 V好象害怕了,貝貝鬧著要回家,我就讓貝貝先回家。
# x" w; ?) h! U0 v0 ?. K  {$ N) \, z! [, a2 t
  我要洗澡,我要理發,我要象成熟的老男人一樣地去刮臉,我要除去我全身; K; f5 Y8 w) E2 K! {8 @& o; L

9 }8 ]  ?5 K. M* j. I的汙垢和腥臭。那些原本不屬於我,不屬於我。我要除去我全身的一切臟兮兮的
6 _0 w7 U* G3 ?+ f
) ^+ U4 Q6 i. {爛東西之後,我再回去見我深愛著的媚媚。我送走貝貝之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
/ {6 q3 a) i( o3 E7 A. R# U4 o
就是,我撥通了媚媚的手機。' o: Y7 v- A3 @! g5 [
' \# f' G4 z3 _3 s& ^+ [3 t+ ^$ p
  「媚媚,我想你……」不知不覺,也不知道為什麽我的眼淚竟流了下來。很2 {- W+ a* ^* u, Q$ R  O7 R( {

4 U! R- k- ~) G久沒有流淚了,本以為自己是一個沒心沒肺的黑心人,除了小時侯母親不給我乳
7 }$ X! C) [9 z: `4 j  q3 t
7 r2 G1 s+ U; N! z, @6 N頭裹的時候才會掉幾滴不值錢的眼淚之外,就再也不會流眼淚,就再也沒有眼淚
9 p- D4 ^' a4 `8 L) F7 `- F. K; X$ i; @, Y/ T
可流。誰知道在我真正變成一個男人的時候給我最深愛的女人打電話,還沒有說* S* f4 m2 K" ?. h- a- B

& F8 ^4 X* j- j& p完一句話,竟流淚了。0 O# E2 B( H" C0 G! i2 V

3 x+ H. B. }$ s  「怎麽了,沒有應聘上?你怎麽了,說話呀?雲飛,說話呀?你,你趕緊地
/ |/ s$ z' u# e, N8 |+ g
) R1 J1 ~' B; v回校吧,你都缺了三天的課了,回來吧,回來我給你補上。缺錢了,雲飛,你快+ i$ ~; b! P8 O* r

9 X& N; g/ K# W4 V" _" z% o& l點說話呀?」那熟悉的聲音讓我聽起來想去自殺。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去自殺,這0 y2 h$ h' f: @: p8 w3 V: w8 v
" h' g; a& ~$ p2 O, ?5 T
還是第一次。自殺想必一定會很疼痛很疼痛的,然而自殺卻比現在我的心情要痛
% @4 `' Q$ X1 |. M( C- x7 e( P$ N7 K: f8 B
快的多。我捂住話筒,用手摸去了眼淚擦了一下鼻涕,清了清那嘶啞的嗓子,然
& u" j7 ?# Y6 l& e/ X5 @3 @& {) m4 o2 `/ c4 G  [
後使勁地壓抑了一下自己那激動如潮的情緒。
  T9 x  a; ?. U, {# e9 X! T, {4 j2 z# Y
  「沒什麽,我好好的,好好的。明天我一定要回去,一定要回去……你要等& E  E$ r. s0 v; t
9 R5 n  d- S8 d. k1 p" }, k5 ]6 Y, a
著我,媚媚。」我一邊笑,一邊掉眼淚。是的,媚媚,你要等著我。
1 w& G- z. I1 z( K0 k8 |0 X, A, w% M" d
               (十一)
5 e! v0 P' p/ ~/ N% x
) T7 s# p# e% K- w  在我洗澡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是有多麽的疲倦。一旦躺下來就再也起不來,7 ^) J6 a6 @" c1 K$ G2 s, F4 E

( {6 B9 l1 L# T; Q小腹是無比的疼痛。當我對著浴池的鏡子看我的臉時,我簡直不敢相信那是我的& A2 O# _" z+ k! A
/ B; c% @4 ]' b) n, H
臉,煞白的如死屍一般,沒有一點活人的味道。都說女人第一次做愛的時候付出
3 L5 s1 x+ \, b$ d: ^/ [; x9 s% D1 M0 m- O: `/ Y
的代價比男人要多的多,其實男人所付出的代價比女人也少不哪去。至少,那小
! n1 B5 h+ q* T! y
0 w. k  p: H' \8 r腹是無比疼痛的,一旦躺下去就再也起不來,連蜷縮一下都不行,而那臉色又是8 P0 R8 F+ a; K' U/ o

7 A! {3 B2 J/ D  H7 B) W5 \無比的煞白的,沒有一點血色。
" |7 L0 L% J5 h4 ]% _  ~: p9 v
0 l- _- N) k- q. s- w% R. \  這個小鎮的浴池到是真的很幹凈,因為來的人少,所以尤為整潔。服務也很
" S. I! c) y" `1 r. b) o" @( n6 j( \7 t
; @2 A2 u0 }  d$ n5 {- H5 `好,洗完澡之後有一處幹凈清爽能夠躺著睡覺的地方。我洗完之後,一邊抽著煙,) A% M! X4 D) l: V, w& a

' r8 U) G$ h% M- e  y一邊註視著自己裸露的體膚。就這麽一副皮囊和一個看似處女的女人做愛做了三
! f* d4 o! F4 b6 g6 w2 }+ w( ?( c# W( s1 K7 t, A1 Y5 N
天三夜一直都沒停歇。算了一下,從頭到尾,足足花了八百元才幹著一個自己說" K0 |. a+ R% m( ^" ]( u/ R
1 Q- {- t! R1 B$ O: I7 q
是處女的女人。7 p- O1 Q3 C2 N6 H3 b) a, u, e

: B6 v; q. b! V( R/ ?# k; O  就這麽一副皮囊,背著自己深愛的女人去偷情,去調戲別人,而且還十分地, F$ E" Y5 A, @2 X" \& W) |' R8 d
9 [$ d  J  r( E/ @+ v* U4 e
賣命地想去幹一個處女。幹一個處女到底有什麽好,有什麽好?可是,可是大家
5 D; |; t: I  }0 C( O! e3 R& C& Q( P. \9 V( y$ f  v
都說它很好,所以它才必須要好。可是,可是這世界上的處女太少了,太少了,- E9 L, |( e! I& m6 @9 y8 h
( X1 b3 O" m! }( l% \3 H) o+ _& o
可能都死光了。都死光了,想去撿個漏似乎都很難,我感覺我好象我一輩子都幹
( g& R6 m! g! z5 s1 R3 Y
) d) p1 ~( B# _- |8 S9 f; C不著一個真正的處女了。想去幹一個處女真的是太難了,而且,我現在也不是一1 T5 ?+ `; S9 l1 k% F
3 K6 T! j) h, K$ d: [' }) n
個幹凈的男人了。
% V# X+ c. b" `6 k( o+ ^# p0 j" ^
+ \4 v9 {4 u; j! ^: u7 a  從浴池出來本想去理發的,突然間想去喝酒。便去喝酒。找了一家幹凈的小% b# E, Q- @0 M- P. T" @/ r7 n" A
9 V2 `; a- ?1 y* {$ m# j( u
店,點了幾個小菜,便自己給自己喝了起來。酒這東西,是專門讓那些頹廢的男5 g- f; j) ]6 x) {- o
4 {* t' m! ^# N" N9 Y: Q
人變的越來越頹廢。我還不是一個頹廢的男人,所以我喝的是啤酒,喝啤酒是不! A, K1 c8 N3 A& @
6 G! s9 u! ]7 e
容易醉的,我也害怕醉。- t5 e) E5 w  \- \9 l$ ^1 h
7 n* G; K3 \* M/ o3 u- \
  我越喝感覺那酒越甜,越喝越煩貝貝那張可憎可恨的臉,盡管她回家了,可# \* c5 Y  }0 E3 A$ D
# U+ G" H- M" H' Z  u1 g0 u0 z
她似乎總在我眼前似的。媽的,不是處女就說,騙的老子花錢。即便是嫖妓,一
5 K& Q4 P3 Z! P0 A$ R; m! j) h% f: l  k9 u7 j9 u4 o: X% Q
夜才三百塊。細細一想,也值了,幹三天三夜,最底需要九百元,算算我還凈賺
/ I) C5 K: G7 e- I9 H, [
' W( V, z5 v# L% [6 Q一百呢。好,為了那凈賺的一百元,幹杯!靠,還是不夠本,要是嫖妓,應該比( Z& \2 ]6 g  Q3 T5 d8 {- G

) [: h& V0 u: [這舒服的,妓女一般都是很漂亮,床上的工夫也都是一流的。
4 D, a7 V9 D% u* @  K
/ ~2 J8 I* \1 G- ?  唉,想想還是有那麽一點折本了。不提那喪心狂的事情了,來,喝酒,幹杯!
& ~1 @# r; D! C; K0 @8 ^- L' [" ]. ]6 {- U/ N& ~4 d
不行,剩下的一瓶酒正好倒滿杯,是巧酒,要罰酒三杯的。老板呀,再拿兩瓶酒
3 I7 I- _7 ~. |8 m0 C% A
+ |+ J2 {' ]/ p0 l來。哎,對了,這酒誰陪呀?沒人陪,我自己陪……$ a- N4 g8 l, E* t
& k* F. J$ u- z/ ]( Q0 G
  那小店的老板是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只見他笑西西地走了過來,把酒放
! C) A4 O$ X% J! r
. ^2 f3 Y: Y8 Y5 U% U. o+ @- Y在了我的臉前。我突然問那老板:「哥們,我問你,幹一個不是處女的醜女人花, x2 |) k( Y4 i6 F+ B
# D: E5 R, n6 u1 N2 T! M
八百元值不值?」3 H. c5 @8 F5 {: a3 h: ^  q: o
! k" a5 T0 m+ v) k
  那老板似乎不太明白我的意思,先是搖頭,然後又是使勁的點頭。我說:+ F1 j! L3 H4 r3 M& q/ w
9 f  ^6 i4 P, x; A; U2 Y, {
「哥們,要是值,那咱哥倆就幹一杯?」老板卻執意不肯。不給我面子,好,你' I1 _- F% h8 j5 p3 j. j
4 P8 Z6 m9 [4 x
不喝,我自己喝。1 d% m# o2 ^2 _$ V( r1 U( A
: K3 l% W/ v. C$ G
  只聽那老板暗自的嘀咕:「天黑了,老弟該回家了。」我說:「回家?回家
4 K+ K. Q& u0 ]0 g4 E, E* d8 o" M2 G
! P" ^: [7 d6 j0 W, r" y* s做什麽?我還沒理發呢,你看看我的胡子都長滿臉了?而且,而且我還想去幹一
# \: G) D& x# n& w) B0 B. G0 K+ I1 x5 P/ T" l+ }+ u) N; t+ w& ?
個處女……」
, r4 E( J0 h, y  D) y+ t2 i9 |. p: @! e6 @3 w
  那老板聽了竟傻吃吃地笑。老板說:「原來老弟是想理發了,在這裏理發可
+ X- [# ~. ^. t% D+ ?
( T5 m- I$ s# @% _' E. w& Y) R% Q不會花八百元,一百元正好。」
0 k6 D' L! \* ~+ X7 ^  v0 p) \8 X' l
. z1 v$ t6 K$ d* w  我說:「什麽,理一個頭要一百元?……什麽一百八百的,老子有的是錢」,1 R% C& K2 r9 L$ h
( G) R$ K; v1 A% R4 U' E
我說著把身上的金龍卡甩了出來和二百元的零錢也掏了出來,說:「合計,合計,
; K- R4 {4 j# }
. J0 ~2 [: O0 h一千多塊呢,看看夠不夠理一個頭?」
; \0 G6 \. f: O1 v# w1 @$ ~
6 Y% G% U- D. U0 }  v0 t% _- K2 V5 o  那老板連忙點頭說:「夠夠,夠了。老弟,你先把你的單付了,一共四十六( J6 K+ L  D/ H) @  a/ C8 z

0 k) L/ T5 D7 s3 _元。」
4 e1 W5 k2 q& h# D/ L, q+ v" L- V- v; p8 t) T# r& s* v
  我從那一大堆錢裏拿出一張五十的,說:「不用找了,那是小費。要麻煩你
. W/ G! B: _% U* Q0 Y2 M. ]! d6 O+ t& X  ?. R% Q
一下,你先把我送回旅店去,我好象有點走不動了……」. Q( E( e5 S! `" T% L& O2 P

0 a) e& F7 m; V: _( t8 F: g8 o' T  我想要老板把我送回旅店去,那旅店我先預定了四天的房錢,所以我要把它
3 I+ d  J6 {  D9 l" @6 F2 n  a+ w6 `
住完再走。沒想到那老板真的扶我走,夠意思。老板把我扶起來扶出那小店走了$ ?" e* J1 {( X; z* U. h9 {) L
% R" E4 E8 E  t6 @+ j' }
沒有幾步,突然老板象忘了什麽事情又回了去,不一會又幸匆匆地回來,說:
" w1 v, W. U1 y& q2 t) ~5 k" X) y# a! E6 P" {/ ?) e
「老弟,當心點,把你的卡和錢放好,點點錢是不是那麽多。」看來,那老板還) S: l8 {! G' Y; s! ~
  \; o7 v. j) x+ |8 Z  \! o& s
真是一個大好人。
2 `5 V2 a& u( `# U
( Z3 m1 F& f4 H+ U. `* \2 U1 f3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 再次提醒您,回覆文章時請遵守下列重要回覆規則︰
  1. 回覆字數必須超過十個中文字以上。
  2. 禁止使用插頭香, 搶頭香, 搶第一, 第一名, NO.1, 坐沙發等無意義的回覆。
  3. 嚴禁草率敷衍的灌水回覆。例如: 推......, 頂......,11111111, good, push, thank you, 謝了, 好看, 謝謝大大, 感謝分享, 支持, 再來 等等。
  4. 禁止使用千篇一律的回覆或複製、引用別人的回覆。禁止使用不知所云的回覆,例如: 3q5ws9dmh。禁止使用中英文或符號組合字。
  5. 回覆文章必須與該主題有關,如有不符將以灌水處理。
※ 違反規則者,抓到輕者積分歸零,嚴重者封鎖IP。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廣告洽談|5278 / 5278論壇 / 5278手機A片

GMT+8, 2021-5-12 16:27 , Processed in 0.026363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