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8 / 5278論壇 / 我愛78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79|回復: 0

[轉貼] 母狗症候群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3 13:36: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母狗症候群」──女性年滿四十起,直到停經為止,這段性慾旺盛到可能擾亂社會秩序的時期,通稱為母狗症候群。此時期的女性單獨外出時,必須配戴從區公所領取的母狗證,向眾人宣告自己的身分。% g( B" n; H8 p1 N- L
% m3 G) g* _! w, r: W  _
  時光流轉,曾經身為年輕人妻的惠君也成了領取母狗證的美熟女。經過歲月的洗鍊,她對丈夫、對兩個女兒的愛比以往更加深刻,不像某些鄰居太太對著母狗證感嘆年華老去,反而有股事情總是順利進行的美好預感。
* K* }/ @2 Z; k" b) X' _
. k& h) ?3 g- j) w- g  「老公你看!人家的母狗證發下來囉!」
! B* P  P3 L2 C1 Q5 Z. w0 H. \6 [
( d1 }8 Y, o$ }* a  晚餐時間,惠君喜孜孜地拿出區公所寄來的信封,裡頭有著一枚掌心大的圓形證件,還有一疊共三十張愛心試紙。惠君事先已拆開來看過,她知道很多太太會替母狗證做個人化裝飾。在幼稚園工作的李太太把證件弄成向日葵圖案,路口賣蛋餅的邱太太則是用格紋布做點綴。因此惠君也親手縫了塊黃色與粉紅色相間的花邊,讓她的母狗證看起來像朵小花。
, S. D* {- L1 h" M
9 x& ?7 F5 n5 ]  老公很喜歡她這種帶點稚氣的手藝,但他希望不要有用上這張證件的時候,從晚飯、洗澡到上了床仍在叮囑惠君,出門千萬不要落單。被老公如此疼惜的惠君真是愛死這個容易緊張兮兮的大男孩了。
1 ^. c  {$ A7 A# n$ {5 l) q! Y9 @+ ]3 O( M
  「你別擔心啦,白天我會盡量跟大家一起行動哦!」  s3 {% Q, K9 \0 Z4 a8 m7 U
3 G, w* H1 M/ l' N* u# Z* R
  笑吟吟地安撫老公、對這一天早有心理準備的惠君萬萬想不到,隔天她就要面對獨自一人出門的情況。/ H6 b+ [+ {$ h7 o  D+ |
' h% ?$ u2 b+ L+ z: x
  因為回籠覺睡過頭,說好一起買菜的兩位鄰居太太已經先出發,又不能拖正在上課的女兒們陪她,惠君只好乖乖拿起她的母狗證及隨證配發的淺藍色試紙。她坐在客廳椅子上,邊看小手冊的使用說明邊脫下內褲,然後將試紙的保護貼取下,黏於中指,滋滋地伸入乾燥的陰道。
9 |' Q! |2 y$ W. o6 |2 d  m, C6 E, J6 ]3 S. g% N
  「說是順著肉肉貼……這裡?」/ Y  Z6 n( D8 i: k2 _& s+ K
" R* e* q. T2 O2 \0 b! ~
  不知道是說明太過簡單抑或自己笨手笨腳,她花了好一段時間在肉穴中翻來攪去,尋找適合貼試紙的位置。昨晚和老公行房後,她有好好地清洗過下體,可是陰戶味道仍然有點濃,陰道深處內的腥味好像都被她摳了出來。即使沒有自慰的意思,身體也不像做愛時那般發熱,試紙貼好時,陰道卻還是稍微變濕了。
$ e  r" j+ N) v2 K6 ]- \& j
* b/ e3 ~- Z; x* G/ U% \5 g8 x  明明一直有和老公保持規律性生活,身體卻還是變得比以前敏感。沒有想要的意識都這麼容易濕,要是喜歡胡思亂想還得了……用手指沾了沾濕潤的陰道口、靠近鼻子聞了下淫水的味道,惠君便抽出濕紙巾擦拭手指。現在她切身體會到母狗症候群的威力了。
. N- m" j' j% k/ N6 e4 S9 ]( u* y, ]0 \6 ]( P8 m& _( {$ Y5 H
  這些試紙是母狗外出的保障,再怎麼害羞都要做好準備。因為掛著母狗證的熟女是大家都可以出手的「狗」,將受到愛液持續滋潤而轉紅的愛心試紙貼在母狗證上、累積三張紅試紙,就能在試紙有效的短時間內恢復成「人」。
& }" {1 T" a' G' w. C- S
+ l3 P: B5 h1 M4 z7 O. J3 f8 w  惠君把剩下的淺藍色試紙放入包包,將她的小花母狗證戴在給渾圓巨乳撐起的薄外套上,便出門往菜市場去了。經過樓下的社區警衛室,年近六十的老警衛正靠著門上打瞌睡,惠君的高跟鞋聲音吵醒了他。) E# |  o8 Q) ~2 [1 I2 g

. V4 R, V7 {& C& R2 O' q  「喔,郭太太早啊!出門買菜啊!」, r  {6 j  ~2 W9 o

) R/ Y8 C! K8 a  a  「對呀!伯伯還沒換班嗎?都過九點半了呢。」3 ?+ B, {0 f8 B- A! I  S# \

4 i5 H% b) k+ S! C  「小夥子遲到,沒辦法啊!話說妳胸前的是……」
  D8 i8 ~: _" V, b4 H4 Z" J" Y. A! r& r
  小花母狗證在草地似的綠色薄外套上相當顯眼,惠君正想向老警衛說明,不料那對豐滿隆起的乳房忽然給一隻血管突出的老手用力抓揉。0 U& p* M1 h7 U1 P) {

$ ^$ y4 F$ u+ t8 C! I8 ?$ x" z  「啊……!」; {  ^1 V. N/ W6 {  S+ p; G
. ]* {  t( Y" Z, G3 r. x
  惠君被突如其來的襲乳嚇了一跳。她印象中的警衛伯伯是非常和藹可親的人,對住戶們溫柔到都有股爸爸的感覺了,沒想到光是一張母狗證就讓這麼親切的人光天化日做這種事……惠君還沒反應過來,老警衛已來到她面前,皺巴巴的臉龐浮現輕浮的笑意,肉灰色嘴唇逐漸逼近。1 V, {  `' g/ v5 n, G, R6 W

& [: D, B* n! G! E  「身為母狗,妳應該做好心理準備了吧?這種情況該怎麼做呀?」
( Y. C: X; F, O/ s! R* u# _8 a$ x9 ^! U( w
  「呃……!」$ y# G; V* l1 p6 M! E2 t1 j, C+ j

6 G- n9 j8 ^& W0 k: `; l/ s5 D  那隻長著老人斑的手揉起胸來一點都不客氣,隔著薄外套、襯衫與胸罩,惠君也能清楚感覺到捏揉的力道。她的乳房在猝不及防的衝擊後站穩了腳步,乳暈開始充血,奶頭也在胸罩內緩緩脹挺。注意力一被乳頭勃起的觸感吸引過去,輕微混亂的腦袋就無法集中精神應話了。2 c; R( ]7 l! l

0 G0 C, A! y4 r+ V; {  置身越來越有感的愛撫中,惠君腦海浮現出她在小冊子上看過的溫馨提示,擦了橙色唇蜜的濕潤雙唇對幾乎快碰到彼此的肉灰色嘴唇悄聲唸道:; `9 b2 ^, ]# s* m% M! |6 q& |
6 J# d' O2 B1 u2 i* M8 q9 M# L% N
  「『待人如待另一半,也就是把大家當成親愛的老公……』嗯嗚!嗚……啾……啾嚕!」
$ b  T- C- A0 [# t9 ^( [! y, r
8 u0 `) J1 o4 y* j  話還沒說完,肉灰色雙唇就帶著黏熱觸感湊了上來,吻住惠君的亮橙色蜜唇。她下意識緊閉唇口,乳頭卻在這陣刺激中完全勃起,兩顆乳頭都從奶罩邊緣跑出來激凸現形,給老警衛雙手捏個正著。奶頭隔衣遭到搓揉的惠君不禁舒服地鬆懈下來,雙唇在粗魯的舔舐中輕輕敞開,吸入帶有口臭的老人舌頭。
* {0 I: N# {( i' |+ y
2 J. q7 g- ]# ~! a% A# Y2 s5 l  「啾嚕!啾咕!嗯、嗯嚕!嗯呼……不可以……啾噗!啾!」
8 y5 F# m" c: X* O3 ~7 w# H
; @+ n% k  N, N4 S, A$ j  嘴上說不可以,舌頭卻是越動越順,還主動吸吮那條上了年紀的臭舌。身體變得既熱又輕飄飄的,惠君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了。她真的要把這個強吻她又捏她奶頭的老男人當成老公嗎?其實不論她怎麼想,熱呼呼的肉體都開始主動迎合對方的侵犯,甚至還讓她覺得有點竊喜──啊啊,這就是母狗症候群啊!
5 a0 p0 ~" j% g3 X2 Z* G7 b8 a: r; z4 H1 n9 {
  眼見惠君眼神從抵抗到放鬆,嚐過橙色蜜唇的老警衛更加肆無忌憚地脫下她的外套,把襯衫高掀過胸、扯鬆胸罩,讓惠君的雪白巨乳整個翻出來。咖啡色大乳暈挺起姆指大的乳頭,沾有惠君唾液的髒嘴唇咻了一聲,緊接著撲上這對瀰漫奶香味的大奶子。) q5 z" A9 Z9 Z% @" O  g
& e, H4 B4 B" v4 c  v) G& l* A
  「嘶嚕!噗!滋噗!啾噗!啾噗噗!」
6 c  U) e( Z4 v( f) g
4 {) V/ ~* Q+ M$ ?4 P" R& {  「哦……哦齁!」
# F, C2 |% l$ c% F' ?( t  Q$ f$ N* n7 ^9 j) x5 T
  與老公那分溫柔截然不同的、給丈夫以外的男人使勁吸奶的快感,乘著年少輕狂的記憶一股腦兒地湧現了。完全勃起的大乳頭其中一顆連同乳暈給肉灰色雙唇吸得噗噗響,另一顆在對方手指間給熟練地搓揉並扭轉著,無論那觸感是濕滑還是乾熱,都讓備受刺激的乳頭乒乒顫挺,使眉毛彎起的惠君舒服地迸出淫吼。
8 U# g6 F+ D! h( v
) D3 F& i& p( }: ~0 x% b' D& n  貼在惠君肉穴裡的愛心試紙已開始轉紅,愛液有如正和老公操個痛快般汩汩流出。惠君羞得想用包包護住濕掉的內褲,這多此一舉的動作引起老警衛注意,玩弄奶頭的那隻手順勢滑入裙子下,啾地一聲鑽入濕淋淋的絲綢內褲。圓扁的指尖在濕潤穴口前來回滑動,把惠君蹭得渾身一顫。
+ V" @2 [* _$ J7 O0 P+ R* |
* H6 i4 v" n' P( ^9 e7 X: E: g  「嗯齁……!哦……!哦……!」
9 W) `2 V9 U( x3 d4 D) R' L' ~1 D5 `# h1 r6 q
  指尖隨著一次次的輕插越發深入,漸漸形成規律的指姦。惠君的肉穴狀態良好,感度極佳,要不是老警衛有著難言之隱,否則他早就扒下褲子好好品嚐主動送上門的美熟女肉穴。
* e" l) w# ~0 X) S/ X
3 s! X, a% R3 t9 h  給老警衛舌吻、吸奶又摳屄的惠君忍不住了,不光是身體渴求著高潮,精神也在母狗症候群五字的包庇下嗨了起來。她的腦袋難以思考,只想著自己的奶頭被舔得舒服、肉穴給從單指到雙指的抽插刮得好爽。即便眼前這男人怎麼樣都不可能是老公,熾熱的肉體已情不自禁地對其敞開大門,把她身為老婆在床上的各種反應一覽無遺地展現出來。
$ j) P) p8 s" H. a* \+ r! T1 {* U+ h: Z
  「肉……肉肉……!好爽……!好爽啊啊……!」' X# j( v4 q1 m; r/ X3 ~! u

" l5 [" S' M3 A" @9 t. n( y# P  「嘶噗!啾噗!噗呼……嗯,肉穴嗎?肉穴這樣就爽了嗎?」
* `9 Z& L" |6 b9 A5 V8 x
4 S) V3 n' D4 }1 b5 J& p  滋噗!滋咕!滋啾!滋啾!( X/ K( Q, ?! z7 G
9 V$ J* X) Y& D% [% E
  「呼……!呼……!那邊……!對……上面一點!」4 p4 N* d; m* |9 p% N

4 X' ]. k: S9 g( ?, V  [0 e  「這邊?這邊吼?那我用力摳囉!」1 w3 z# ^- z+ J" E* H; L+ l# j
% P8 A+ O) k. k% v9 c
  滋啾!滋咕咕!! ~% Q( n! X. G
2 G' M) i& P2 X; y% y
  「呼齁哦哦……!」
7 d9 F  U% V/ X2 F! F# F3 J4 S  Q
  濕熱的陰道綻開連綿酥麻,惠君像被電到般猛顫一下,紅臉蛋垂了下來,橙色蜜唇牽著兩人混合的唾液對著老警衛的色臉張開,「齁!齁!」地迸出低沉快速的淫吼。看到平日優雅的太太頂著一張紅通通的發情臉蛋、宛如母猩猩般齁齁叫著,就算肉桿子硬不起來,也想試著把這條母狗佔為己有了。
# N( U- d6 w! B, _
4 }. _4 v0 R- e  L, L  ?2 O: j& k  老警衛嚥下帶有乳香味的口水,啵地一聲放開給他吸到興奮挺立的咖啡色乳頭,插著肉穴的雙指滋嚕嚕地抽出。惠君原地顫抖著流出淫汁時,他已將長褲連同泛黃的白內褲脫至膝蓋,露出軟趴趴的陽具。
6 J5 y9 p1 x4 x4 p+ ~! [6 x3 ?! J. S+ W5 n
  「別顧著看,蹲下!」
( S1 e. }2 H( y
/ K2 U3 {9 Y7 P. r  啪!啪!) m6 ]+ e/ P/ U# Y0 y+ H! v  t

3 }6 h9 R3 j' S/ {3 t" p8 G  老警衛對著因唾液而透出大片光澤的咖啡色大乳暈拍打兩下,乳頭連同乳暈正敏感的惠君旋即嘟起雙唇輕吼:5 @- q2 C( Y4 i$ ^' ]/ l  o1 ]
3 [! t5 G; N+ X, B5 u
  「哦齁……!」2 Q5 W  m' f6 w/ A4 ]: z
8 C3 f, ^- O2 v
  在老警衛有點粗暴地扯著她的大乳暈往下施力時,她的身體自己動了起來,以如廁時的開腿動作蹲到老警衛面前,濕熱的肉穴咕啾一聲敞開。臉龐靠近那條舉不起來的深褐色肉棒,惠君才發現灰白色的龜頭上有枚尚未褪色的紅唇印,看起來黏黏髒髒的莖身也有幾道唇痕,好像不久前才有女人光顧過。年邁陽具飄來的濃厚尿騷味中,夾雜著她熟悉的味道。
) n( r6 w3 e) S; u* ~+ Q% D" s' U' m# _- v5 |, l$ h) c
  某個牌子的口紅、某個牌子的香水。老警衛陽具上殘留的化妝品氣味,正是和她約好一同出門的太太們所使用的口紅及香水。/ ^& z) ^$ G8 `; Y$ p

+ y, B' y+ K* R& K, ?" ?0 |; S# b  她們不是兩個人一起出門嗎?2 i3 W$ k; b0 d* @) ]6 ?0 @
$ g$ U* `+ H# b% g2 r
  結伴應該不需要掛母狗證呀?
/ s5 g/ L, W9 S& K3 z
& D" t' q1 }- ~  @6 u  為什麼──+ X) g+ ^, g5 v3 k6 k) t* ^# D
% h: e: z  o1 Z$ q% H4 m
  不。
1 A  \+ A) [4 g, N: Y9 B  {9 E3 c! j  Q' b- W3 s
  根本不用去糾結。
% N8 F( W2 `2 j  N  {3 O* P: F& `. ~( U% i4 a4 j7 [+ Q6 d' s/ P
  給軟趴趴的騷臭陽具蹭弄臉頰的惠君,在胸口怦怦跳著的悸動中體認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此刻的她非為人類,而是用小穴思考的母狗。- z. q4 Q9 r7 }4 v
' E0 l3 ~( \+ l
  「嘶嚕!嘶噗!啾!滋啾!噗啾!」
! o! L: b7 q9 M  Y" u3 A; c! H# ~2 g( i9 b7 ~3 r
  回過神來,她已經給老警衛按住頭頂,把亮橙色的濕潤雙唇當成自慰套抽插著。
) o% K: X  ~6 k" s) l5 L6 i& I% C$ f0 C; u
  「咦?這不是樓上的郭太太……喔!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 O7 @: ?0 C) M' ~$ x- x; T/ ~2 g( T9 b) M% M; L$ X0 G# x  c) m
  給鄰居看到了,也只是多一雙手來撫摸母狗的奶子、蹭弄濕得亂七八糟的肉穴。
. I8 Y' h$ ~& j: }* {) |2 q* w9 g
  「當年沒把到妳,這次總算讓我抱到了!早就想揉這對大奶啦!」
. k9 [0 H7 l( V% [! q$ Q' |: |2 W3 k" c% H! g  |  x' H; a7 w
  雙乳被揉出黏熱的汗水,乳暈給人隨意抓弄,乳頭在孩子氣的拉扯中既疼又爽。
+ Y$ E* {/ ?* y" H. x! \
+ t3 Q. J6 E% D- r( _0 @+ R  「呼……!母狗……郭惠君!我要射啦……!」( u5 e7 I6 q2 A) ?2 Z

4 k+ s1 T1 L  U  「嗯咕噗……!」
+ }9 q' e; `' k- U5 G' B
9 C* N7 u" U" `5 G6 h+ S1 z5 Y  給鄰居從身後抱緊著摳到雙腿發軟的惠君,最後終於是在老警衛那射不出精的深頂下迎來高潮。完全亢奮的肉穴在鄰居手裡噴汁之際,軟趴趴的陽痿肉棒從稍微糊掉的橙唇間滋滋地抽出,上頭的紅唇印已經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圈又一圈的橙色唇印。& y4 X8 i$ ^7 _: Z" d: O0 V1 R
* p: k& k) i0 S3 Y
  「齁呼……!齁……!」2 K4 Q3 z# `7 @4 H  }) f
, i3 k% A. S; |0 g
  惠君嘴唇黏著蜷曲的陰毛,渾身無力地往後倒向鄰居肩膀,咖啡色奶頭乒乒挺立,含著手指的淫肉仍在舒服地收縮。和她一起喘氣的鄰居將沾滿淫汁的手指往橙唇一抹,由藍轉紅的愛心試紙黏上老警衛的陰毛,最終帶著腥臭的氣味貼在她的小花母狗證上。9 b, I: |# W' V, f
9 ~7 c7 g/ A, i7 k, J- z1 p7 v5 y3 ?/ a
  「還好妳沒一次貼三張,很多新手母狗自以為聰明,她們不知道多出來的會被銷毀啊。好了,起來!」+ Z8 L' L3 a) u+ ]# q& b

! H6 x, O" U- o2 I  E4 m  啪!
3 X7 |1 K  E- p$ l2 y
- R) E# g( \: E, R+ T& k  「齁哦……!」6 T! f) V* h& A2 Q# Z4 B
  y1 a3 l9 g/ ?0 j6 H) N" C! F" E2 d0 I
  高潮後的身體依然酥酥麻麻的,光是給老警衛拍打滴汗的奶子、命令起身,都讓惠君腦袋產生服從的喜悅。
1 ]- ^  E' U0 A$ j' _
4 H9 S$ D0 E* q" C! W" W9 c1 c$ z, y  在兩個眼神中還帶有色氣的男人凝視下,惠君按捺住發熱的身體,把胸罩、上衣和裙子一一穿好,最後從老警衛手中接過戴著小花母狗證的薄外套。警衛伯伯的眼睛雖然還色色地彎起,聲音卻變回原本溫柔的語氣,對紅著臉的惠君揉奶說道:( h" ~( r( e0 Z" ]( M' N

; k/ v) R* Y$ I  「去外頭見見世面吧!母狗的世界是妳的特權了!」! d; X3 D& G3 T7 L  D6 c

" l4 `9 L( R8 s. Q3 H4 ]& ?5 w  「伯伯……」' F- ]+ E. i* a% }: L4 @& ?# x

' R7 h8 b! W/ R3 n8 S  t- a  「如果回來的時候還當不成『人』,我們就要動真格輪姦妳囉!」
0 ^" H, Y  N3 d/ W5 \
* u) r( A, _, H! t+ P  給這兩人撫摸雙乳、掐揉屁股的惠君忽然有股害羞的感動。男人留在脖子上的口水黏滋滋地滑落,瑟縮於胸罩內的大乳頭興奮顫挺,惠君在兩人面前有點羞怯地換新陰道內的試紙,然後對他們流露出母狗特有的羞笑。$ ^& r/ u$ Z) A6 {; O8 n% P% f
: C$ p2 v! D1 Z: s
  「母狗出門了!伯伯和……其他人!」
8 J6 @, n3 M* B; Q$ a; }( p* G
9 K1 ?+ I1 f  \2 S  「喔!」
; f7 g/ y4 P3 {, s3 ~& F, E$ N9 C$ b; D0 E+ ^
  「等等!我連名字都沒有嗎!」
& a$ d4 p, J! n5 I' @+ X( L* d
  離開社區大門,惠君確實感受到了警衛伯伯說的「母狗的世界」。胸前的母狗證會讓每個注意到的人明顯改變態度,連時常打招呼的騎樓老闆們也以不同形式回應她的道早。有的像老警衛那般直接掐那對豐滿彈晃的巨乳;有的粗魯地伸手鑽進她上衣內、扯歪胸罩,讓早已勃起的乳頭激凸出來;有的沒走過來,直接站在櫃台隔空調戲她。
. V; V  r  n% d  [
3 o  W0 G/ P+ Q  「郭惠君!奶子很會晃唷!搖一個來看看啊!」" k% E2 h" \/ ]! F

! l5 \, p  v, K  {7 O# h) q  「這……這樣嗎?」
" n: G% F( S, M- f% E
' a: R8 a  H1 D  惠君在水果店前停下腳步,俏皮地原地跳兩下,奶子整個與胸罩脫鉤,隔著薄襯衫氣勢磅礡地彈晃。還有客人走過來拍打她的胸部、揉弄那對磨擦著衣服的乳頭。
( W' |7 Y4 O( L4 C9 K7 m/ L$ j& [2 F% B1 U) f- m: T" C8 y/ S* H
  「郭惠君!平常在我這買那麼多地瓜,怎麼都沒見過妳放臭屁呀!」
% v; ^' Q9 v1 N( C7 c7 m' T( o- I8 M/ c2 O3 T( J( ]) m& Q4 \
  「嗚……嗚嗯……!」
& Z+ A3 D5 ~1 X' k7 A# S' x5 Q8 N- k4 s* }/ D0 T/ x* D: G
  噗嘶──被賣地瓜的男人抓著屁股又揉又打,附近又聚集想聽她放屁的人們,惠君只好當場擠個屁出來。身為人放屁總擔心被發現,沒想到當了母狗,連奉命放屁都有種快感呢!
! Y! l! J. v+ r% \2 i# E7 r& g# |8 b: y9 ]! N
  「喔,是母狗啊……喂!叫妳啊!母狗郭惠君!」/ P8 |  x7 t5 }3 ?$ `5 U

7 f- J* Q- H$ v4 u7 J  「咦?」
& d( F8 u9 I! h3 S) c. f- W; b" G' g) i* W* @0 h% A* P
  即使擦身而過的是陌生人,對方也能從母狗證上大大的姓名知道她是誰,直接連名帶姓叫住這條傻呼呼地從旁邊走過的母狗。惠君剛意識到並非只要服從認識的人,這位陌生大叔就抓起她的頭髮,硬是把她拖往旁邊老公寓敞開的鐵門內。或許是因為互不認識,大叔才不留情地扯弄惠君頭髮。她只能彎下身去跟著對方走,免得一頭秀髮都要被扯斷了。
) h9 Y  V( G+ H7 E, O( {1 i* z2 _; a8 B- }+ q1 w' U+ I
  進到抽水馬達嗡嗡響的公寓樓梯口,大叔也不含糊,直接解開皮帶、脫下西裝褲,掏出和老警衛截然不同的壯碩陽具。( B. S+ ~" d4 [& _0 n2 m1 `
4 ~* G0 |+ O& o  ^# k0 @' p9 l
  要被強姦了──這樣的想法剛冒出芽,就給沾染淫臭味的手拔去陳舊的部分,以全新的解釋湧入大腦──要被比老公還粗壯的肉棒寵幸了!
# W6 s; J. K. O1 C1 Y
, s. k2 ^$ T( W$ m$ W( R5 K  「妳笑什麼?趴好啊!」  ?, Z. ^5 b* k, k

/ J( P  g4 x3 [+ {; j9 z5 x; |# }  「是的……!」
6 m$ y" y% ^$ j4 T
  [5 F8 l$ M3 [/ h+ o  會被這麼不尊重的態度對待也沒辦法,畢竟是母狗呀!不是女人,而是母狗!是大家在街上看到可以隨意逗弄、甚至拖進暗處強暴也完全合法的發情期母狗──惠君的身體再一次給自己身為母狗的事實所震撼。
/ s  R9 {2 `4 o% t9 \/ X9 I# n2 e1 Q2 p& k  s3 W
  她依照命令趴在一台老舊的單車座椅上,翹高屁股,任由身後的大叔掀她衣服、扯下裙子,以粗暴的力道疼愛在陰暗樓梯旁垂晃的巨乳。4 _; z- a5 i9 z  R" E1 U

" b5 ?6 z+ K6 x- O4 A1 _: K, d  「這乳暈大得噁心啊……妳老公真可憐喔!」& p7 K2 a& P, v9 W4 i

$ N$ Z( `3 V" n- }' O  g4 s  啪!啪!0 Q$ e0 @7 ?# W. C! W3 p
% ?, t) S$ i6 b, B0 q
  「哦齁……!」
( g* d; Z% L/ V: T! M: Z8 R$ R( n7 H1 t  x0 i4 |# Y5 ?7 H
  在粗糙掌心連番拍打大乳暈之下,就連嫌棄的言詞都甜如蜜糖,使惠君興奮地分泌口水、張開濕潤的橙色雙唇淫吼著。大叔一手來回拍打乳暈和側乳,一手在她屁股後方給頻頻顫動的陽具套上保險套。掌乳聲停下時,惠君那黏糊糊地發出啾啵聲的肉穴正式給壯碩的肉棒撞開、滋嚕嚕地深插到底。1 m6 ?  F% e. o/ u

( t" a+ b2 ~: o- u  W4 X& O# @  「齁……!齁……!」
4 w3 g) y5 C: R8 R, q5 k' }/ O0 u( u% F, |, `
  啪滋!啪滋!
9 l& q* W' m* u2 [
9 `1 g- R  I6 h; H  大叔兩手深掐惠君有些肉感的腰,肉棒入穴後,直接開幹這條慾火全給他逗起來的母狗。
# d1 M5 h$ S+ l8 c; Z2 Y2 P0 `# g5 O% @
  這根陽具比老公的大許多,但仍不及她曾經品嚐過的黑人先生,就惠君上了年紀後開始變鬆弛的肉穴來說,是意料之外的完美契合。無論是老公經常光顧的G點前段,或是給黑色陽具開發過的陰道後段,都能被行雲流水的粗壯肉棒撐鼓後用力刷弄,把貼著愛心試紙的肉壁刷得滋啵作響。
8 T9 g  Q  g, t' g' p' k
- W9 G) I' J) @8 b1 q4 `  「哦……!哦……!齁……!齁咕……!齁……!」
  A& X8 N1 ?- j) s& {- \6 u& p" g/ V
3 K/ d! ]3 y+ }7 Q$ D/ U1 c+ l9 m# h& D  啪滋!啪滋!啪!啪滋!# \9 A6 r/ |  i
+ P$ T) w! O7 |' p1 P  I6 C& v
  大叔也有感於兩人性器相合,開始操屄後就不再嫌棄這條大乳暈母狗。本來只是看到母狗就癢起來、想發洩一下的老二,也在肉穴舒服的吮弄下提起精神,從單純的快速洩慾改變成持久戰,為的就是讓那對淫蕩的橙唇持續喊出下流的淫吼。9 L% E# w3 _6 g2 I
2 s1 A- t- H/ F3 ^- ~
  「齁呼……!齁……!好棒……!穴穴好爽……!」
: x9 C) L2 v, q" d6 [, }1 L& x) \3 B; Z; H- g1 W
  咕滋滋──啪!啪!0 v! y% L) Y: \. }2 b0 o
; H8 g. D  E# o7 X) G
  「哦、哦齁……!」
7 x9 ]2 g3 k3 G2 X$ n( k, R
+ ?$ c; p4 r& Y, O/ Q2 A  惠君被幹到發出淫吼以外的聲音時,在心中自詡為母狗指揮家的大叔就往前一推,肉棒深插至陰道深處的彎曲點,雙手順著腰肉曲線上移至肥大的雙乳,大力拍打兩團正滴下熱汗的咖啡色大乳暈,讓橙唇重新嘟起並喊回規律的淫吼。5 Z* X/ K. \7 `# W% I# H

& s' h7 F: l$ e. }( d% R8 O- t$ v( g$ S  「齁哦……!齁哦……!齁……!齁呵……!嗯……嗯齁!」6 R  S8 G9 P# R  q" p  F/ d$ ~
& G8 Y3 T; w8 g! F$ x1 L% A  v8 Y! l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 X! `# w! f$ n8 i' V. D. {
7 s" P5 V: m% y% a  「齁哦哦……!」7 I( o! \$ q9 q- ~0 o

& v$ a+ ~! D2 j& X& f. z  只要惠君按照大叔期望的方式叫春,他就褒獎似地逐步增快撞擊速度,一次次地把那對發汗臀肉撞得啪啪響。畢竟是相合度超越彼此伴侶的性器,單純性交勝過一切,這是男人與母狗都最為爽快的交合方式。
8 ~) p+ ~& n0 u! N" N
' P1 R! S7 {3 j' R$ q6 M' v$ u  惠君叫聲越發高昂,已經達到住戶們待在家都會聽到的程度。樓上不知幾樓傳來鐵門開啟聲的時候,這塊給粗屌插得噗噗響的淫鮑在緊張感中開始了高潮。濕淋淋的肉壁興奮不已地纏上來回抽插的粗大莖身,即使被龜頭無情地撞開,肉穴仍然不斷地收縮、咀嚼著疲態現形的陽具,引誘著還想堅持到現給人看的大叔提前射精。
4 F) d; ^; V: Q- H* E. V) l
: @0 K0 s; f: f  「呼!呼!母狗!接招吧!」9 r7 A5 Q0 z* ]% t, S9 I4 G8 s: E
; n) G4 i$ @/ m5 `
  啪滋!啪滋!滋啾啾──噗咻!
/ ^7 Y$ U3 r7 D' a: W  ]" d2 H
+ y3 l, ^/ e* n- p4 ?) V5 v& g  「嗯齁哦哦哦……!」
+ o- i7 O2 m* ^+ s9 F$ m# N; i
" d) Q; q6 ?; A) G) E  幾乎塞飽整條陰道、距離子宮只有兩公分的龜頭射出了滿滿一大袋精液,裝著溫熱精液的綠色保險套沈甸甸地推向飽滿的子宮。肉穴咕滋滋地吸吮陽具的同時,惠君的子宮也有所感應似地噘起小嘴,隔著套子吸吻量多且濃的精液。
) g# t$ i* J8 }) v# ^9 G. s
* @( p( W$ F# l  兩人維持深插姿勢停下來喘息,大叔也顧不得這裡的住戶就要下到一樓,心滿意足地伏到惠君發了汗的背上,與這頭自動轉過臉來的母狗唇舌交纏。+ \8 U0 {7 Z4 ^4 I- R0 A

# q% S& y7 C& G  「啾嚕!啾!嗯啾……」
  Q! ?9 @6 f" }/ k2 X6 e& f3 C/ ^$ x- Z% S# n& j+ Q6 T7 K
  樓上老夫妻經過一樓時,也只是把他們當成剛交配完的野狗,老先生還舉起拐杖打了兩下母狗垂晃滴汗的大奶。
, R0 `5 A1 \/ B2 G: a# K! {2 Y! j/ D/ p& F( }4 `' W( p
  啪!啪!
8 D9 d% S- F1 j) R. g6 b6 F6 d; F" I4 l* N8 y$ k
  「嗚齁……!」! n6 W0 N8 [* z2 z
5 U& o0 u( e0 {) j9 W3 N' t- I
  和大叔舌吻到一半的惠君當場顫抖並升起雙眼,高潮未退的身體酥麻地扭動著,咖啡色大乳頭在拐杖的擊打聲中乒乒挺立。3 [( ~. e1 I! Q- i

9 N- P. C$ u0 R( @) Z; G- C0 z1 Y1 W  「最近的母狗太囂張啦,哪裡都能發情啊。」" e2 i3 R! w* w5 Y  S- E, E6 k" z
# T& j; n2 K& j% ]& r/ k  \3 h$ O
  滋啾!滋啾!
$ I) @$ `$ O: k8 E. r' _& {1 [  V% B
  老先生以沾上母狗汗水的拐杖推弄著直挺挺的大奶頭,把輕微失神中的惠君逗得肉穴一縮,淫水從漸漸變小的肉棒底下流出,滴滴答答地落下。  q" s2 Y% f# ~$ x4 Y, \
" g% R" U  \8 [7 E* L. W6 F
  等到老夫妻離開,單方面吻著惠君的大叔也拔出洩氣的肉棒,順便把紅通通的愛心試紙從氣味變得相當濃厚的肉穴裡抽出。惠君乖巧地按照命令蹲下來,眼神恍惚地看著大叔把試紙放進綠色保險套、沉入精液中,然後自己扳開牽著唾液的橙唇,張嘴吃下從保險套裡擠出來的腥臭精液。
5 o' r# t/ ~* C$ N) e: U! Q( q1 ^
; D  \& E9 H1 N  「來,喝下去!精液可是母狗的營養飲料啊!」
$ O& \8 b$ ^$ K! \5 y  h6 J! A" c1 ?. U0 I" O, R/ k; r& ?
  「哦咕……!咕……!咕齁……!」* V" O- F& Q2 [

- s  C2 T4 i9 r& x5 Q; L  大叔一手蓋住橙唇,在惠君輕吊雙眼、滿臉通紅地讓精液在嘴裡翻攪時,用另一隻手摳弄她那在淫鮑外挺立的勃起陰蒂。混雜兩人口水的精液增量一倍之多,惠君顫著眉尖、小心翼翼地用舌頭把試紙舔向臉頰肉,小口小口地將稀釋過的精水吞下肚。不堪直擊的陰蒂掀起另一波高潮時,大叔才放開她的嘴,改為夾住恍神的臉頰,把輕輕打顫的橙唇擠成O字形。黏熱的雙唇不一會兒便迸出腥臭的嗝。
! a, T, q# o5 Q7 u; ~6 [4 Q1 v1 L( d6 D; d( g8 p
  「嗚嗝……!」0 [5 Q8 F# J3 i8 t7 S* G% q
+ q( a; {2 g- N0 c
  大叔往瀰漫著精腥味的橙唇插入手指,在熱呼呼的口腔內挖攪一番,才帶出皺巴巴的紅色試紙,貼向她的小花母狗證。
$ O) L' F. L' |' H
. X1 ~) A8 m! ^8 J3 d# ?  惠君步伐不穩地離開老公寓後,有好一段路都只有被男人們打量,並未受到直接的騷擾。稍微從滴著汁的肉穴暢快感中恢復過來的理智,不免訝於男人們在玩弄母狗這件事上的一致性。4 o, t$ E, a; W  `5 @5 [+ |

* r: X' {  x  j( j/ [6 M  當她走進公園步道,對面來了一位帶著孩子的媽媽,對方胸前也配戴母狗證,上頭還沒有任何一張試紙。惠君和那位神態優雅的媽媽對上眼,正欲打招呼,卻見對方身後的孩子忽然墊起腳、伸出瘦長的手臂勒住媽媽的脖子。那位媽媽因為被脖子被往後勒,整個身體跟著向後方仰起,雙腿猶如螃蟹般彎開,樸素的雙唇朝天空迸出一記短促的淫吼。3 Q( R( o1 ?* T+ L$ V
( `; i! T. j; T: g; q% j- d
  「哦齁……!」
& A" y9 R, I0 ~: J
% h3 R- a8 L% T4 Q$ w( f! r  惠君立刻明白了。
) y% a, i7 q8 A8 g2 v5 S4 d: F8 W0 m: N4 {- l; r
  那個染金髮又帶耳環、看起來還在唸國中的男孩子不是婦人的小孩,只是尾隨母狗伺機動手的不良少年。7 M2 k- @5 ?5 p* X; f: m

. x9 d( Z( Q7 T$ m# d% n  「噗哈哈!跟上個歐巴桑叫聲一模一樣啊!喂!歐巴桑妳是豬嗎?果然是豬吧?是豬就叫一聲來聽聽啊!」
3 ^, B: V  _9 @- ]' g
+ j! G: A- H0 Z; n  被國中生勒脖又用手指插弄鼻孔的婦人,則是坦率地露出淫蕩的表情,乖乖聽從十幾歲男孩子的命令。
: x/ n# Y/ I+ f$ {' g" G8 s7 [2 I5 [( [
  「噗……噗嘻!母豬歐巴桑要被侵犯了……!噗嘻咿咿咿……!」1 W; x4 }; B/ ?1 F5 r" r
1 z" a% f8 E0 e* x  v$ r% v' c
  幾秒鐘前還對惠君面露優雅微笑的婦人,如今卻在少年勒頸插鼻下漲紅著臉扮豬叫,雪白長裙下的雙腿頻打顫,淫水一點一滴落向土黃色地磚。少年接著像是制伏獵物般,用插婦人鼻孔的那隻手輪番拍打她的胸部、腹部及臀部,把這頭母豬打得噗噗叫。意識到將被侵犯的母豬主動跪下呈趴姿後,少年就跨到她背上,用力打著高高翹起的屁股、騎著興奮流汁的母豬前往旁邊草叢。
: h0 Q* A3 |* Z( i5 C  u* q6 `/ k& y3 J( a
  「前進!前進!母豬雅芳號!」
' v7 V9 l0 x. i8 W5 S$ e3 N: D) y& H7 ]$ d. p/ }
  啪!啪!* L" J* U! U* M4 n4 M

$ x( m7 {3 I; k" h8 V  「噗齁……!噗嘻咿咿……!」) M. d+ I. ]' n: }  C5 y  h
$ @3 a$ R0 S4 x4 K
  看著名喚雅芳的氣質熟女像頭母豬消失於草叢,惠君終於理解老警衛那句「特權」的意思。母狗的世界和人的世界截然不同,能夠從道德枷鎖中解放並享受這一切的,正是母狗的權利。意識到並對身為母狗感到驕傲的惠君,胸口頓時湧現難以壓抑的雀躍之情。她決定不走外圍步道,改走平常沒怎麼走過的公園內部。5 o7 O" @1 l7 p8 I, j

  w, ]4 t1 ?7 B  「她完全沒發現欸!超遲鈍的!」# j+ \  L0 p1 M) ~3 r; [, z* S

  M  j; B! p# N% L" H$ h' E" ~  F% R3 s  「噓!別讓歐巴桑聽到!」
  ]9 A  H' P/ b' J, a
/ T2 D! @2 o. `: }* p  故意讓翹課的叛逆期少年尾隨她。
; c% V" a0 R3 t( Z7 @* C; `- x3 f3 i7 k+ g1 E; I
  「她屁股好大喔,又會晃!」
0 x" N' g+ x8 L& B" f7 y% B% d7 W
. i# {* h6 F7 P, P  d7 _  「她老公一定常打她屁股啊!」
8 `' V5 H# {+ O% z0 k' u" u. ^+ }/ E5 ]2 \- i. j  j
  臉紅心跳地聽著兩人說悄悄話。
6 }# T3 K0 a( ^- Q$ e/ v; j  V( g! E7 w1 P* q6 @' m7 [7 q4 V/ X
  「涼亭沒人,準備動手!」
- I7 i+ J0 G8 x) l. m$ D( k) P% I1 x( a. K1 N8 p1 i
  「預備!三、二、一──」: c, ^+ ^5 T- E0 d/ h0 H5 \( x
1 u% X; c# o" u; }  \
  依循少年的指示來到適合伏擊的地點,然後──
6 G) f& R3 J6 `- H+ V0 G
& x3 P4 G1 A# {, Q2 [; |  「歐巴桑!想去哪裡呀!」3 I! J  d' e  T$ Q) K$ h/ {2 d

/ X0 D8 r! M  }9 `  「咕齁……!」8 Z' P$ ]# e' |4 X( B
, a, P  A1 q+ \" A( M# A
  被身上瀰漫著菸味的少年從身後架住頸子。
8 i7 P* V) k( i
  _2 Q: T: L8 L& x- R: K# ?  「發現歐巴桑肉穴!看我的先制攻擊!」
* E0 d1 b( e6 _- ^
2 j& z& ]) a! A! G7 @  「噫噫噫……!」+ A9 m7 m( t/ O! @

/ Z; c& E3 A" D! p( b  給鑽入裙子內的少年對準兩腿之間使出童子拜觀音。/ l7 f; A& t7 x

; ~; O( ]  M0 t( V1 x0 @/ j( u, r  「嗚……嗚齁!」
/ `' f% J0 m2 X. o4 Z) Z. A" z2 n2 q) \6 S0 Q
  惠君懷著比被前一位男人拖進公寓內要更刺激的心情嘟起嘴、迸出屈服的淫吼。這陣濕潤的吼叫聲一如預期引來兩根用力撐開鼻孔的手指,當場把惠君扳成豬鼻子。! [+ @0 L$ G1 I. t7 \
+ h, o$ u$ U1 v1 f
  「噗嘻……!」% A2 ?  x; H& d$ M
0 Z& `% l8 q! p3 o1 ?3 [  X
  前所未有的解放感湧遍全身,化為熾熱的衝動,惠君順從這股歡快喊出了難聽的豬叫聲。勒頸插鼻的屈辱使顫抖的雙腿越張越開,任憑底下的少年以指槍大力鑽弄濕透的內褲。身後的少年也開始沒大沒小地拍擊她的巨乳、腰肉和搖來搖去的大屁股,讓惠君在漣漪般綻開的服從快感中越彎越低,最後擺出順從的跪伏姿勢。
1 O6 L( }6 Z) _/ Y: ^  X% u" P6 I, D  c3 L* t( Q& o, L+ Y8 I
  「喔耶!母豬馴服成功!」8 \: p: {1 {' }5 J
5 Q  ~# b' K1 m& Q6 d3 a, U
  「齁……!齁……!」
# C, W! a: Y: v- ~* t: ]$ L0 z1 V/ M- s4 r& r5 y( P4 m: e
  「哈哈哈!每頭母豬叫聲都一樣蠢!」
* ?# I7 B, O% x# ~! E: {% a% i. o4 x* B" @
  「齁嘻……!」
) L. [  B4 C/ p8 C' N
' A. @1 d7 g- F" a( N0 d9 r  給少年們勒住脖子、拍打屁股的惠君一步步爬進涼亭。每爬一小段路,她的衣服和裙子就被扒下一截。到達涼亭正中央的涼快地板上,已近乎全裸了。少年們把卡在她手腕與腳踝處的衣物全數扒光,馬上就挺著稚氣未脫的肉棒撲向她。
% ^# b3 p1 {% I7 V" Y  x2 n, s* B" ~2 }( N2 {6 W
  打扮不良的少年從惠君身後撲抱上來,像是要鞏固自己的地位般,繼續用帶著菸味的手臂勒住惠君脖子,另一隻手用力甩向泌了汗的雙乳。不知節制的力道激起清響的拍打聲,惠君在鎖喉與掌乳兩相夾攻下噗嘻噗嘻地叫著,汗光遍佈的咖啡色大乳暈挨了一掌又一掌,碩大的乳頭在刺痛與舒爽中乒乒脹挺。8 w5 B5 n1 Z" o$ J9 @) o
/ `7 @7 `, r- a# Z$ M5 w
  在不良少年忙著建立威權的時候,另一個呆瓜頭少年扳開了惠君的大腿,用小香菇般的陰莖在濕熱肉穴前滑蹭著,還精明地捏住她的陰蒂,把她揉到頻頻扭動發汗肉體、發出舒服的呻吟。+ A: R7 H- H/ Q0 T; S: Y

4 O/ V8 v/ ]2 ^9 X2 i+ ~  「嗚齁哦哦……!」
) @- Y- I# i  N6 R
5 g5 a& o2 F6 h+ k* X  t2 c3 Q1 j  滋啾!咕啾!
; I1 y8 n' h& s( l/ g5 _3 r' r4 C
, W# z# o4 B" d* U# U7 o  正值如虎之年的肉穴大動作地收縮著,熾熱的桃色屄肉朝少年肉棒噴出濕黏的淫水,愛液垂掛於小而硬的龜頭與吐出腥息的熟齡肉穴之間,引領著呆瓜頭少年奮勇前進、搗入惠君的熱穴。4 K( N3 L. |5 W
  M+ `  Y& u9 B6 Q  P; H& D
  「歐巴桑的穴……!嗚喔喔……!」/ f  F! V9 S( h) Z- F+ W  _: l5 f* P
/ C8 j- L2 ~: B! C7 I
  滋啾嚕嚕──
: R+ T3 f! X) T* Q3 A1 M& h% K) V- I! M6 |8 x
  「嗯齁……!」7 L8 i& o+ e3 {3 ^$ l* U/ i

/ G! O) b2 \5 i  G  此刻惠君仍受制於不良少年的勒頸與掌乳,見到這條母狗的橙色肉唇飽滿地嘟起,不堪誘惑的不良少年便鬆開她的頸子,急忙撲吻上去。唇舌交錯,虛張聲勢的不良少年旋即給經驗豐富的熟女嘴唇壓制住,攻入橙唇內的舌頭反而被惠君吸得酥酥麻麻,毫無招架之力。
3 X( B7 `' O( Y+ J" K* T7 l5 N4 I5 z  L
  「噗啾!噗嚕!嗯嚕嚕!齁、齁嚕嚕嚕!」
- K' o) o5 \* c" b
7 u( S. x8 h0 x. p: A  「嗚嗚……!」- `6 Q: i: L3 f4 m9 E. C. e

( s" Z& b; v4 u6 j0 t* P  橙唇一會兒把少年舌頭當成陽具般前後吸吮,一會兒靈活地以舌尖舔弄,輕而易舉就奪得主導權。不良少年覺得面子都被這頭母狗丟光了,一番天人交戰後毅然推開那張越舔越起勁的臉龐。* J9 J# u+ e5 \5 `

& A# N* K9 z( l/ z  「齁嚕嚕嚕嚕……!」
) Q/ |2 _3 g. U% Z0 x. J! F3 u6 X$ V3 G% [6 a/ V/ c! s
  惠君的舌頭一舔就停不下來,從嘟起的橙唇間伸長後繼續空舔,雙頰往內凹陷進去,形成一張專門用來口交的章魚嘴。不良少年對渴求著棒狀物的章魚嘴吞了口口水,跨坐到惠君冒汗的脖子上,把蠢蠢欲動的老二貼向快速舔弄的舌頭──只見橙唇「啾啵!」地把這根飄出尿騷味的小肉棒瞬間吸入口中,緊接著滋噗滋噗地吸吮起來。% H8 J* r& J7 `4 A# u

) ^8 e0 L( h+ \2 H  「滋噗!啾噗!啾!啾嚕!嘶嚕!嘶嚕嚕!」+ N5 ~; t: [- ~  f7 U5 }
' W. q7 P; o" u* I. w
  「明……明明是頭母豬……哇啊!」
( X+ W9 n/ m' q% s8 x9 Y
1 Q( Y+ K3 c8 M; v  噗咻──!
6 F6 q) \2 t: P
$ w& q$ t! S9 U3 Q  口交展開不到半分鐘,不良少年就敗給了熟練的章魚嘴,從變化多端的舌頭纏繞下直直射往惠君喉嚨。這個年紀的精液雖然不像中年陽具量多又濃稠,射勁卻相當猛烈。惠君被突然射抵喉嚨的精液嗆到,年輕精子伴隨咳嗽聲逆流竄入鼻孔之際,呆瓜頭少年也忍不住在肉穴吮弄下洩了。
: a0 F! z. C  i- ]! R* |
7 T. w! \/ X3 o5 E6 I8 D! u) R  「母豬歐巴桑……!我不行了……!」) h/ L/ |3 M5 k' Y
) T8 ]% {5 N1 d
  噗咻──!6 o9 A4 O& d5 J6 i: `
0 _, |6 |' a5 }8 V' y4 R6 |" N7 q
  呆瓜頭少年的精液混入滿腔淫水中,浪潮般一波波打向惠君的子宮。興奮當頭的子宮頸噘起小嘴吸吮年輕精華時,剛爽完的不良少年急忙從咳嗽後繼續吸個不停的章魚嘴掙脫。
! t- F& {  i7 m1 Q5 z% Q" y6 R7 I
  身為馴服者卻在母豬嘴裡早洩的惱羞,加諸射精後的賢者模式,讓不良少年對眼前這個流滿身汗、齁嚕嚕地舔動舌頭的熟女臉孔產生報復的衝動。他再次把那副在地板上躺出一片濕痕的豐滿肉體推起來,勒緊因為熱汗黏黏滑滑的汗頸,雙指對準滴著精液的腥臭鼻孔一陣猛插。
. |0 _0 ~- x, M! Q+ {) |
" O4 \; Q# [3 n8 ]$ `1 S4 X  「不過是頭母豬!母豬郭惠君!別太囂張了啊啊啊!」8 f/ A4 E7 K! P, _% v
8 }, m+ z) c; B) w4 h
  滋啾!滋啵!滋啵啵!! W, w. u# E( Q5 D" N
% n+ J7 y' [; A, n7 S
  「噫齁哦哦哦……!」
+ L+ O- s: `- V) w
2 M$ R9 H, e8 r* l0 @1 _# T+ c. ^  溫暖腥滑的精液在幹勁滿滿的鼻姦中均勻抹開,惠君趁少年手指往外抽出時伺機猛吸,黏膜上的新鮮精液吸乾後,馬上又會給雙指並進的抽插從鼻腔深處挖出來。惠君就這麼吸著精液、徜徉於高速鼻姦帶來的苦悶與刺熱感中,含住另一根肉棒的淫穴越縮越大力,似乎就快高潮了。
% @# e( z; w0 W8 {9 a0 K' O
: n5 S6 c! y- v1 @4 \  呆瓜頭少年射精後也對眼前的肉感女體感到厭煩,然而他的同伴正在扣緊母豬、處以插鼻孔之刑,他只好忍耐老二還插在熟女肉穴中的噁心感,抬起手臂、宛如打鼓般啪啪地擊打頻頻搖晃的咖啡色大乳暈。
; M* Y" H, |! X8 E# Z  b; ?5 [) z/ n9 ^+ K1 M2 c  U/ e* ]
  「這頭臭母豬、臭母豬!快點投降!」
+ A* p7 x& F5 Q! b7 ], t1 ~- [/ ?: M; B! ?# V$ {6 G* n
  啪滋!啪滋!
6 S  [+ Z# E/ l& T2 O  h* L
0 {3 n9 U7 s6 m& }' ]' N  「哦齁……!又打人家乳暈……!」
- Z1 P0 S7 k) @, Z, d1 r; M9 l% d! o
  呆瓜頭少年沒辦法直視太過於壯觀的咖啡色大乳暈,他半瞇著眼、把這當成在玩太鼓達人,拼命以弱小的巴掌甩向汗光淋漓的暈體,連番激起濕潤拍打聲。時而掌乳暈、時而打乳頭,或者從巨乳兩側連環拍打軟綿綿的乳肉、引發黏熱的汗雨,不管怎樣就是要全力支援討伐母豬鼻穴的同伴。
& _# l# l8 n) H0 x5 a
9 {& w# o( p' ?  在激烈的勒頸鼻姦與充滿職人精神的高速打奶夾攻下,惠君皺緊的眉頭終於鬆開,強忍快感的猙獰表情轉而揚起淫蕩的羞笑。子宮咀嚼著趁虛而入的年輕精子,鼻孔內的精液幾乎都被吸乾,惠君雙眼漸漸升了起來,最終在針對兩團大乳暈的二十連段拍擊、配合鼻姦打向臉頰的巴掌羞辱下,流著鼻水、噴著淫汁、雙手比YA盛大地高潮了。
9 o, b$ c7 f; |7 l6 ?/ K6 `( E4 h! x' b. z
  「投……投降!母豬投降……!噗嘻……!臭母豬郭惠君投降了……!噗齁……!噗齁哦哦哦……!」8 M1 q1 l, i) `" C! \% i0 q; K

$ k2 c: Z$ ]) C0 [4 [  被小鬼們欺負到淫肉潮吹宛若噴尿,肛門又噗噗地噴氣好像隨時會大便,更別提伴隨激昂淫吼出現的失神表情和乒乒挺立的大乳頭,嚇得兩個見識淺薄的少年連忙拔出手指與肉棒,隨便做個勝利宣言就跑走了。! b* F* o/ [& O( {

8 `5 ^) p" o% o' E7 L0 K  「母……母豬郭惠君!下次經過這座公園,可不會這麼簡單放過妳!」
4 ]* r& J! x# |2 j: r
2 m0 r8 j) Y8 R2 a3 @$ R# \  「欸,不要啦,她下面好臭,又會尿尿……」6 ^1 \$ `8 ]6 j* ?( a5 J# s% _/ `
- N) H) `. s3 r% Q& J# E
  「唔,那就算了,下次找別頭吧!再見啦,母豬郭惠君──!」( ?) g9 Y2 o, z
: Y9 L- v( Q  w1 _9 V, w% }: E
  「臭母豬別再來啦──!」
: y! ]- h5 t5 z# U9 |- S
. F! H; N  q; y/ g4 a+ R6 Y  在兩人面前持續高潮的惠君沒辦法向他們解釋,下面之所以臭是因為才被一位叔叔幹過,而且那個爽到不行的才不是尿呢……不過她的母狗腦袋轉得快,即使這兩個色小鬼以後都避開她,公園裡還是有其他孩子肯馴服她這頭母豬的!
% n1 l  r" f$ j7 J- h: F! S; ~+ L$ x6 K! g" |
  惠君渾身濕答答地躺在原地,想像著被壞孩子拍打屁股、喊一聲「母豬惠君號!」的美妙畫面,等到力氣恢復過來,才慢條斯理地從不小心給小朋友內射的肉穴裡挖出愛心試紙。這麼一來,小花母狗證就集滿三個甜美的紅色小愛心了。1 I5 R2 N" K' C+ M% C/ |" G* V

+ u7 e( b# {: d8 Y  恢復成「人」的惠君之後都沒有再被襲擊了。路過的男子看到她一臉羞紅地左顧右盼,還上前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助。大家射過來的眼神不再充滿低俗下流的氛圍,完完全全就是往常的樣子。
# n" D  l$ T, c6 u$ t+ p+ k, j( c( n" D* s- V, [$ A0 ]
  可是,體驗過「母狗的世界」後,惠君就覺得「人的世界」少了點感覺……那感覺正是如今還不滿足於四度高潮的肉體所欠缺的。6 J2 ^: Z* o0 e, o+ v  c! N  S" H
' @7 C1 c7 J1 j: L9 b: O% C* L
  她也發現一件非常簡單卻相當重要的事情。) G: }4 t2 D' P
- t' P1 O, H! T2 t, ^7 q
  愛心試紙並不是不能取下。0 O6 A& K! X* n. A

; y6 F0 t  p- s- \5 E+ \; [, B, A9 \  只要用指甲輕輕刮弄、弄出翹痕後一撕──7 J5 l) W9 y. ?" D

. ^: p8 t- k- l( p6 S( u/ Z  「喂母狗!別擋路!」& b- O8 z# S& Y2 {  E
0 Y7 g2 X1 n/ ]
  擦身而過的路人大叔立即伸手拍打她的奶子。$ d! u/ q% b) R4 t* v2 r: z6 s" f: G

2 D/ E! K, \: a; ^: c9 y; q7 |  「嗚哇!好臭!這頭母豬剛被玩過啊。我們去找別頭吧!」
2 z9 f  Z5 P, s0 y- x8 `. W" M2 C0 r2 M! y+ ~
  「臭鮑魚母豬!好噁心喔!哈哈!」
( O& @+ C4 P/ F" [% ^/ i& y- Q& [+ P
* g! ~3 [( y/ [, Y0 [7 q  翹課的色小鬼沒大沒小地聞她的下體,發現她才剛洩過就啪地一聲打了下屁股,嘻嘻哈哈地跑掉。) q3 X/ p; y2 z6 S; U( g% Y

, H, Q$ C; u- p% ~' ]  「前方發現遊蕩的母狗!給她好看!」) p4 j  A5 v' H! R% ^8 {% |
- @! n  Z0 A4 S6 a/ z+ L. G
  「臭母狗接招──!」
0 \! L+ M, L# G
% W% u( h- ?4 E7 ?* w2 C, F5 e  溜著滑板的青少年二人組從紅著臉、渾身熱汗的惠君身旁衝過去,一人掀起她的裙子,一人打向包覆著濕熱屄肉的內褲。遭到掀裙掌陰的惠君酥麻一顫,淫汁還沒流下,兩人已經襲向另一頭母狗了。
' ^3 i3 F! F: ]+ T3 a7 B0 f- q& C
7 ]$ H# t' ]# [3 L9 Y3 i$ d  在這之後,無論是被邋遢的中年男沿路揉捏乳頭,給一身酸汗味的肥胖大叔當成女友般摟緊走上一段路;還是和滿口爛牙的口臭老頭當街喇舌,露出乳房任人寫上「汗臭乳牛女(40)」、「敏感大奶頭」、「臭♥」等淫字,惠君都沒有在忍不住當街高潮後往腥臭的肉穴摸索。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貼上愛心試紙。" a! P6 V: E7 {# m
9 B8 H6 p( d5 `# |$ A
  惠君一路被玩弄到菜市場,先行抵達的太太們已經在裡頭等她了。儘管那兩位太太結伴出行,卻都有好好地帶著沾滿精液的母狗證。) \- u1 ]9 {" o  r: Y  F
, k7 q7 M1 k% B) Y% o
  「呼!呼!太太的屁眼今天也很棒啊!」" Z( R2 c% y, g
* j2 D0 J0 {& e  y% J: {
  「齁呼……!齁哦……!齁……!齁哦哦……!」3 L! N! I: G' d# j
1 r7 E3 `& e( |% L% e5 Y
  一位太太雙手高舉綁在看板上,像新鮮的豬肉般渾身赤裸地排在吊掛的豬肉前,她的母狗證在頸前的皮項圈下晃動著。一截長長的香腸宛如蟒蛇纏繞在太太腋毛茂密的肩膀上,再往下插進肉壺盛開的剃毛淫鮑內,伴隨陰道的收縮噗滋噗滋地抽插。她身後有個穿著白背心的中年精壯男正抱著腥黏的大屁股猛操,把渾身肉臭的熟齡母狗幹得哎叫噴汁。
9 S2 \3 P: C% Y2 U* T, f0 g
' b  {" l3 u/ k  「精液灌腸有效啦!老母狗要大便囉──!」: |  Z0 o/ b+ w
5 d) ^) o" j( @" e
  「哼嗯……!嗚、嗚努努……!」: b5 ?7 j1 H& j8 X( r/ W- S
3 `4 _3 S0 |! J' ]) Z
  另一位太太則是在鬧哄哄的魚販攤位內,兩腿開開地蹲在還有些冰塊的保麗龍箱上,本來裝著鮮魚的箱子都聞不出魚腥味了,因為蹲在上頭的多毛黑鮑飄出的海鮮臭更加濃厚。這位濃妝艷抹、年近五十的太太在露出陽具的男人們哄弄下皺緊眉毛,渾身施力,腋下露出的雜亂腋毛、靜脈隆起的下垂奶子、黑棗般的圓乳頭、遠遠就能聞到的鮑魚臭都十分迷人。姑且不論人類觀點,同為母狗的惠君感覺得出來,她身邊的老男人們就喜歡玩弄那種類型的母狗。4 A' o- v6 f2 g) |3 w  |8 B
5 J/ G9 H* R- H( }
  「這條!呼!很粗哦……!嗚、嗚齁哦哦……!」
4 Y+ a3 L# r! U2 G6 S/ l/ M( Y0 a& |2 ^* T) y: T
  噗嘶!噗哩哩哩──  l9 u. }" @  i" I0 ^& E
' d; l* M+ i2 y3 N5 I( V
  那位資歷較深的母狗太太當眾排出粗大的糞便後,鬆弛的灰黑色肛門旋即招來比她年輕約十歲的粗壯陽具伺候,亮紅色雙唇也主動舔起靠近她的老皺陰莖。
* M9 B: ]3 w: ]! g4 t9 u5 a% N. a8 n" y7 B  K& Q, n
  看到兩位熟識的太太在男人們侵犯下欣喜淫蕩地笑著、淫吼著,惠君胸前的小花母狗證起伏得越來越快,最後她像頭自己送上門的母狗,掀開上衣、羞笑著露出寫滿淫語的渾圓巨乳,讓雙眼為之一亮的男人們把她拖進淫聲連連的市場角落。
  \  R4 v2 J3 w: a9 r2 [
$ ~7 i6 X% V) ^& |  「喂!新狗入窩囉!」
+ O7 {. Q8 J9 _' G+ d0 g3 R/ o; y% z7 _7 U; w
  「這頭剛滿四十歲,鮑魚和肛門還算新鮮!」# u" D0 I/ C+ T; K" K
9 c9 @  \# O* I
  「母狗證還很可愛呢!妳小孩做的嗎?我看看……叫做郭惠君啊。」
2 |% K4 [$ c$ K* I; j
8 I. E& Q- Y3 U7 t  這塊用布簾遮住、像個秘密魚市場的角落,位在兩位太太挨操的攤子後方,惠君每次經過都覺得很骯髒而快步走開。沒想到自己會有被男人們揉著奶、打著屁股光臨此地的一天。三坪不到的小空間裡放了幾台報廢的攤車,拆除多餘物件的攤車只保留加裝墊子的檯面,惠君和她不認識的母狗太太們一同趴在腥臭的檯面上,翹高圓挺挺的屁股,讓男人們隨意拍打、扒開她們的屁股肉,往興奮流汁的淫鮑招呼下去。
6 S) A; q! u+ w6 @
% Z# n- Z7 H7 f# E+ l  「哦齁……!」
% K7 A+ T4 w4 M" e* z! O0 _8 Q. z* L" ~& t
  噗滋!滋啾啾──
" v4 f; u2 S; p( n+ ?( c  {& r$ L1 P; ]; N/ A$ o! z
  無需前戲、沒有多餘的調情,不管是在市場上工的攤販,還是旁邊工地過來的工人,甚至是專門造訪母狗小窩的客人,大家都是直接保險套一戴便找個洞插。旁邊母狗沒人疼愛而搖動屁股時,男士們也會熱心地拿起沾滿愛液的按摩棒對付待機中的肉穴。
* M) x' S+ r3 V+ J& @, f4 r- L) N+ T6 Y1 @
  惠君連操她的男人是誰都不曉得,只管與表情淫蕩的太太們趴在檯子上給人幹,或是被勒起脖子、拖往濕臭的小水溝上,像青蛙交合般腿開開地給從後面插進來的肉棒姦著。她不知道為什麼要刻意來到流著髒臭污水的水溝,只見在她體內射完精的男子把保險套打結並扔到她頭上後,仍將半軟的肉棒塞入濕淋淋的肉穴中。
3 D4 P# p7 \' r" O+ l& \/ y( ^0 Q% a+ {% c3 B* t
  一陣溫熱的臭流灌進規律收縮著的淫肉,額間垂著腥臭保險套的惠君立刻察覺到這個男人正在她體內放尿。: _% I0 [* `# a# k  S7 D

' ^3 k9 B. q5 z" B  「哦……!哦哦……!」, m2 s0 ~% i% k( q
. O2 q/ j% I2 b6 W
  初嚐體內放尿的刺激而渾身打顫的惠君在男人懷裡嘟嘴輕吼。
. [3 f. ?* k3 e% N+ k1 `/ _' X4 j" y! o$ c% ^
  「呼……年輕母狗的穴真不錯啊。」
1 ~- H$ _( ^' g5 H3 u
5 g$ }' R7 I) S9 z( K# P  不認識的男人則抓緊她的奶子,一臉舒服地尿完,再把沾滿黃尿的老二塞進她嘴裡,吮舔乾淨便毫無眷戀地離開了。; F' u0 c$ ?7 W$ A0 C6 C
# c6 `1 Y" {3 _7 d! @3 r
  向上前關心的老人家說明自己沒有貼試紙、不需要處理母狗證事宜後,惠君馬上又給另一個男人拖回攤車,兩腿一彎,讓蓄勢待發的大屌好好享受她這在母狗之中仍算年輕有彈性的肉穴。
" J) P1 t% z# @4 Z$ n7 v! S' X& E1 j9 [# m  o2 e2 A1 D# J3 k
  仔細一看,身邊這群母狗太太即便年紀和她相近,每個人肉穴都是鬆垮垮的,彷彿可以輕鬆吞入男人的拳頭;年紀較大而被稱為老母狗的太太又更鬆弛了。大家原本都像惠君一樣,幾乎只給老公幹過,陰道也擁有能好好包覆住陽具的舒適鬆緊度。然而一旦踏入陽具一根接一根襲來的母狗小窩,再怎麼緊的肉穴都會被姦到鬆──這殘酷的事實反而帶給她這條新進母狗心兒怦怦跳的美妙預感。. E! K$ Z7 Z* A. Y8 v  f5 o

9 L- g4 f- }( @  「喂──!那邊有頭新來的,無試紙喔!」
! e: c: ~6 n9 l$ u) I# x5 Q' b5 Y6 l! G! @. P4 E8 W( r2 i
  「喔喔!年輕人就是大膽啊!」
+ e4 \& {( ~( o5 g$ y4 {6 r' G' s! a' L
  「這種囂張的母狗,直接把她幹鬆吧!然後就是屁眼解禁啦!」
" l: L7 \6 p1 h  N. o9 A3 a$ l4 Y3 X' W$ z  |/ k$ O+ f6 d
  聽著壓在背上的男人說這些話,讓一根根肉棒搗過持續興奮的淫穴後射精,耽溺其中的惠君不知不覺就戴上了精液保險套做成的腰帶,自豪地向別的母狗炫耀自己有多麼搶手。歷經高潮的身體既疲憊又亢奮不已,但是惠君停不下來,只要受到母狗症候群影響的肉穴仍在收縮流汁,她就無法不扳開濕臭的陰唇、挺起肥大的陰蒂來歡迎肉棒入穴,在男人們的壓制下放聲淫吼,直到性慾隨著體力耗盡為止。
8 u/ c% t4 U- o/ W- y6 A2 P6 S5 N" l  ?  Q
  「齁哦……!齁……!呼、呼齁……!」
" e, I  {8 p% d. J- Q$ ]2 Q2 B* L! x  t- {/ n  e
  淅瀝瀝──噗嘶!噗!
* \* Z2 Y  b# ^/ D1 }4 q
- R' i% |2 N! ~  ^. Y$ l% Q: \0 v  像條待宰的白肚魚般倒在滿是淫水與精液的地面上、滿臉潮紅地漏尿又脫糞的惠君,經過長達三小時的輪姦終於滿足地闔上舒服吊起的雙眼。在她昏睡過去的期間,弄髒的肉穴被擦得乾淨溜溜,有一部分人仍把她當成自慰套繼續使用。惠君還是因為嘴裡積了太多精液而被嗆醒的。當她醒過來時,濕答答的肉穴裡又多塞了三團飽滿的精液保險套,眼前則是另一批挺著粗長陽具的男子。2 b8 z* l9 O- h4 V
2 l% i7 m" i6 i7 o) V, t' f/ |  [  E
  「無試紙母狗就是妳吧?不急著回去的話,再跟我們爽一下啊!」$ d) q8 B& _0 [3 f' S$ U
. i$ a  j& {0 t4 I( l
  「不用對母狗這麼客氣啦,來!腳抓著,直接上囉!」) x# N2 U0 w: X( ]$ I7 x, q, [& o
( s/ i4 g/ L% l3 T
  「妳就趁這時候好好想想,晚上該怎麼跟老公交代妳的大爛穴吧!」; i, E/ X! p2 `. h+ q: w
3 }  O1 N# g5 s; W( }$ ^
  「啊……啊啊……!」9 V( @, {* P+ l; k
2 A8 o( N  r, X; i, y
  惠君無法抗拒重新燃起的慾火,不用這些男人抓住她的腳,她就自己彎開大腿、歡迎粗屌入穴。抱緊陌生男子粗厚的脖子齁嚕嚕地舌吻也好,含住粗硬的肉棒給人啪啪地甩著巴掌也罷,忠於母狗本能的惠君只想盡全力去享受這一切,理由與藉口都不需要了──畢竟她是條法律認證的母狗,挨操正是母狗的本分。& M" r5 K6 o* c

5 M9 `  M- K, B" @
- N2 t  ^0 w( F' d) a2 T/ N  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 再次提醒您,回覆文章時請遵守下列重要回覆規則︰
  1. 回覆字數必須超過十個中文字以上。
  2. 禁止使用插頭香, 搶頭香, 搶第一, 第一名, NO.1, 坐沙發等無意義的回覆。
  3. 嚴禁草率敷衍的灌水回覆。例如: 推......, 頂......,11111111, good, push, thank you, 謝了, 好看, 謝謝大大, 感謝分享, 支持, 再來 等等。
  4. 禁止使用千篇一律的回覆或複製、引用別人的回覆。禁止使用不知所云的回覆,例如: 3q5ws9dmh。禁止使用中英文或符號組合字。
  5. 回覆文章必須與該主題有關,如有不符將以灌水處理。
※ 違反規則者,抓到輕者積分歸零,嚴重者封鎖IP。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廣告洽談|5278 / 5278論壇 / 5278手機A片

GMT+8, 2021-3-4 10:22 , Processed in 0.023593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