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8 / 5278論壇 / 我愛78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913|回復: 1

[轉貼] 鄉村性趣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17 00:08: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夜晚,涼風習習。. X% `; ?& O6 n

3 f1 R, c$ H5 X& ~8 {! d# g  李晉嚼著根草根慢悠悠地往家里走,因爲趕著種西紅柿,所以到這個點才回' z7 N* ^3 c" l5 N8 P$ J
家。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鍾了,農村休息得早,雖然只是九點多鍾,但是
& W# L% s4 i* _0 L) Y' m這條主道上已經沒有其他任何一個人了。
3 K6 l6 N3 h- q7 t" J  a
% B4 Q2 u) L5 i, M: m0 K" r  天有些黑,他的腳步加快了幾分。
: D& u0 t: O2 T8 l. L
) T3 w: c- z0 Z- E* @  但是剛剛走到江邊轉彎處,突然就看到江邊的大柳樹下竟然停著一輛車。
% \+ h9 w) x0 z( r' n  i. w& Q4 `" I
  豐田卡羅拉啊!
( k. K6 D$ U1 z9 N  L+ l$ y  e; f8 r* o( ^9 w
  梅河村是個窮村,整個村子只有一輛汽車,那就是在縣城里面混得還可以的1 C4 d( g# R+ r
李光風的。. V- n8 h8 l* V' X6 G( U
2 F. t) P2 [& j& K
  這小子不是在縣城定居了嗎?怎麼大晚上跑回來了?
% S/ b. \1 O* [/ L2 A6 {& o: k; h+ I. N3 ~- y. x
  李晉心中有些好奇,就往車那邊走,剛沒走幾步就發現車子在搖晃了起來。
2 p* i3 j3 E7 T% h
9 m4 Q7 E5 K7 d! b  李晉眉頭一皺,輕輕湊了上去。/ V2 b( o+ E, D! U2 s
9 X/ E7 a; m) w/ Z9 z+ a, Q
  大概是因爲里面悶熱,所以車窗開了條縫隙。
1 A6 F4 o3 G5 m% y. z5 \: l/ G' K  S
  一時間,車子里面的聲音清楚地傳了出來。
2 v# N' N% |, l, ~7 |4 F/ _5 R4 ~% B) N( Z6 {
  這聲音一聽就讓李晉熱血沸騰了,正是血氣方剛的男人,哪能經得起如此的# S( ?1 Q* y: N6 g9 y" D
聲音挑釁。9 p6 Q5 [# B1 V( Q
" f. x* }4 d. `" r* b* _
  原來,這里面兩個人正在里面胡天胡地亂來呢。( q! q$ c+ _! p) `) j7 A
3 {, m: x* |( j8 o' A3 d
  雖然看不清楚里面的人是誰,但是從那些簡單的粗重聲音里,李晉還是聽出+ z0 B  e  f9 J) \" `' F, i
來了,這其中一人是李光風的老婆,叫楊秀珠的。6 B6 [3 F+ b1 }. w
7 m$ |1 O2 o7 @' T
  而另外一人……竟然不是李光風!8 `9 |# N" F6 G( j, v
0 U" s7 {0 H+ H* v: w5 T
  是……李東方!! a6 d1 C- X& ]3 c* B# b
& p' n0 N+ u! h& _5 T$ A) S2 ]
  楊秀珠也是鎮上的,只不過是另外一個村子里的,長得那叫一個漂亮,臉蛋' e1 b$ g! ]8 t# H
就不用說了,最讓村里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胸前那兩坨肉。8 S1 h2 m8 e* ?7 Z7 C
! g" E  L+ D9 ]7 Y
  拿村里那些經常大早上在小河里洗衣服的婦人的話來說,那就是木瓜啊!沈' k* Y: V6 D8 \1 x8 H
甸甸的抓都抓不住。" Y( J& a: k+ l5 b0 n# x

- h7 C( ?9 k6 D: q/ I  雖然說是調笑,但是李晉知道那些老娘們可都羨慕著呢。
$ G& \% T  v$ G- }0 x3 r8 o* l* _3 N
: C. W& r5 C8 y& w+ g! B: N; z  只是怎麼這楊秀珠跟李東方好上了,李東方雖然是村長的兒子,但是跟有些
( W. j4 d2 J) W) E  O, Z小錢的李光風一比可就什麼都不是了。# B% O% Y3 L) W8 J4 f1 I
/ ^. B- l$ Q  D
  「怎麼樣?爽了沒?跟李光風比怎麼樣?」終于,里面的動靜停了下來,同
$ b1 x+ o) N8 y$ y0 K9 z時車窗也搖了下來,接著便有紙團從里面扔出來。
* f4 n+ _( o; d- Y- ~7 N! M9 i# v4 N$ A/ `  Y# d( B- j
  「你這死鬼!」楊秀珠一陣笑罵,顯然是心滿意足了,「李光風那王八蛋早
# B# z3 I& Y- y2 r就被酒色掏空了,哪里頂得上你!」- W% R6 z& i/ D# h0 C5 Z' B( R
+ I3 f% T' h: _2 i* g. [; d' Y
  「哈哈!」聽到楊秀珠這麼一說,李東方非常滿意地笑了起來,「不過我就
9 k0 e+ w! |" P: d5 V+ K奇怪了,這李光風不行怎麼還老往俏寡婦那里跑?」/ W1 q4 X0 x- s; L8 t' `

) H, K  i* i' x  s  「切,吃不到就心急唄。還以爲我不知道他來就是沖俏寡婦去的?哼,他要
% G* o3 A! T- {+ ~跟老娘玩陰的,那就別怪老娘給他戴帽子!」楊秀珠不屑地說。
3 ^- U- I$ i0 o. a
5 Q0 `' V  N0 G2 }# ~4 l  「嘿嘿……我爹可也去了,這俏寡婦啊,把我們村里男人的魂都勾走了!」
- \6 Z/ A+ w  M; y2 M4 Y% g5 {6 k0 n" p李東方一笑,言語中也帶著一股垂涎之意。" i1 I# [" x, [! D

* n2 m  a! @) \  「這次俏寡婦可頂不住了,李光風那犢子可買了催情藥,我都看到了。」楊
% L: Q; |) Q* M* \秀珠冷笑一聲,「不過也好,這寡婦我老早就看她不順眼了。心里明明騷氣得緊,
% x5 e. X& j6 I  p) |卻偏偏裝得跟個聖人一樣。」) p0 S/ C# q) u- ?+ ?
7 @. a6 B  K/ ^, r
  李晉臉色一變,萬萬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一出。此時聽到楊秀珠這麼說俏寡
4 J1 \7 F6 o# |7 p婦,頓時就是一怒,從地上撿了個石頭猛地就往車子玻璃上一砸。
! O  H: c1 l5 h1 c" r+ R
$ n  z* o; [. Q3 r  `  頓時就聽咚的一聲,玻璃被砸碎,里面正準備再一次親熱的兩個家夥嚇了一
, c3 w! x5 v4 J/ N( u  z跳,楊秀珠更是顫著聲說:「誰?」
; ~. h7 V% z. ?5 o! k. }" U
5 I5 k6 u! D; o  李晉卻早已經撒開腿就往俏寡婦家里跑去了,一邊跑還一邊大罵:「李光風
/ U6 C+ U0 o( I& U  S3 }$ F# h李大河兩個王八蛋,要是敢動蕭嫂子一根汗毛,老子弄死你!」+ Z8 h# k) {/ k
9 j* L: X, u' f6 C, r
  梅河村有好幾個寡婦,但被冠名俏寡婦的名叫蕭玉如,據說不是本地人,不- s, B) {) y8 Z, j0 G1 H) R
知道什麼原因從外面嫁到梅河村來。從她來到梅河村的第一天,蕭玉如就將全鎮
: ]$ Q6 N# f/ z0 V7 E- Q0 q的女人都比了下去。9 V( F- g; N5 i: S* k
5 t1 [4 d7 P8 c* Y7 b  ?) v. e
  那窈窕的身段,那白皙的肌膚,那沈穩的修養……找遍整個鎮子,都沒有能  M' K3 ~6 f# K3 u" G7 |
及得上她一半。
7 \+ U- S  O6 x" u: x: i0 a6 U0 t( s  L
  只是美人命苦,嫁過來三年,丈夫便在外面消失了,再也沒回來過,據說是" I. j/ M" {' V5 i7 S2 a7 |0 c
死在外面了。于是蕭玉如便成了寡婦,久而久之,加上一些男人垂涎的眼光和一" ?+ Z+ L6 P) ]6 C2 a* `
些女人忌妒的眼光,于是蕭玉如就成了俏寡婦。
; Q6 M3 E' W( {3 [) h3 f2 S
; M, U# G4 F: f  而蕭玉如對此也沒有什麼辯解,就在衆人以爲她會離開這個鳥不拉屎的村子: v/ Y9 ~% D% g& i" Y2 V9 P' \
時,卻沒想到蕭玉如卻安心留了下來,不但留了下來,而且還成了村子學校里唯7 z- h* h1 l/ N1 ?) C3 t' Q
一的老師。
8 P( _5 `1 {+ Q, z4 t% t& p; B
4 F& Q8 C! o; @' A  李晉是個無父無母的孩子,自從八年前唯一的爺爺也去世了之后,李晉就成
2 D9 D% t+ z& w* N, S& D了個孤兒。孤兒最是受人欺負,就在李晉孤獨無助的時候,蕭玉如對他伸出了援
. m* @/ r1 k* ]. }" L# E6 n* D# \手,經常讓他上家吃飯去。) |% u8 X# F  o. B' i$ n5 x

: s4 n+ [% `  d  所以李晉對于蕭玉如的感情是最深的,當然,除此之外李晉也難免對于蕭玉
4 w$ n( C9 b5 F% T) s2 ^/ i如有另外一股想法。只是,不足爲外人道而已。
! D5 t" \+ X0 _+ C8 }2 _  h) ~$ T
  李晉如同狂風一般,飛快地跑到了蕭玉如的家門口。
  q% b- w/ E- |  O
0 ?6 H) U, M# y( r! r6 k8 [0 x7 H" ]: B  一到門口就看到蕭玉如的傻兒子,十歲的傻柱子坐在外面數螢火蟲。+ c3 b( s8 x6 i' K+ w
. }1 i+ P: h) W" \+ s% h4 r
  一看到李晉,傻柱子就傻傻一笑說:「晉哥……我剛才數到了十只……但是
$ @2 e, b7 I, I( k3 E又飛過來好多,我數不到了!」
' h/ v2 Z5 o9 M' W. C% {# I; w5 J0 \
  李晉趕緊過去,急切地說:「里面有誰?」5 l0 R! h" G! H6 N
) H3 J$ k" Q0 ^- Z8 W( [$ T
  「村長和……一個光頭,說是來看娘親。他們叫我出來數螢火蟲!」
4 {/ M. Z4 R' S. Y5 X9 P
  u) y2 \! H. N/ X  「媽的!」李晉一聽就明白了,合著這兩個家夥是嫌傻柱子礙事就把他給踢
/ [7 \  [% L: a' n出來了。
2 s' M& A$ W# t# w
* j0 n9 Q' k) f4 y0 K! {& U  他著急忙慌的在前面的柴堆里找了根木頭,然后嘭的一聲就將門踢開,直接
# O6 `# ?; w+ i0 e6 y( N就殺往了蕭玉如的房間。
4 X( t# w% _  T3 [! D/ Z" F8 {5 u) n3 t  v( B
  只往里面看了一眼,李晉就眼睛紅了。原來就見房間里面,壯年的村長李大7 v! u6 ~! Z0 @) v4 z
河正按著蕭玉如,而光頭的李光風往在那里要脫褲子。- M1 v% O  h# o! ^2 T' _
0 ^: L' i2 Q& N- e& B! v3 v5 V+ ?0 g
  此時的蕭玉如一臉紅潮,但卻依舊在拼命掙扎。
8 k0 e; `/ U1 @' v. o
( G. _9 l: }: g3 k, i) Y3 j: R# J# p/ K  「王八蛋!」李晉看得是目呲欲裂,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直接就掄著那根大
8 j1 b. k. [( I0 E  u, W: }, u& z- T' f松樹棒打了過去。" i- p7 \$ e7 |/ R
% x( q2 C- b" h% `( a4 `. K
  這一下剛才就砸在了李光風那光頭上,一時之間就聽到李光風慘叫一聲,腦
* L1 b1 Y4 a8 G7 b0 t" R袋已經是見了血。
# U6 w8 s+ _6 f' q- E6 w9 J+ g* p' E6 k, S+ t# M
  「是你!」李光風趕緊將褲子穿上,回頭一看是李晉,頓時就露出了害怕的+ n; @9 s. l" u% i
神色。這得要說在梅河村里,李晉就是頭一號的混子。
8 p6 h% K& ]2 x8 ~' s) h9 j1 `, Q( ?# e+ @  W5 @
  都說窮山惡水出刁民,但是在整個梅河村,就只有一個刁民,那就是李晉。6 }: `% O% X/ v4 n2 R) R# o1 _2 C' f
這是一個訛了他一塊錢誓要討回一百塊的種,強悍,那就是他李晉的代名詞。
; ^' R  y2 Y8 t4 J/ T& A; {/ k+ `% m% g4 F
  「誤會……」村長李大河也嚇了一跳,現在的李晉剛剛二十歲,身材高大,6 z2 h: ?4 I- z( ?7 @, y
且身體非常強壯,即使是還沒到五十的村長也有些害怕他。7 q# U4 n& t) o0 z3 @3 {

% |$ G& ^8 N0 R# K2 Q+ S3 L+ S( ^             第002章玉佩活命
& b5 ?1 r! j+ u* w; e
: {3 V6 ^% ?6 z5 F3 R  「我誤會你媽!」李晉狂吼一聲,揮舞著手中的松樹棒對著他們就砸了過去。6 g# H: e" @) p+ B' T
這兩人哪里看過如此強悍的人,一看之下連忙就往外跑,哪里還顧得身上挨了幾
- u! k- ^2 h1 j2 N$ s9 i棒。! h' {! _4 h9 \* Y9 h. K
! ]% a! d, P; }0 i! F5 j, [8 X4 q0 V
  但是李晉已經殺紅了眼,就要追出去。突然間就聽到蕭玉如突然顫巍巍地坐
$ j; {# c4 r* R* r8 V了起來,「小晉,別追了……」+ h" l( C3 j' F( Z/ u+ C

3 E# o$ S! {( |  說完,蕭玉如突然間就躺倒在床上。
+ K/ h/ g( m" D! A$ v
+ B: a" \+ w1 a+ v  「玉如嫂子!」李晉在梅河村是個悍民,但是對于蕭玉如卻從來都不算是,& i/ v* v) x5 k) f5 X0 I% }
一看到她昏了過去就顧不得追他們了。
/ l3 w. F3 Q5 g5 ?/ ?) K
- A6 _$ m% j( V/ f/ q" `% W2 `2 L  此時的蕭玉如像是昏了過去,但是就在李晉過去的時候卻突然間哦了一聲,6 c6 p+ \) o/ M( y& _& }
一臉紅潮,她的手更是不由自主就往褲子里面伸去。
( x% K2 J. B6 T% I. b
" F/ z$ A$ b/ T5 Z, ?  這……被下了藥!
6 {) t% e9 P' c0 {1 |3 [( ^5 H, F# A# y
  李晉雖然猜中了,但是眼睛卻不停往蕭玉如身上瞧。
- T( o" j) q2 g$ ?& V( H9 q" [$ n+ U2 ^& b( t
  這也難怪,蕭玉如實在是太漂亮了。都說楊秀珠漂亮,但是跟蕭玉如一比,4 l/ J  s+ u9 V9 c7 f) z
楊秀珠就是頭秀麗一些的豬而已。, t1 f6 j; o+ @9 j& b' o+ {- Y) t
, g  f1 b: k9 L+ p+ w
  雖然已經是三十三歲了,但是蕭玉的身段依舊像是二十歲的少女,該翹的翹," x/ r& W$ ~' O1 v  d
該挺的挺。那肌膚就更不用說了,如凝脂般光滑。7 E' G) s8 ?6 Z1 x0 w
, g+ b% E# Y2 s6 }8 K* p( i
  只是平時的蕭玉如都是一副賢淑模樣,此時卻是媚眼如絲,再經由她將手往9 w4 l4 p4 f* z+ J  a# Q' L( V
褲子里面這一幕李晉差不多就要炸了。
( {$ c0 x! p# }4 U1 |! k& ]# [: w! r- k) @% N: u9 B, u
  似乎是蕭玉如還有所神智,一看到李晉的樣子就是一羞,趕緊說:「快……% N1 M8 U) B& Z
快給我提桶水過來!」- d! J8 G. n6 O0 D. P" z1 J; L# \8 R
' {8 f: `  ]5 u; o. ]
  李晉也收起了綺念,趕緊去提了桶水過去。
  y% Y  t4 l6 N  N. X; t  t5 D7 I* J$ H8 H
  「出去……把門帶上……」現在的蕭玉如就像是重病的人一樣,說話也沒有
- Y& ?- `) P7 G! {3 H力氣。
4 i. K( p. o& m2 r8 K, `% o( n) a4 Y; @; K6 J. V$ b; M
  李晉卻過去一把抱住她說:「玉如嫂子,你要是難受……」
$ y4 ^# K0 p& S
7 ]$ W( q4 p9 Q! y1 \$ J2 l0 d  「啪!」但是話還沒說完,蕭玉如卻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嘶叫道:「出去!」
! }: |; Y9 S/ l" A
$ N# V# ~2 y9 y& e/ s7 K  李晉猛地打了個激靈,自己要真是這樣,那和李大河他們有什麼區別。
% C; j) x+ E- a$ m# q1 f, d! Z# J3 j3 @" M! t/ H9 R3 G
  他恍然站起,然后出去將門給帶上。9 c1 ~& M% S: q

+ \5 C0 ^6 ?# ?  只是一會兒,就聽到蕭玉如里面傳來了雖然盡力壓抑但卻依舊粗重的喘息聲。4 p2 f) o2 Q! B" F7 l9 h- O
6 R0 U( s/ q. i; k; M  d$ k( H
  但是此時,李晉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邪念。
% k& |; Y5 \" D; a
8 u8 k% _9 Q& q2 \0 R  猛地他站了起來,將十歲的傻柱子給拉到了門口,惡狠狠地說:「柱子,現
1 y+ F, X) N! F2 d在給你個任務。除了我之外,誰要是敢進你家門,你就用這個招呼他!」
2 G( [6 Y, @$ I, g1 {* ^0 `; i/ I" U/ O
  李晉將一把柴刀拎了出來,惡狠狠地放到了傻柱子的手中。; D! Q, i' T0 G5 h7 k; G% A1 X

$ d4 y; ^$ M3 X1 Q4 P4 h  傻柱子一愣,然后張開嘴傻笑:「好!」
/ p$ C" G- G+ b; |. @5 e7 D! @3 }# a& p4 U: a2 b2 ?& F
  李晉回看了一眼,然后猛地吐了口口水:「媽的李大河,老子弄死你!」; K9 d/ e- N) \6 {
) d% c, d" ]8 @- @7 |
  說完,李晉重新拿了根木棒,直接就朝著李大河的家里去了。$ X! s0 X7 c1 U
! o# C2 Z/ m0 O# \! f$ i/ R
  李大河家里離蕭玉如家里也就十分鍾左右的路程,李晉怒氣沖沖過去,但剛8 z; V1 M! Z" I$ Q3 a
經過一棵樹下,突然間便有一個東西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 b: O# \" T' {% S2 g0 s% r# H4 c# ^- ^. ^* h; C6 i( Z6 N
  頓時李晉腦袋一沈,就此昏了過去。
+ ?$ H0 K: [. P/ r
! g" h, ]; |  m+ _- \  「媽的,還真敢找來!」李大河抹了把汗,從大樹后面鑽了出來。! m0 K( ~4 B+ z
; v' M) u7 X" n* E+ |
  「怎麼辦?」李光風手里拿著個石頭,剛才正是他從后面偷襲李晉得手的。
# G# D# ?  q3 h8 f
  n! v9 O8 ~0 M  「這小子是村里出了名的刁悍,他可把蕭玉如當成親人,要是醒了之后他還* J: C, ]6 [5 Q3 F4 W
得找我們算賬。這事要是泄露出去,咱們可都沒好日子過了。一不做二不休……」
# v0 @7 m! Y- x" S李大河眼中凶光一閃,「把他扔到江里去,頂多算是失足落河死了。反正這小子
0 U* G' F; q. \, c4 i除了蕭玉如對他好些也沒個親人,死了也沒人追究!」6 x, p% Z# k, g/ X3 l4 B; a
  a, V, U1 P2 j5 g0 S( F; G
  李光風一想,也是一咬牙說:「好!」
! E# V# `: a+ ^/ Y/ {+ J& B% |2 M2 s6 S, j4 U2 O3 B
  「嘭!」李晉在模糊中感覺被人扔進了江里,然后江水開始灌進了他的口中
- l% q; b% I# @# T4 I1 J' C0 I鼻中。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他胸前佩戴的一個玉佩散發出了光芒,竟然像是有. e- T2 T4 W7 M/ c/ H2 _
浮力一竟然將李晉從河里面浮了起來,讓他的嘴中和鼻子都進不了水。
  B( I; ^* ]7 h( M  i* M' P
1 {9 p2 H) z/ y( S, \  江水越沖越遠,很快李晉就被沖到了下遊,但是剛好下遊有一塊草地,這一
9 I( H! x5 W3 B6 A0 g5 n! d下他竟然沖到了草地之上。2 v( w4 I+ y3 [. J
3 Y/ P8 n; F; h& Q0 k, |. Q
  那道玉佩突然間化成一道光,直接就沖進了李晉的口中。$ y6 Q1 L  C* f

6 T( w! M( {3 `1 Y: ]9 p  夜,無聲。* q& U' V9 m, P1 H) r- s0 j6 i4 K

+ w( r- X3 f0 ^  李晉悠悠醒來,才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草地之上,但是下一秒他就愣了。因: F7 n* c+ }# T% ?4 N5 N5 ^
爲他發現雖然是晚上,但是自己看東西卻十分清楚。
) O7 ]# X: m$ z# s! ^  Y2 ~) J' D& X+ X
  就在他的前面,一只大概得有一斤多的肥大田雞正好奇地看著他。要是往常,
; [4 C( i3 T, b他根本就看不到。
* B( p0 B8 E2 q0 q/ O/ n$ N/ C9 I5 }8 U" c7 u$ ]
  啪!關了,世界又黑了,田雞在眼前消失不見。
  ^4 A  }( Z) {' u+ O' x, M) D0 V/ n0 I3 S. l8 o1 L
  啪!開了,黑夜成了白天,田雞那好奇的樣子再次出現!
" \5 ?3 B' f2 c' E& x/ T; a; Z, _2 {$ U- y
  我靠,這個可以自由開關的!  {. @8 G: `2 I8 O) |1 E) a
: w) K* ~7 N0 ~) t% \. \; ?
  而且……自己的腦海里竟然有著無數的東西,那些東西都是關于農業的知識
9 e7 |. R+ D+ @, j) B……! F3 s3 @" n- N+ u. B3 P

# h& E8 f) }7 o, D9 _  「怎麼回事?」李晉霍然站起,他只記得自己氣沖沖地去找李大河的時候卻
6 J- r  @' {/ K3 g& B" l被人敲暈,怎麼自己到了草地上,怎麼又有了無數和農業知識?
7 L; T) {6 G1 x, O# u, S
* X7 M& Y. g: R% o  「難道……我有了特殊能力?」* h8 R8 q# l8 Y

% D. ^' S* a8 S3 a- F# S9 l  李晉突然間又是一陣高興,猜到了自己的遭遇。: T& S% j5 J' Y& M1 N, f

4 _- d+ @% d! }7 ?5 o  此地不宜久留,李晉想都沒想就往蕭玉如家里跑,直看到大門緊閉他才放心, M% a+ Y( U  z6 ]" k8 m
了,然后就回家睡覺去了。
7 f' j7 B7 `) V( Y
' x! `* ]- w6 A/ o- `0 J  第二天一大早,李晉迷糊中還沒睜開眼睛,突然間就被外面給吵醒了。他以
: }# `& \+ H9 A爲發生什麼事,慌忙就起來了。
5 {+ h' U8 f2 @' R# E1 u: z# x5 M$ K! t& K
  只見一大群人直接就往那邊過去,一邊走一邊還有人說:「聽說俏寡婦惹上4 D" o# a3 c$ A- S* T
大事了,縣城里來人了,說是要調查她呢!」
% z* D0 c* C9 D- ?( y/ m3 K; K  W8 l0 x  b
  「調查什麼呢?」
, L1 e0 J' [' x. x$ ^, j
  N" x: v+ n! p5 V  「還不是之前撥了五千塊錢下來建學校,說是被偷了,現在人家懷疑是她自+ b8 g3 ?8 {1 [3 z& F/ ^2 @) `& Z
己吞了……」
' m$ c7 J- M% ~2 q% ?
% ?& F6 H% G0 h6 r2 p7 J3 D; s  ……
- I9 U7 Z) g9 J1 {5 S5 c
) ^8 P3 X& s" p% L+ C: |# H+ c  李晉一聽,頓時就是一愣,然后撒開腿往那邊跑。這事他知道,幾前說是教$ \: ^1 G1 W8 w- ]) Z8 p0 c6 h
育局那邊撥了五千下來給村小學的,但是錢剛到蕭玉如手中,第二天就不見了。
" q& L+ v( d" H* {# e: Q$ {7 N7 B) ~7 c" s- H) d+ A6 C& r0 Z
  此事一直是個謎,村里人都說是蕭玉如偷了,但是李晉卻根本就不相信。
/ A/ B6 p4 O) V: U8 ]5 H; o; l; F$ O8 e' s( R
  「我是縣警局的。蕭女士,根據你們村小學撥款失竊的事情來看,你最有嫌2 n! @3 C9 v) Q- C6 o" J4 V& B
疑,麻煩跟我走一趟。」一個穿著裝,看起來很有派頭的人對著蕭玉如說。
4 |0 D. _( h: Z, S
2 ]* x+ E8 n+ J  ~( f! K  蕭玉如一言不發地站在那里,看得出來,她的精神不大好。
+ k" T% w- h/ I% L* O
% A/ V" h# V- p7 Q. x* Q  「對,肯定是她!」李大河走了出來,指著蕭玉如高興地說:「同志,這錢" X1 C3 L' H) Q! ^& g( l$ Z
是我親手交給她的,第二天就丟了,要說不是她誰信啊!」9 o6 B) F8 Z6 K+ Q5 F
2 V# J6 J$ b( ?. n& }1 P3 {3 @
  「就是!」李光風竟然沒回城,也在那里瞎起勁。
- w+ v* w% K: B: o$ c. U$ ]' E) E. ?* i! j% ]
  村里的人也言論紛紛,有不少忌妒蕭玉如的人更是在那里指指點點。
1 w2 X" n8 {) q3 `9 _; `1 B
4 Q8 r% k' v" v, U# u! b; r2 j2 h  傻柱子看到這麼多人說他娘,在那里急得大哭。
3 E$ G, C# M$ L2 M8 X7 K. [7 a# G; x
9 P5 ~) M1 D3 M6 }  蕭玉如只是拉住傻柱子,不讓他哭。) r9 Q. Q) U3 ?9 t& d/ H; j& u

. [) w+ g1 A/ S1 r: r" g  「喲,這不是二皮嗎?什麼時候你成了警察了?」李晉突然間覺得這家夥有; g( Z  R3 S* F2 \
些臉熟,仔細一回想就笑了。1 `; H; M3 W1 v; a- t0 ~
! Z% {  ?9 e+ U* z& Z7 q8 Y
  這貨不就是自己在縣城里混的時候認識的一個小青皮嘛,干的就是坑蒙拐騙
8 c& o" k$ S+ `" r的勾當,什麼時候成了警察了?1 `& @" i# i% t4 i5 o; t" |( W

, O  f$ a) ~8 n  n* F             第003章暴打混混
3 U0 Y4 ]: J0 f6 b& N' f
0 Z! j. B: [8 P, g: C8 ]& `" b  李晉這一下來得太突然了,李大河和李光風看到之后都是一愣,這……怎麼8 w) M3 B: z  s
還活著?+ Q* I1 K2 H7 n1 k5 @

! c# n, J& s1 P# n1 w8 S4 E. |  李晉自然是知道他們昨天晚上將自己弄到江里邊想溺死的,但現在不是說這8 ?( Y0 C) z3 i6 [1 n$ I6 j; }
個的時候。+ w% K6 a. ]. N* u( x! Y) e

  f1 d4 `. {* c7 X% o0 a* d* U* S0 G, D  「什麼二皮?你說什麼?」那個自稱警察的人看到李晉后慌了一下,不過瞬
2 [6 r" o5 v4 Q5 q2 F間卻又一臉正氣地說。
. T5 O6 P! L3 v$ W0 k$ _+ g) ^' f5 |$ H
  「我說什麼?」李晉皮笑肉不笑地反問,「看來被警察抓多了,扮警察都有
  N9 @; k1 D+ n8 E) C2 C% Y幾分像了。」. q2 Z& Q, Y% A+ c$ J
1 p5 X) h$ b* l! j9 z7 {2 G
  二皮怒喝一聲,「再在這里胡說八道,擾亂公務,我可以抓你!」
' {8 ~1 R* R* J/ X1 K
9 L+ Z& P9 n' C/ t" [+ W2 k  說完抓他的時候,他的身后突然間湧出三個大漢。
6 M* f4 Q9 t( z/ m6 `# B! J) D
" Y: s( ]& X: R: N* C2 E  蕭玉如一見,趕緊說:「小晉,別說了!」
0 _  k8 ^4 C1 y6 K' J
# C$ ^$ u) Z, m: f  但是李晉卻根本就不屑一顧,說來也怪,自從他昨晚視物如白天一樣之后他
8 ~; B2 S- v. o/ Q( d* M8 [9 t就渾身覺得滿是力量。
. X$ S5 ?: s- D8 z& _" e+ T2 v% R5 K; d2 v  i4 w
  「抓我?來啊!」李晉不屑地吐了口痰,「二皮,你他娘的今天要是沒膽抓7 f, ^2 z8 b) P0 o
我,你他媽就是個太監!」
7 X. ~- Q  [- M: n; T7 X! @* ]4 J. b
6 W3 F8 m, j0 u! N( N. }  D$ b  「媽的,抓了!」二皮本來還有些害怕李晉,但是一看自己這邊三個大漢就
+ a' ?4 W* M* G膽一壯。# G5 A+ \. n6 ^. P

9 s( m2 e3 Y! W$ G  他當然認出他了,這可是個狠角色,兩年前在縣城的時候兩人有過一次交鋒,+ }9 U2 [: b9 o1 I% \, i; f
當時二皮仗著年紀大想要跟他干一架,結果被李晉拿著板磚足足追了三條街,到
0 b; v/ l9 E) s- ]' S8 r- x現在他的耳根后面還有李晉給他留下的傷疤。
1 Z% Q- k8 A; U8 r! B
" m! v8 p5 s8 w0 ]% {0 j0 V  沒想到,竟然在這里還能遇見,那就把這舊仇一起給報了!; u' k  J- L" D5 s0 y
% z1 z" e4 c. p5 z9 s, f4 M) L( y
  二皮這一聲大喝,那三個大漢獰笑著向李晉撲了過去。但是卻見李晉猛地一0 @; _2 W" Y2 S8 T
拳打出,最先沖過去的那個家夥悶哼一聲,竟然就那麼暈了過去。
" d9 O. v  N$ k2 _! s" y0 S2 _8 U* M1 l7 X  K( I& K
  剩下的兩人嚇了一跳,呆在那里沒動了。2 R9 ~7 i" m& R) U" A
! j$ S* f2 W- }/ u8 X5 W
  「你……你敢打警察!」李大河也嚇了一跳,不過到底是老奸巨猾,馬上就
, X' |1 x! _& n# S6 E- K跳出來給李晉安罪名。
/ n% Z* ]$ S/ a2 \; v, W8 ?+ R( H0 ^$ X8 z1 I; s. U: o" ~0 e
  「對對,李晉打警察了!」李光風趕緊也跟著喊。( n8 B5 W+ u0 U7 T

# d/ t: ~' u* z) q: b& F- L9 X1 h  但是李晉顯然不怕,因爲他知道些人根本就不是警察。他上前一拳將另外兩2 z- G' j0 B8 g1 k! F
個家夥也給撂倒,瞬間就到了二皮的面前。
" E! _' Q+ f1 C5 ?5 I! a* J0 P# i2 f2 \8 ?& R1 N- `8 O
  二皮沒想到李晉如此厲害,再想起他的狠勁,頓時就是腿一軟,后退了兩步,
1 A. w% m4 m3 u$ _" k唰的一下就拔出了腰間的槍。
+ B1 s* d$ `' N! X3 z% f7 y
% [; V/ f; R* h; t8 G( i- I  「你……你別過來,我……我開槍了!」
( ?9 E! w/ E  m) \8 \' G: {5 M; D; I& t2 }1 `9 O1 n
  李晉嘿嘿冷笑,根本就無視于他手中的槍,「有本事就開啊!」
/ B* y- q3 {. p9 L' \/ t' |; w
5 m0 @5 L7 a# L: y  蕭玉如急了,臉色微白,大喊道:「小晉,趕緊停下……」
4 U) Q2 j! |) Y+ p. V7 z# @8 A# A
) b9 I9 ~9 a1 A4 \  但是話音剛落,卻見二皮突然間一把跪到,將槍一扔。
7 P2 U* J, q5 ~, L8 \- C& O/ a) }  g$ k+ A' ?" w
  「晉哥,我……放過我,我也不知道您老人家在這里,不關我的事啊!」! I0 u+ y1 t. l+ S6 p# n

( y7 N) u8 ?$ n$ P' w4 T- Q  衆人都是一愣,還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y$ Q0 C4 d: Y

9 Q8 N0 i6 b, S1 R# f  只有李大河和李光風相視一眼,感覺不妙。6 T3 u8 O& C7 Q. W- F
3 \+ I8 B4 y6 r/ b! k/ g4 {3 S
  「好大的膽子啊,都敢冒充警察了!」李晉一腳將二皮給踢翻,然后冷聲說:7 Q8 ?' x% b( _
「我問你,誰讓你來這里嚇我嫂子的?」
; b, o: B: i! C; N+ _" ]7 `. c5 K4 t: w  P+ h. z+ V
  「是……是李光風……他給了我三千塊錢,讓我來假扮警察,說只要假扮便
( Q+ j/ p$ ?) @6 H) P: }衣就可以……我……我不知道是您的嫂子,腦袋一熱就答應了!」二皮看到三個! I5 E6 o# J0 F2 J7 _& A, K
兄弟這麼快就在李晉面前倒下,根本就不敢有反抗之心,被這麼一問頓時就竹筒3 z* f. k+ T: G. G% _: t; ~
倒豆子全給說了出來。, R9 z6 _2 X9 y  U) c" L: p

$ [# D& v  E7 d- p+ I; d4 v, b  村民們都傻眼了,合著這警察是假的啊,而且還是李光風讓人假冒的!8 ^0 H5 b3 U+ [

, ]- R3 b  P0 @9 ?4 D+ |- c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光風。
8 W% f4 z8 V  i* i: G( d; d9 D9 C5 q6 N) k/ q2 c
  李光風沒想到二皮這麼不靠譜,馬上就跳腳大罵說:「你自己想訛錢就訛錢,
! N1 Y$ ~7 m# C- }* N) K/ b9 S$ k別把髒水潑到我身上來……」. q: h; f# V% v

5 l( |' g% ]" ~) t, d  二皮怕李晉,卻不怕李光風,聞言就是一怒,「就是你說的,昨天晚上半夜* M- w6 S4 V0 e
給我打電話,讓我連夜過來,說是過來只要這麼嚇一下就給三千。你還說就是看
5 X1 t. D' W. z" l1 {& E: [上人家小寡婦了,到時候跟村長逼一下小寡婦,小寡婦就到了你們嘴里了……」
  w5 {9 x" ?0 z0 S; G8 m8 F) ?/ z& \$ `' S
  二皮可是不管不顧了,竟然一股腦地全給說了出來。& ?3 {. t/ I1 G. a/ x/ L

3 v2 H% }' J% T1 w8 g2 Q* e) H5 E  ?  李光風臉色一變,李大河同樣也是。" c9 w7 h& Y( `- x$ x0 R! U  t% @% X
& ^7 ~6 c2 p7 L4 \
  「你……你胡說!」李大河氣得身子都快挺不住了,「給我滾,再讓我見到5 l* e6 {5 {$ Y( [# V/ Y
你來我們村,老子拿鞭子抽死你!」3 e9 c' v2 f; k) l( A& Q% p" r
4 u0 l5 R% Z( g! m0 j" W# G5 A
  二皮看了眼李晉,見他沒反對,趕緊過去將那三個兄弟拍醒,一溜煙跑了。
8 O) W: C3 r8 ]/ H3 O* b  V* I9 G) e  E
  「村長,這事……」李晉一臉森然地看向了李大河。& v. ^! s# \+ @+ Q# ]' p6 b
7 e: E2 H* p8 ^
  李大河心里一虛,怒道:「他……他那是騙人的!就是想把我和光風一起拖
8 R; e/ U, D" r$ w4 z& N下水!」6 r. f4 [3 M( P) R: Q! U7 [/ \

! i& W% o6 W+ W$ U  「就算是騙人,你身爲一個村長,連真假都分不出來嗎?」李晉反問道。; e8 a$ l+ ]# g3 h4 _

: x1 W3 b3 X0 b' h9 {  Z# G  李大河臉色一漲,竟然沒辦法反駁。/ J0 J% g  y- n% e2 O0 U' N7 M8 O

& Y, O, U7 n* v' l8 j$ D0 s  「雖然他們是假的,但是村里小學丟錢這事總是真的吧!」李光風這時候接$ I+ @. M3 H0 Z- S
過話來,「這錢可是我們修繕學校的,丟了就得賠出來。蕭玉如,這錢既然是你
2 f- e. G4 @* A# K丟的,那就應該你賠出來!」
) H) b+ d/ u; n, f" V' u- t& s; U3 P2 ~4 x' Y, u4 u
  說來說去,還是錢最重要。. v2 d0 Q$ H3 Z8 p, J6 U

" o8 T) s5 Q1 ?- c$ T  U  這麼一說,其他的村民紛紛在那響應,「對,就是!」9 y/ A6 `- D* M5 B) i0 D) A5 Y
8 E' s. k# y7 U" e
  「說不定就是她一人吞了!」$ u9 k; W) \1 j/ `% @* `

: F& B/ e, U( z* M. J+ ~- j# |  「沒錯,要把錢拿出來!」
( X  H# }" v% j) W7 T
1 g; l8 Y$ N& y) x7 v6 N) X! U1 a  ……
* u8 X. M0 ^/ E4 ^9 G( ]9 o) o: D2 r
  李大河看到李光風成功將話題轉移,終于是松了一口氣。他臉色一整說:
5 C6 _. l4 ]7 X! X' T! E6 w「好了,我是村長,這事我來作主。蕭玉如,這事大家總沒冤枉你吧。三天內,1 s4 }/ Y3 ~/ v2 B
你必須將這筆數補齊,不然,到時候我就親自去鎮上跟鎮長說一下情況!」
; z( k4 ^/ x3 e7 f: j/ a$ u
, ^. _5 E+ `/ L1 \% W5 W5 X  蕭玉如臉色微變,五千塊看著不多,但對于這個貧困村來說,五千塊就是他
% D0 i2 p8 G. a. [, T們一整年的收入了。4 H& x' R: f: A8 \
+ ?+ y+ {1 g( O' @  I" F
  蕭玉如只是個山村教師,拿的錢少得可憐,而且還得貼補家用,根本就沒錢。
& d* h* I( v& `4 B* R$ n! [) M: j. G
/ v+ U- A' K3 b  「好!三天內五千塊補齊給學校!」蕭玉如在猶豫的時候,李晉卻開口說話
. h$ M8 v* R! [7 l, ?9 B% p了。' P/ H0 X. m- K( T
) H$ @1 N7 f* {5 |: D
  「補齊之后你兩個王八蛋要是再敢來騷擾玉如嫂子,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
4 S0 W/ @; e% ^* z李晉說完又惡狠狠地對著他們撂下這麼一句話。0 B/ ^( R; {. E7 N- r  e( v9 G' ]
( w; F. p: M% |& W
  李大河嚇了一跳,想起昨晚的事情更是膽顫心驚。但是他卻冷笑了一聲,這
8 \* C3 ~2 y& B, D全村只怕也沒有幾個有能力拿出五千塊現金的家庭,就憑無親無戚的李晉?( y9 N/ T' _0 }* R# N: l
1 u+ ]2 P1 w; I5 s6 V7 v  g
  不對,他倒是有個有錢親戚,但誰不知道,這親戚連他的死活都不管了,誰. T, v" k# V4 [/ T8 Q, X/ R
還給他錢啊!0 v5 P+ N0 b- J
, P3 w& w) _$ @- \
  很快衆人就這麼散去了,李晉走到蕭玉如面前,想起昨晚的事情便有些尷尬,
( n) _; A- O5 _0 E( o只是還沒等到他開口卻聽蕭玉如說:「五千塊錢……上哪里找去?」
! @: q7 v& }4 |& l4 b
3 q8 A! S) h0 I# v  李晉安慰說,「你放心,我會處理的。」7 c+ n5 |# N, S+ f7 \. {# y$ O

; c. I9 f/ L4 Z& t  說完,李晉突然眼睛一亮,原來他竟然發現蕭玉如身上人幾個點蠢蠢欲動,5 @, m7 P3 K8 G8 p8 @8 \
好像很不安一樣。8 t0 K  }9 p' ^4 {9 B

  K" U. ?% E- f0 m/ V9 ?, c6 l% z  李晉心一動,馬上就脫口而出:「玉如嫂子,是不是昨天晚上的藥性還沒有0 ]' u( I, E6 J1 W* H5 S
完全清除?」
* v6 c$ M4 a6 A. R8 x& q( o$ G; g( i, v5 x
  蕭玉如俏臉一紅,沒想到既然被李晉給看出來,當下就聲如蚊蚋說:「我…+ J  l+ P3 o. m( E0 Y. D
…好像……是沒清除!」
8 f7 |* }/ \9 D( g8 f* v* n5 s; P7 p" V
  「我來給你治!」李晉馬上就拍了拍胸脯說。
+ s5 T9 o  z9 u6 Q
) q3 i  \5 Z9 R& r7 M             第004章抓田雞
" l% n3 d* P2 ^
" E% E# z" [' l  但是蕭玉如一聽這話卻是臉一紅,走進去就要將門給關上。) h. u  t4 {1 ^* ?! n( g
" B! D0 H% A7 e2 \7 W' L5 K
  李晉連忙在她關門之前躥了進去,著急地說:「玉如嫂子,你想多了,我真
- Y4 s( q# j) H4 c: j6 e3 e的只是想幫你治好。那些東西久留在體內不泄出來的話對身體不好,你……」
( ~: D. L: ^1 E  q* Z2 Y
& ^$ W, z# ]' @0 d" h- L. o  蕭玉如一怔,她自然知道不好。昨天晚上她可是一晚上都沒睡,這個年紀的  M4 o. A2 f" Q1 e& j+ ~
女人獨守空床,而且又是在藥的作用下,她過得可以說是十分辛苦。
8 _6 i7 c$ X- @. ]3 ]
; }+ B- o# r+ ]+ Z# p) `' N4 a  直到今天早上,要不是他們跑過來鬧事她只怕現在也沒起來。- O3 @2 o2 X; h: Q
2 a$ g) B+ c7 M$ {
  「哎呀!」李晉是真心想幫她治好,也不容她多想,一把將她抱起直接就抱
! ?0 [% _, s5 @; ]5 }  J5 i& f* ~到了床上。
/ s& b( S& R2 u4 d& u1 S. t" ~2 c- R& P  q, ]& z
  蕭玉如啊了一聲,剛想要拒絕,但是一碰到李晉那健壯的身體竟然感覺有些
8 E/ U* I: V0 }% Y5 [) v! L6 M% n留戀。但是沒等她沈浸在里面,李晉卻已經將她抱到了床上。# W! B- I' _0 J# v8 N

  _& E0 s( c2 a2 q) Y9 i9 f  這……久違的味道啊!
! I9 `  B5 O: v3 ~( F
0 w* e% d. v$ h: l4 B7 U$ y6 t# B  蕭玉如心中如小鹿亂撞,竟然沒有拒絕。
3 Z' t7 i, R% r$ M
' n1 `  v/ x: M: M/ C  李晉從眼睛看上去,就看到蕭如玉的身體上呈現出很多紅點,那表示那里有
7 d' Z, {4 I9 u' @' Q' [問題。) H2 l5 {! ^  F

( c, M4 }- s, _* F$ ~" b  「解決的方法……嗯,吃藥或是……按摩?」說來也奇怪,隨著他看到那些
/ N7 v: n" @( @8 v' [常人看不到的東西后,腦海中竟然也出現了解決的方法。
8 t0 I" i% ~9 @0 A0 S
8 o/ c9 u1 P# b! u  藥?9 J2 C- n+ Q) j8 `* Q' K
9 S: [& q* g0 P8 c
  看來暫時是不行,先按摩吧!
6 t4 V1 U9 `' e$ f4 U" E2 l: V" v- }6 c$ y3 M% _" G3 a) ~
  「玉如嫂子,我幫你按摩,引導一下里面那些東西。」說著,李晉也不客氣
: p8 i/ b+ y0 [: k# H就脫鞋上床,直接就讓蕭玉如躺好,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她的背上開始給他按摩。
2 f9 z8 G+ a' e8 i9 D2 @" ]' l; P/ K- a( y+ [' X6 f
  李晉的手法非常熟練,讓李晉自己都感覺到了奇怪。
) ~2 l' \: f( o- e! O2 {" q0 _$ h4 e1 T4 t+ o+ x; O" t) ?: X
  而蕭玉如就在李晉坐上她的背上那一刻就低吟了一聲,全身火熱了起來。不
2 g% p2 u1 ]- m/ i過她咬著牙愣是沒動,但是李晉的手法實在不錯,按到舒服處,她竟然輕輕嗯了
( N. K  M2 c% G一聲。+ m! H  k+ {4 E& P; h/ K
$ h' s/ G2 }4 ~4 ?/ h4 ~, e
  這一下輕嗯聲直接就讓李晉打了個激靈,瞬間就起了反應,這一下剛好就頂
, f9 _- I# m5 ]- Z在了蕭玉如的背上。
' P9 U2 @8 [& K# Q# J; Q) Z: L. Q( ?* |! @% M' d; p
  蕭玉如一愣,然后便顫抖了起來。
) O! t% ?" n, J0 {6 B$ P  y% `0 V8 t
  她是個少婦,自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5 a7 i: X; g8 ^9 ^

- Q+ Q2 q! `# ?/ K0 K  李晉也感覺不對,趕緊下來了,反正按的也差不多了,他用眼睛一看就發現6 ^7 {* U* R/ Y! [
那些紅點已經黯淡了不少,看起來應該暫時沒有什麼問題了。8 t9 a: _5 B% O& l# _  g9 S
. @# s1 R6 O. j6 z
  見李晉自己跳了下去,蕭玉如有種失落的感覺,不過很快她就坐了起來,別/ W% ~5 T$ o, F: l  a& y- o
說這麼一按感覺真的好了不少。0 T; o# A3 r1 P; S: S6 M
1 y4 ^, M: w+ r6 }) O
  「五千塊錢,你準備怎麼辦?要是實在不行,我看就把家里的東西賣掉吧,0 O. X2 w* C3 y. [4 s
怎麼都能湊齊五千塊錢。」蕭玉如坐了起來,整了整衣裳,輕輕說。9 S( U- h9 Q% ]
" O' v% ?( ^. W7 C8 C6 H% k4 L
  李晉搖了搖頭說:「你不用擔心這個事,我來處理。」- `5 x5 H2 }6 w/ ~. s5 C0 Y
0 S  M1 E; |8 q; ^9 J
  雖然說是他來處理,但是他卻是一臉迷霧,其實他也不知道上哪找錢去。
% W" w# k7 d. E/ B! V; y) v
, C: F# ]' g8 O0 ?7 j* {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就聽到外面咕的一聲。" \# _" n. O, m% K; M! e+ Y( E; P

( `! E- n8 R! l* a* j  P( ]+ E  李晉眼睛猛地一亮,田雞!
/ {9 I* F2 c, {/ d7 m9 ]3 [! j4 z6 W/ d
  對,沒錯,去抓田雞!( P6 [* }+ P. x/ v/ k2 q

& I  C8 M5 Y9 _7 z  他猛地跳了起來,直接就一把握住蕭玉如那雙柔軟的手,興奮地說:「晚上7 x" p9 ~; {$ x3 s2 Z! \0 x
去抓田雞!這玩意值錢,肯定能賣不少錢!」
- ]" I- i3 Q) o2 m8 {- C/ m, \# x- O* ~; K
  蕭玉如被他這麼一抓,全身就是一震,剛才好不容易退下去的火熱感覺再次6 k3 @, p3 W- Z5 k9 t
湧了上來。
1 _, c7 I/ p0 C! i  X  [# f- h
9 k" f1 T& \1 K7 H+ y  這樣握著,竟然感覺好有安全感!" z" B& {& `! \. _& g* z7 T6 z, f

- X) l0 K) R9 m% d& O& P% p  本來李晉是想說自己去抓的,但是蕭玉如死活不肯,畢竟是晚上而且又是夏
' v, k9 l/ w0 ~! \, b天,像這種地方除了田雞多,蛇也多。
; G: z4 f* B  F# @3 m) L$ {" L7 [' }2 R1 L* F! a% v! v/ d
  于是兩人一前一后拿著手電就出去了。
1 t7 d* T$ @3 {/ i3 S" [9 O! Y9 x% F4 _
  村子里的田雞肯定不少,但是從來就沒有人形成規模去抓,田雞這東西不怎/ _4 _0 e% E6 f" U6 r
麼好抓,而且他們也沒往心里去。
  @% D& Y/ B" f) a. M/ Q% v/ b
  「玉如嫂子,你就背著這個簍在這里等我。」到了田埂邊,李晉將竹簍一放,/ c# C' F+ f" H$ @7 Y9 b
然后囑咐蕭玉如。+ R) {. b7 R: r1 ?1 t

" N# u- h9 }3 O9 T0 V% S9 F! [8 W  蕭玉如點了點頭,叮囑說:「那你小心些。」
# R6 E+ V- R  a. R
# N9 B' A( I# g7 A! B; d  李晉點頭,然后就拿著手電往田里去了。
& v6 ?7 V; q0 h. W1 z; ~$ h. b3 G% P0 F0 p+ y
  李晉一到這里,心思一動,昨天晚上那種情況再次出現,此時他看這里如白- h* F" A' i1 O! j1 N4 b
天一般。不單是這樣,他還能看到一些根本就很難看到的東西。
* l! c( w. I0 w+ z' A- B
% ^" r& I& P' w  g5 X0 h  D  比如說在右手邊的田埂上有一條水蛇正潛伏在那里,而在自己的前面一米處,
  u* Z# T5 k3 v+ f, s  o正有一只大大的田雞。3 e$ p. t6 A: N) ?1 [4 N5 W- x1 s
& P1 K8 J8 s6 f5 s5 ?
  李晉嘿嘿一笑,然后用手電一照,那只田雞被燈一照,頓時就不動了。
  Q7 t( u+ E% m- y$ Y7 Z4 Y; y# p; p8 }7 C
  李晉咧嘴一笑,飛快地撿了起來,然后拿繩子一綁腿。接著繼續往前走,沒( n* M% u& ?) ^# x; t$ Y7 O1 z
走幾步前面又看到一只……
7 p1 c: I" m: }( r. s. P6 c7 l% A1 E5 B
  不過十幾分鍾,李晉手上已經串了好長一片田雞。
" l, y5 D6 I+ M( e/ s; G1 @
8 z9 e4 O. y# p8 M4 r6 a- a  李晉趕緊回到田埂邊,然后將那一串田雞扔到了竹簍里面。蕭玉如呆了,不2 |9 z" U7 J% f) a2 O$ [
可思議地看著李晉。2 s5 E; ?7 I( H2 Z, ]
1 M2 v: Z7 ^8 d' K0 M' O* ]
  李晉卻沒心思跟她多說,再次往田邊走去。
4 i7 \( r1 C- w8 f0 {) K- N4 v" |" P" o7 H7 ?
  ……
- E) j& j2 V5 }2 C( m: a/ u) t* F, t- d* ~) `1 e
  「這里都裝滿了!」不過三個小時,那個竹簍已經裝滿了。李晉一把將之背9 A6 ?$ ?; S1 k9 W2 a- f; ]5 W4 ^
了起來,他心中掂量了一下,大概有一百來斤吧。, t; M6 X+ H: G, `2 h
1 o. U% k1 {& W% O; y5 e5 B, [
  「走,我們先回去。等下我再來抓,再抓三個小時應該可以湊到兩百斤。這
" ]3 {& b9 t# j+ F7 T野生的田雞可是個稀罕東西,城里人最喜歡吃了。明天一大早我就去山貴家借他' [  E* j, J# }3 l( s  K! e3 j* _
們的三輪車去城里把這些東西給賣了!」
7 N5 R6 G2 D9 @/ E; W+ Z' ^  N
0 u% Y  a, V7 ?6 O  說完,李晉背著一簍子田雞跟蕭玉如就回家了。# t% X3 E4 U& F) c9 A
; s2 Z; N9 j$ L5 p0 ^
  第二天一大早,李晉就借了山貴家的燒油三輪車直接就去了城里。貨輪上,
. T) Q7 R8 R# x) I: l9 b' L% E2 Q放著滿滿兩個竹簍的田雞。) n2 g: _2 f, _" H$ e- l4 x% k

1 w) V1 g4 D% U  那是他昨天晚上費了一晚上的時間抓的田雞,保守估計應該有兩百三十斤。: J0 }3 S* M  N
以現在的市場價二十塊一斤的話也都四千多了,再加上蕭玉如一些錢,還那五千) {7 P$ \( W1 R9 N, T  k; ]
塊足夠了。
( f! o2 r0 x8 z) l# C
  c; P- h2 Y) i! _2 M6 t* A8 G+ W% |  在蕭玉如的目光中,李晉開著叫得比鬼還大聲的三輪車直接就奔城里去了。* V# |4 s* I3 R1 r+ ?, {; m
& [$ F  E1 W# U& `; D
  李晉能想出田雞這麼一個法,那是因爲他之前在縣城混的時候有個兄弟開了. r. w* A/ [  ?7 V  x0 w! q
一家餐館,他想把這些田雞賣給他,這樣應該可行。
0 M/ T, d+ `5 s" `: f$ ~. p) F0 l( E" _2 B
  到了城里李晉就打通了那個哥們的電話。8 R8 y  {7 l5 P/ ]* [" p

5 z# \9 Q6 W4 V* E  C  「喂,德子是我,李晉啊!是這樣的,我在鄉下弄了批田雞進來,聽說你開
0 K$ g5 \- v4 d, ]: Q了個餐館,我把……」
+ z+ H0 b5 c' M  b. D8 x& W) U; O) A/ r/ ~; Y5 `% p3 j
  「晉哥,不好意思,我這實在忙,就先這樣了!」但是還沒等他說完,那邊0 Z8 s) P" l. ~% y" k: s+ b# r' L
已經將電話給掛了。: i4 p0 D, z1 }- ~/ [! B5 y4 k# \

8 \" ^6 Q4 o5 J9 n% W  李晉一怔,緩緩將那個古老的諾基亞給收到了口袋里。9 Z3 w0 A4 k) R6 f

0 A1 n) p- W0 f+ z" f$ \+ i% Z+ N* q  自從半年前那件事情之后,他李晉便不再是李晉了。那些兄弟啊什麼的,只( b- d! t! Y$ m1 s3 r
怕早對他避之不及了。) ?+ C0 ~$ c' V

6 U! k8 C, C, U& N) T  人情冷暖,大概就是這樣了。
" l' O% S" w  T( B6 @% c8 r
3 a# r: J5 |# T  他微微歎了口氣,要是他不幫忙,自己可就不大好賣了。& X5 z. L* n* F  e: }, N

4 i9 y4 Z* J5 Y1 k  他抬頭一看,頓時就是一愣,前面一棟建筑上,正有五個大字:原生態農庄!. @/ k$ m  ^  R" ~7 W. \

$ a9 X0 k1 ]1 L/ N  有了!李晉眼睛一亮,頓時就有了主意。
0 [1 B4 H. C- L9 `# x' k6 ^% [9 f% R2 l8 y$ }4 v/ F+ \
              第005章進城9 c7 Z* j5 s6 m  v  N/ x9 L/ ?$ e

" W" i7 B  f1 {2 s7 q! z8 @  原生態農庄其實挺有名的,現在的有錢人總喜歡吃些鄉下的東西,很有原生
. P  _6 _, ^) \1 @態的農庄就是這樣來的。
( x3 m5 }! F9 |; t) m
* N3 X" L& B# A- f  很顯然,這一家也是這樣。
& C6 s! t1 z9 H2 l5 N) t! p" E6 T3 J8 o+ e  A" l, C5 T" F' O5 i2 e
  農庄很大,李晉沒有直接從大門進,而是抄小路進去了,畢竟這里沒有警衛。+ ?$ x% Y! H4 R  s, L; Z2 F" r

( R8 @7 i" |9 m( K  他之前跟人來過這里,知道這里的大概布局,也不亂走,直接就朝著廚房那6 Y+ e) G; t+ p7 i% J
邊走去。
/ Q& ]! z8 X- M; h. V# Q3 Q0 {
5 L0 f8 {6 ?, x6 @  李晉也不客氣,直接就大搖大擺走了進去,然后說:「請問你們收田雞嗎?」
6 J# q9 N3 k6 V, [$ k
0 \5 L6 ^* a% \. g- |  里面有一個肥肥的大廚模樣的人站了出來看著李晉,頓時就劈頭蓋臉罵道:- G. |9 e( w$ h) I3 s
「滾滾,怎麼跑到我們廚房來了,什麼田雞……給我滾出去!」
# M. Y" D9 r: ~- Y1 l. S& W6 J% J4 h2 m
  李晉一愣,對于這個廚師的惡劣態度很不滿,「你不買就不買,凶什麼凶!」+ c; K; k# [/ n' V4 v' d4 ?6 E% ?9 W

5 c/ V& W4 i+ U9 u. K  李晉可是個混世刁民,也就是現在脾氣好了些。
  P' Q1 {+ f' D) K/ b9 J9 Q6 z" K' b
  「還敢頂嘴!」廚師沒想到這家夥竟然還敢跟自己叫板,頓時就火了,怒道:
( R, |3 ]; t/ \' J: Y7 ]「你小子再不給老子走,老子叫保安了……」- F8 u+ A$ b0 v3 F) g, s
- o0 {$ d. t4 I* ^  o# o
  「月之湖的那道田雞客人不滿意,說我們用的根本就不是野生田雞,並且個
1 ?5 ^+ |: X; V, p$ m頭太小,要我們重做!」
3 `3 q  D0 c  D& C% H9 n& Y% T3 R; A4 S; S9 ~# ]9 |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材高挑的年輕女人急吼吼地走了進來,顯得有些著急。
6 }: K+ d6 P7 y! j4 m4 V" b$ z( ?, a9 E8 W" K% I& T
  李晉一看到這女人頓時就是眼睛一亮,因爲她的胸部實在是太顯眼了,她那( b" Q, f8 O* n6 E; j; `
麼著急地走過來,最先入眼的便是她那飽滿的胸部。
8 Z# M6 ?4 y" M2 s9 J2 Z! U9 O4 V9 Q6 V: O1 C/ H% K. h1 M+ q
  「劉經理!」廚師一見這人,頓時就改成了笑臉,「這不,我們前陣子自己
4 m3 i; ^2 g4 @5 R/ m: y0 ~養的野生田雞已經吃完了,后面用的都是市場上買的飼養的……」
# ^+ C. Y" l% U# {5 \$ q8 n" J, m
# T7 v( \  S3 j2 G  「飼養的!」劉經理眉頭一皺,然后怒道:「我不管,這個客人是個美食專
+ \" f7 ~. i  W2 u家,這次專門來給我們農庄試吃並評分。這次要是他不滿意,只怕我們農庄明天
  K3 ?/ L' _( t) ?6 h1 A立刻就會出現在美食專欄上,並且還是不及格的那種。田雞……馬上給我想辦法+ m  r  b( B3 p/ m, y
……」
' ]3 l. ?' U1 W4 K) E, H/ O  r2 Y6 X: r! C  g" X
  劉經理越說越激動,沒注意到旁邊放著的竹簍,一腳踩過去就要摔倒。: b9 T  Q6 G8 |% V% p* P3 t

9 h. _( K1 s2 P0 k! X, I  「哎喲……」劉經理嬌喘一聲,衆人聽的都是一陣面紅耳赤,實在是太誘人
" C- x! U4 m6 ?7 N, q9 H: r$ r- A9 `了。/ c  u8 n' q: Q
8 O, w2 q% i' n
  「你們怎麼放東西的,客人要是見到……咦,田雞!」劉經理正要發火,突. G6 m3 x% H, A$ k2 N
然間就看到那被人撞到的簍子里竟然不斷跳出田雞。
7 [- ^0 D; x, }6 L( a- f
# t7 ~1 k8 Z+ ?# [! @* u  「哎喲……」李晉這才從劉經理那豐滿的臀部里反應過來,沒辦法,剛才這
! A' A/ R( i; f$ J$ E' a9 [) k+ L劉經理躬身那一刻屁股對著他,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她那紅色的小內內。一瞬間他' O" y, p# Z8 p7 a# j- x: P& m
就起了反應,特別是從后面看上去更讓他感覺血液都在燃燒。! [: a# j0 V' K# {

7 `5 V# v+ A& h* L0 I) t  n  「我的田雞啊!」李晉趕緊過去將那些田雞抓了回去。
  [$ i1 F" H; _4 T% v, O# E* L  @2 r7 c# E& x
  「你是誰?」劉經理這才發現有個外人在這里,頓時就狐疑地看著他。
2 n: z& w+ u5 Y- r* ]
& I& z9 V6 v6 ]* ]! W  李晉趕緊說:「我叫李晉,是賣野生田雞的。這些田雞都是我挑來賣的,本6 U* K+ r# `) |8 W1 k- r( x) P
來是想給各位看看,但是你們這位大廚說不要,並且還要趕我出去,所以我……& s! B0 o1 S/ y4 L, l) L' g* J
還是走吧!」
8 t2 u8 H" s7 ?) z3 r, [* U' v$ f8 p/ Q) m! _" m: g
  說著,李晉裝模作樣就要挑著擔子離開這里。
  t; J1 Y7 x. j; v+ h7 X' Y2 o
  「什麼?你是賣野生田雞的?」劉經理眼睛一亮,趕緊把他叫住,「這些都( {+ B* `4 N2 l; O# r3 W
是野生田雞嗎?」
" O% m3 ]1 S- W" g: f6 t' L% D1 q$ p7 X
  李晉心里一樂,點頭說:「那肯定是,是我……前幾天花了好些時間抓的。」2 @( _- f2 s3 E( k8 d
& N, C. q, \( g+ t4 K6 G
  「真的是!」馬上就有懂行的廚師走了過來抓了一只田雞看,「這……好大: h' C+ A) O6 ]1 L
好肥的田雞,這才是上品啊!」! F' {- c8 ?) Q- X% P
. m6 P- C  y$ k" M* I
  廚師露出了贊歎的神色。2 n+ X; w0 V( F9 \* M( C

+ Z4 L( d" b* p! q" M9 k  「多少錢一斤,你這里有多少,我全部都要了!」劉經理一聽廚師這麼說,
( t- ]& p( ^, B" y4 L. e頓時就是一陣激動,真是上天給自己派來的賣田雞的吧,竟然會這麼及時就會有# @; u3 i& p) r8 w' d
賣田雞的進來推銷田雞。9 I$ M0 e* V, O* H
: g8 k, ~; p; U" I) O1 f5 e
  想到這里,劉經理狠狠瞪了一眼那個胖廚師,這個小子剛才可以差點把李晉
% `& T2 d4 H( X. i: {給趕出去了。/ u% I' |! k$ ^1 Y3 f, \/ Y4 L2 j
+ C* [9 Y8 h2 H
  「多少錢一斤嗎?」李晉想了想,然后嘿嘿一笑說:「這些野生田雞可比飼7 r: T5 G' k  H
養的要好,而且你看又這麼大只一個,就……」9 b, g7 k: F' V6 i- S& y

. Y  f9 b  J5 L2 Y7 i  「四十一斤!」劉經理非常爽快地給了一個價格。
; y2 q' J  a0 j: @8 M! l
9 I" \1 P  F( k4 W& i& h  李晉一聽心底都快樂開花了,四十一斤,比自己想的可高出了一倍。
& ~, m3 {( [* Y( t  V' E6 G# N, u: x
  「好!四十就四十!」李晉也不是個貪心的人,知道適可而止,馬上就答應
7 x- L, Y9 y, b" p/ b$ V了下來。4 m6 n% A* h' r" `' F: D
- A4 j) @0 A+ [5 |! h; F
  「這些我全要了,那個……把這些搬去稱一下!」劉經理是個說干就干的人,6 ~0 [; L4 z# _4 B. f2 D
馬上就讓人來稱。/ D8 `* k0 O3 W. M3 s
9 x6 C2 Y0 A1 Q, ~! t
  稱完后發現有兩百三十八斤,劉經理大手一揮說兩百四十斤。
5 r" r/ y  j+ K$ x0 h2 P
4 Y" d9 D, S4 D/ f/ ~; i/ i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一轉眼,九千六百塊錢已經到手了。: D% k/ r5 s" d/ X1 ~
+ k4 G- S3 y% s* G- V
  「還看什麼,還不快去給客人做這道菜!」見到胖廚師還在那里傻看,劉經: M: B2 l$ w2 R
理不由有些惱火。
8 L3 O. b2 t7 |1 ]$ _; v: I  Y- k+ z2 N6 |
  胖廚師一想自己剛才差點把這個叫李晉的家夥趕出去,還是不要在這里惹他- {5 @2 b6 M7 @, q' m: g
們了,趕緊去做事了。
8 C6 a* A! e1 ^. Y3 A- V+ w6 b9 k# n2 S, H
  「李先生,這次你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這樣,我們的農庄常年都需要田雞,
8 C% O1 _1 a  q$ K3 Z3 N這是我的名片,以后要是還有田雞,我希望你直接拉到我們農場來。你有多少我& W8 |8 d5 y, q
就要多少!」劉經理遞給李晉一張名牌,很是高興地說。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Z
! H8 U" B) A) P號[ 鹹濕小說] 回複數字47,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李晉接了過去,微笑說:# {7 ?" w- d8 u# B
「那行,以后我要是有田雞拿進城賣,我就直接找劉經理了。」劉經理一笑,別
+ b6 d5 I' ]/ J- P) `說這個小夥子看著還挺順眼,人也長得不錯,特別是那身肌肉。唯一不好的就是
3 o9 `3 u5 M$ |# ?; r# b3 d) Z……
) `% ]# A. g; _% ?9 @5 X! M! G6 P& O: J) _
  劉經理突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想哪去了。0 \6 ~$ p  M7 n% [4 U! j3 v) d

7 z0 S! Y1 h" ~5 ~  李晉哪知她心里在想些什麼,拿了錢后直接就騎著三輪車往回走了。
0 J( V/ ~5 l0 a* k+ j/ s# u0 o$ l+ Y% C9 K8 M) h% t  y
  現在已經是下午了,這上百里的路,三輪車的速度又不快,他要是不早點回
$ [: R* |) F* L去就得走到很晚了。. i! {& `, w, H1 `& C
; J2 V" _2 z+ |8 |3 W
  買了瓶水又買了袋面包后,李晉就再次上路。
/ Q( B# D3 ^" e5 w9 F7 p! y9 o5 W* t. U7 F; S
  這麼容易就到手了將近一萬塊,這讓他突然間對以后的日子期盼了起來。
& S! s+ ]: y- s! L- k& ~+ T* G2 K  {, S9 v& o
  自從他從縣城回到鄉下后,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該干些什麼,但是現在他隱隱6 I1 f  _* H+ k6 o* V
覺得自己知道了。
& H6 m* @9 u8 c% C; m
4 X9 P& a7 b. L1 w' M. g  李晉這一路心情不錯,幾乎是哼著歌回到村子里的。& I# b( z" r. a1 z0 ]- w8 R
6 w9 ?5 d% K7 V, Z0 Y
  等他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鍾了,也怪不得他,這三輪車老是熄火,; Q2 A5 o& I* z. Q1 V
一路上走得都不大順。
1 \' X, u+ \  _  n# [, \% n
+ `" H: e# q& f' I* m9 r) N  一路上都沒怎麼休息也沒有解手,李晉到了這里就覺得有些急,看著剛好旁
+ @: r* w4 g3 z$ M1 R9 Z2 ^( @/ F. u邊有個茅廁就準備進去解個手,但是一進去就聽到里面尖叫了一聲,然后就聽到6 d5 i/ P3 J0 {2 y' p- @
一個聲音說:「誰?」李晉打開手電一看,頓時就樂了。# A7 j. e1 S" i3 w0 {1 ?
+ A8 Q1 Y; h7 h9 b) l; X: |- V
  原來是村長李大河的媳婦原來號稱梅河一枝花的葉喬在那里如廁呢。但是偏
8 |9 c' o! j: d. h; v9 [: |巧不巧的,葉喬這個時候剛才已經如廁完了正準備穿褲子呢,這一下剛好就將她
* r0 ^3 d4 l( J" |. J" G# K/ l白花花的大屁股給看了個夠。「喲,我說是誰呢,原來是小晉啊!」葉喬在蕭玉
4 D, I" e" D5 A( d% c* g" z7 A如來到梅河村之前是村里的一枝花,要不然村長李大河也不會娶她了。雖然今年8 ?. ~" m( C) C' D
已經近四十了,但是保養得當,再加上不用干農活,所以還是一副三十左右的樣
# N$ N  B  W3 c4 A" R子,打扮也非常入時。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Z號[ 鹹濕小說] 回複數字47,繼續+ y, j' `) L) l! p: R& `  k$ }
閱讀高潮不斷!+ V; @0 h9 t9 o
: Z- w- f6 s7 G
  葉喬看到李晉,雙眼露出了迷離的神色,不急不緩的穿上褲子,絲毫沒有不# a) ]' {/ V. v; Q! Y
好意思的樣子。
' j: s+ }, e% k* D8 Q' v2 T& Y, s4 A7 C! L
  「喬嬸子!」李晉嘿嘿一笑,瞄了一眼就要出去。
+ e3 l3 w4 Z! I3 U+ d5 g* y. L/ n8 F+ u
  但是一出去卻被葉喬給撲了上去,竟然直接就往他關鍵部位抓去,口中還說9 A# t. f( ]5 y' q, h7 H
道:「小晉啊,我可是聽說你那東西不小啊,給嬸兒看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2-22 12:54:13 | 顯示全部樓層
敲碗等下集啊啊啊啊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再次提醒您,回覆文章時請遵守下列重要回覆規則︰
  1. 回覆字數必須超過十個中文字以上。
  2. 禁止使用插頭香, 搶頭香, 搶第一, 第一名, NO.1, 坐沙發等無意義的回覆。
  3. 嚴禁草率敷衍的灌水回覆。例如: 推......, 頂......,11111111, good, push, thank you, 謝了, 好看, 謝謝大大, 感謝分享, 支持, 再來 等等。
  4. 禁止使用千篇一律的回覆或複製、引用別人的回覆。禁止使用不知所云的回覆,例如: 3q5ws9dmh。禁止使用中英文或符號組合字。
  5. 回覆文章必須與該主題有關,如有不符將以灌水處理。
※ 違反規則者,抓到輕者積分歸零,嚴重者封鎖IP。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廣告洽談|5278 / 5278論壇 / 5278手機A片

GMT+8, 2021-3-3 04:55 , Processed in 0.029319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