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8 / 5278論壇 / 我愛78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10|回復: 0

[轉貼] 葡萄架下的浪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0-11 22:09: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好熱啊……」在葡萄架下蹲著,直希不高興地說道。! r2 A% A" }; C7 X1 ^' y; c

  b# T" K( z6 N# Z, t- ~% W5 y9 p

0 e8 H! R0 M/ ?3 G  \) _* h  「嗯,確實就算到了九月末也還是太熱了呢」雖然只是隨聲附和,但阿倍的聲音聽上去心情不錯。一邊仔細端詳著葡萄碩大的果實,一邊用剪子小心地采摘。
4 ^5 d, s" O7 i* h' j. h/ c
' b3 K8 c6 w7 ^+ F: @- Q
% \- |0 N$ L0 B
  「不行了,腰痛得受不了了」
, P/ G. J0 h6 r- Z: W5 ]
. {8 w; `) X- r2 b% W6 d

% I- n8 {4 K1 {  「確實,這里的架子太低了點」比直希還要個高的阿倍維持著屈膝的姿勢失笑道,即使這樣也沒有受教源源不斷地把葡萄摘下放進腳邊的小籠子里。. u% {' I+ q4 X

: l5 a& b2 b! a1 {9 p
$ s" r1 S2 W& [3 p2 u
  「你摘那么多干什么啊。在園內吃不完的部分可是要額外付錢的哦」「當然是要帶回去才摘的啊,你啊,不是喜歡吃嗎?」「還好啦,雖說水果的話我基本都喜歡的。但是,在這種地方買很明顯要貴吧」
# g; t/ A4 a3 R: R) T2 v, k% q2 ^$ F% \8 V

8 j6 u* X2 N( H! ~& ^; t3 I% J  r  「嬌生慣養的你也會在意這種事情,真是意外啊」「……反正又不是我付錢隨便你啦」直希粗聲敷衍道。其實一開始就是直希自己提議要來摘葡萄的,可現在卻是一付極不耐煩的態度。而阿倍卻是沒有一點不高興,反之完全地興致盎然。
, |& H, N$ H7 n5 b3 [
1 @# z' Z0 U: D6 `1 Z/ J  S

3 @% E3 O- a6 G% `! S+ b9 ?  「就是說啊,你不用在意這種事情。我只要能和你這樣享受周末就已經很滿足了。滿足到就算把這個架子上的葡萄全都買走都可以哦」雖然一付不耐煩的表情,但實際上心情并不壞。不,可以說心情相當不錯。之所以想要來摘葡萄,是因為昨天在學校食堂里聽到朋友們的聊天。板橋想送珠寶給剛交往的女友以討其歡心,就帶女友去了御徒町的首飾店街。想說在那里用同樣的預算就可以買下足以媲美一間公寓的好東西讓她高興,可不知怎的女友反而生氣了,之后就連短信也不發了。
8 p5 D  I0 l: {3 N5 p- R( G: I+ a8 ~$ Q5 t

8 m) ?% x, m7 m6 \$ z; q  不明其中而唉聲嘆氣的板橋,被可奈和莉子駁斥道。「這是理所當然的吧,都那樣了。女孩子都不喜歡男生在買首飾的時候追求劃算。」「在禮物上還想省錢的男人,最差勁了」
& o& I3 Z7 ^9 b/ R9 a# s
: o9 ?1 u9 a+ b! a, g- V
% t7 Z' }! l; s" K: I+ i$ ?; M
  「才不是呢。我是覺得用相同的價錢買到更有價值的東西對方會更開心才對。」「板橋君所說的價值,不過是價格啊性價比之類什么的吧?可女孩子的價值觀可不是這樣的哦,想要的可是無價的添加值哦,氣氛啊情調之類的」「就算你說氣氛什么的……東西在哪里買都是一樣的吧」一旁的康太也微妙地點著頭。
# ]( ]5 @1 p3 R. a4 B4 m! B2 ]8 i0 \2 a' ^2 [/ H, {6 p) C
7 T, U6 z; F. w8 R) [
  莉子嘆了口氣,捏起裝飾在午餐甜點上的黑加侖擺在兩個男人面前。2 v" c* R$ |8 I

: O- T2 B+ Q" j

& h7 ^" c8 p+ M  「那么,打個比方說,一個是在超市里買甜度有保證價格又劃算的葡萄,另一個是去葡萄園里摘葡萄,這種感覺明白了嗎?」「誒……,可是那樣,自己摘又耗體力,還要付入園費超重了還要收錢吧?" \- [5 v4 G9 A+ x
0 M% T, a2 {0 l3 L$ ]6 t; A, _
# C5 |9 O4 l* T# E, P
  而且還要付高速公路費和汽油費。這樣算一顆葡萄要多少錢根本就說不清了不是嗎?」
1 `" `( w8 n2 n
% n4 Y3 [' A( r. _) e

2 V/ ^! a& w+ s( E: N4 G8 m  「嗯,說實在的用那些錢直接去購買葡萄都足夠了」「啊,但是,聽說像那種鄉村的農園,周圍有很多愛情旅館呢,要是算上這個的話可能很劃算哦」
0 S5 E+ V+ c0 g9 P3 @: |
: |* b8 ?5 Q3 w9 ]9 Y$ L9 a4 j8 J2 x
5 @! `6 `5 _1 S: M- t
  面對這兩個男人的對話,莉子和可奈露出被打敗了的表情。
5 ]+ n& |7 O( o0 H! f+ h) J, U# V5 n  m: s" `
; B5 _$ C* v5 T* F/ z
  同是男人,直希非常理解板橋和康太的所說的話。基本上,就算自己不主動出擊女孩子也會嘰嘰喳喳地靠過來,過著這樣人生的直希從來沒想過要用禮物來討好女孩子,也無法想象像摘葡萄那樣麻煩的約會。事前先調查好開車,付錢,還要作農務,誰會喜歡啊。可是,換個立場來看,假如自己說想去摘葡萄,阿倍卻說「在超市里買又方便又便宜」,會是一種什么心情呢。大概,女孩子所說的摘葡萄,目的并不是為了吃葡萄,只是為了以此名目粘在一起的意思吧。
+ {: t2 J& Y2 d# W3 W5 y9 I1 E5 L7 |6 E' Z' z

( X! Y" H8 R! i) z' h+ m4 A  直希想,要是阿倍那樣回答的話,我們搞不好會以此而分手。回去路過阿倍的研究室,直希試著問了阿倍。% y" |( N) C% c# [
+ x+ t; P8 r8 w' g0 {
$ b, \1 A6 v' r$ d# O" Y% f7 R
  「要是我說想去摘葡萄你會怎么做?」# c% F5 H6 \( B: I2 O4 q9 K- J

# p7 A' U1 |& c" x

; a& x/ X. y3 L& Q. _2 Q  之后的答復就變成了今天這樣的情況。被一大清早就到公寓來接人的阿倍,哼著歌驅車兩個小時帶到了這家觀光農園。4 z: B" }7 |$ Y+ k4 }; Q; C

2 C4 s7 V3 e+ v& J+ e  s  o
8 b) Z  P5 j3 f* @5 z0 Z
  「過來吧,去對面的樹蔭下嘗嘗摘的葡萄」摘了滿滿一個籠子的葡萄,阿倍心滿意足地拉著直希的手站了起來。雖然放任這種接觸,但直希還是有點尷尬地注意起周圍。
2 ]  E4 K; Z$ F5 m+ W
3 h& B: O/ h) d8 y
2 S" T( M3 y9 C
  「不要像這樣突然地牽什么手啦。會被人當成是同性戀的說。」之前去水族館也是如此,游客基本上都是一家人,光是成年男子的二人組合就已經夠人浮想聯翩了。" F: r" w' N6 K. ~
/ d% j) U6 n1 I
) p. b* u6 c: m& C1 y3 c/ X
  「就當我們是關系親密的兄弟好了」
5 x8 a; H: _  U1 g7 e  W( w* u7 K4 f$ X

* j! C. e7 O4 h; y7 r1 R# G0 ?- {  R  「怎么看都是牽強附會的設定吧。再說了,都多大年紀了就算是兄弟也不可能手牽手啊」- ?7 V. v6 M' D9 U2 Z

* R8 ?2 d. J6 h; \" ?
. y- y; C- E4 q4 o# I
  「誰知道呢。比起這個你啊還真是沒禮貌呢,沒有學生對老師說『啊』的吧」「可是,說到底你和我之間就沒有直接的師生關系吧」「那么,我們之間是什么關系呢?」貌似開心問道的阿倍認真地盯著直希,一用力就將直希撲到在空桌上。
. |* Q! d  e) k) m3 Q  R. Z
! }7 }3 e. @" _  R, E9 u" C
/ C/ o; p! [2 H6 l/ u' B! U* _
  「……這種事難道要整天都掛在嘴邊嗎,臭大叔。」「一這樣馬上就炸毛這點,你就是個小處男」被阿倍開了玩笑臉馬上就變熱了。& F. u1 U$ y8 }( S

. ]( o5 h: s% c6 |9 w
8 V1 h: q% v7 Q. {
  「……已經都搶走了人家的處男身,虧你還說得出口」直希一說完,阿倍就睜大了眼睛。$ q# k" J9 Q5 h+ H# b8 \/ T* W6 Q
, b6 d9 D* g# d: @
6 m3 t6 Q5 R/ v/ h8 D
  「誒?你還是處男吧?」
9 U6 p. o( w+ ~  s7 K( g, H8 q0 K$ I5 M- t1 }+ c0 C

1 D3 x4 I) [0 k+ l( h4 ?- x8 A" N  被這樣反問,直希不解道「哈?」
/ N* J9 i2 b+ s- J
' T# }( B+ i, D+ n0 u
2 h# x# i+ g0 d0 X% H
  「你說什么呢。明明把人家……都那樣了……」「嗯,雖然一直我都很享受,但說起來我得到的只能算是你的處女身,處男身你還是留著的吧」: I( g. c5 M9 |7 L1 n5 b$ [# {" \
9 V2 ?% a4 c' `1 g# h

/ c3 w$ E" D) \& e! [: n& Z  照這樣說的貌似也的確如此,直希啞口無言。: ?8 b. v( X5 ]9 f7 \( F

# e' Z; {% u8 v
5 Z  P1 k) d& J' F$ U) X# c! y+ ~
  完成初次= 脫離處子之身一直這樣以為的自己更是十分挫敗。明明就不想守什么處男身的說。+ x- t! r/ ~! q- m

0 T; R$ R& `5 k) i) P# \

0 K7 v+ _5 w' [& _  「……什么時候一定要脫離」6 Z( ?, U1 F4 a) x3 N. |& X

: ^1 W& e( q9 S# [9 G. j; S
. U- {( d/ g% l- P; G; L
  面對小聲嘟囔的直希露出坦蕩的笑容,阿倍用桌上準備好的紙碟,開始剝剛摘下來的葡萄。修長的手指很靈活地將葡萄籽小心地取出,就像是理所當然地動作那樣把盤子放到了直希面前「請用,王子殿下」直希也還以再自然不過的表情將葡萄放進嘴里。' G# U* b( }1 h( O& O+ a
5 |! @  O" O0 h5 K/ O0 w- J2 i
5 |- d3 c  c2 n, D+ ?+ M* E1 Z
  「啊。超級好吃」7 G: [$ y+ J1 Z8 g, }) O

1 I9 G! j3 A: {9 h8 b) K5 S

( @# c/ X/ F, j1 ]6 z, H- e! w  濃密的果汁以及芳醇的香氣在嘴里蔓延開來。讓人一掃之前的諸多不滿,剛摘的葡萄非常美味。
& g! x+ i. c8 c( V$ e; U
$ T. c4 t0 \0 `2 T* c" I1 M  f( I
  }* L0 H$ e0 e2 |6 l$ N/ f
  「真的呢,很好吃」) c0 P( q6 F' j8 f8 C3 U, u
0 e- ~: g' |5 m" T4 S( G

4 U7 v$ P6 j# @8 M2 s0 G  z& y; }8 j3 V  阿倍也邊剝著吃了一顆,突然注意到了桌上擺著的類似葡萄品種說明的東西。
2 S. C8 o8 b$ |+ z' A5 }. `9 z1 W5 I3 O' q' j, b

+ y; W# ^, i2 t; k- C  「這種BIONE,據說甜味和酸味的平衡感非常棒」從說明書上抬起視線,阿倍饒有興趣地看著直希。6 S' ]$ s( |2 j

9 W5 w; t& e* d  X2 R* [# `
5 U) [1 u4 {- ~4 r
  「簡直就像你一樣」
2 o. z# F/ V/ `( `9 v% C5 D0 t+ U( y! j" w7 J6 r( b
# Y3 `; l7 ^5 L) a- y. O* K
  「……不要老是用水果來比喻我好吧。反倒是這種黑黑的皮,更像老師腹黑的地方吧」
/ N, ]1 W$ `7 _" q" B, f5 F
" ~/ K; y9 T# d6 x; S9 p# O# e( A

; h- W. U* t6 b3 \$ k5 W1 ^  「也許吧。BIONE在意大利語上有開拓者的意思呢。歸根到底,第一個開發你的人是我……」
0 e. N+ f" D6 n3 D& e
8 i3 b/ P( l) T( B5 v
4 x# A8 S  D6 c. O# k
  「給我差不多一點,色大叔」
0 `8 j  J3 b8 {% [* G7 S$ `) ?+ F+ D) F
4 c9 Y( w, S& H3 q9 _% i/ e0 K7 O
  直希干惡心了一聲,阿倍怪怪地哧哧笑了起來。
1 Y& c* }4 F9 X0 A6 @3 C7 Z8 e( l6 B
' N$ @- H% A: y6 \3 f7 m
) b. G% s' E4 ~
  「說到色大叔,可以再說一個嗎?」5 d: ^* K# e; n5 A
% j0 t9 J, b( N1 [

1 y! a) _' G8 ?  N9 E8 G, C  「……就算我說不行,你還是會說的吧」
$ q* u& g3 c" d0 v) I
  I0 k0 A9 R( u# V! f: h
1 m* y5 a) W( l1 y$ w9 t4 f2 @
  「嗯,你說想去摘葡萄的時候,我覺得非常抱歉。」「哈?為什么?」
; x6 f3 Z2 S7 `9 w, c* R8 k' O' v) S8 X! l

3 [+ ~( o4 T2 `7 O% G  「你知道嗎?葡萄的話,在解夢一說中貌似代表睪丸。」直希被剛吃進嘴里的葡萄給嗆到了。# \# _! a9 h9 r( p( j+ {; \

* x0 K) ~9 S% t$ B# e$ `

& O4 N# J0 M9 I7 `0 t  「我怎么可能知道!」
9 [. r! B0 [5 k8 ~0 t: G  `; R& ?
* I6 L* ~1 k, I0 `* }' p- f
8 e  q" T: `# d) |9 U
  「摘葡萄啊,去買很多葡萄之類的夢,據說是代表對性愛欲求不滿。讓你感覺到不滿足,作為男人我真是失敗。」; W% S* i/ S* E/ S2 e
* s* a+ [* p+ @! i: \

9 x! a( Z& e- a% K+ T) X4 i+ \2 O  「什……說什么……」
  y& r; E7 B0 W/ ?6 O8 J1 n  c. N7 m+ [4 f  @" i1 Y

% b1 R4 |$ ~) D  c$ c  「今后,我會為了更滿足你,更加努力的」  m( A' m6 m1 }

+ P+ t6 a/ ?& V
+ A7 q/ |3 R# y- w% ~7 F
  「更、說什么更加努力!更加努力的話我不是要死了!說到底,我也不是特地想要來摘葡萄的,只不過,板橋他們說摘葡萄約會很麻煩,不去也好,就想試試看老師會不會也是這樣而已……」太過混亂以至于胡言亂語,直希慌忙收聲。5 r3 v3 l( m5 n+ {! ?4 M
$ E8 g9 T& W8 {# }4 z& X

; a5 |4 K: P& P- W& `* e2 n  阿倍一直看著那樣的直希,滿面笑容。( X6 `% k) D' {; M2 L7 Z
; i& z5 H/ x( U: k
$ w3 M6 b6 x8 \# h
  「你真是太可愛了」
0 ~/ e( N# G$ S  }4 ~7 d
, D, F* m& b1 o

8 L5 Q5 o) C! ~7 K3 s% Y2 M* e3 u1 w  「開什么玩笑,笨蛋」4 E; @& _% o5 \- o' {

0 u! ~$ X& Z; `5 s. e" `

" p7 P$ M9 w" r- f. Z  「我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很開心哦。開車到這里的路上也好,并排蹲著摘葡萄也好,像這樣幫你剝葡萄也好都非常開心。在研究室里和你喝茶也很開心,在床上讓你哭更是開心得不得了。」7 y- q' j  D1 K, `
' k) v- o, k5 i0 F& s
  \) T% R& v2 i
  「……光……光天化日的你說什么啊!下流!」太過害羞,直希禁不住頂撞起來。
2 |) Z- i5 ^, _& A5 u2 f" r
( u  X' O" l* E( o  ^; Q- \0 t

1 W# O  b. Z6 \7 e3 ]3 x- s  「說這種甜言蜜語,到目前為止騙了不少男人吧」阿倍的表情突然變得認真,慢慢地搖了搖頭。
5 Q8 _' s% N: U6 l  a. |; Y  F% B1 C2 ?3 k
$ m" `( S6 m- {; v2 @4 K5 Z0 K2 B  Y
  「和你相遇之前的我,大概和板橋君一樣的感覺吧。本來,男同志之間的關系,比起精神上更重視肉體。就是如此。」
3 o* ?- e8 j' J: k4 @
) l5 t+ r' f' w) x4 W8 l

( C& z/ I9 F) n  阿倍的眼神一下子溫柔起來。
: H1 A; e2 @" @3 R8 B3 |# d; V! k3 A5 x8 v. [" Y) d

' N$ Q6 O9 v1 G' e1 F9 l' _' Q6 L: \  「這樣開心的心情,在和你相遇之后第一次嘗到。搞不好,這才是我的初戀也不一定哦」
$ k% U7 K  W3 a3 N+ H' d& d
* e" D3 z3 K4 k+ c5 ]% u

1 I( @/ {7 M- Q0 F0 e, j' W0 _  「雞皮疙瘩都起來了」4 a( q5 Q/ A' J0 q) _$ T0 @
8 _4 n5 T  u: v' g9 a

& L5 H% O5 @: m9 [  雖然粗魯的敷衍著,直希卻抑制不住那悸動而來的幸福感。
: U( z* ?3 o; ~; e  E1 R- }& @7 v2 m( F2 p. V: f  N

4 y5 X& B, I3 @+ T& `  為了掩飾流露在臉上的表情直希往嘴里塞滿了葡萄一口吞下。入喉之后有些異樣,不禁皺起了眉頭。  w" t; H, Q2 s6 {* k$ h. a2 ~
7 t5 c. p- E  l; i

6 F! E5 f9 @- A2 {- G  「籽,吞下去了」
' g$ P) D& J1 s8 x, R( B! T/ T! P; l9 m4 Q5 _8 p

/ @; K$ t. ?/ G4 _' s6 J, r+ w  n  「是還沒除籽的嗎?抱歉」( {6 E  c- w( ^2 P+ D7 \' a, D

/ Y! l) \- ?" Q& S+ E3 Z( D
* Y( x! `: W' A9 p* `1 V
  「據說吞了西瓜籽還有葡萄籽,會進到盲腸里是真的嗎?」直希露出對小時候所聽到的迷信感到不安的神情,阿倍卻笑著說道。
9 i4 [! ^! h9 B8 p# j) m
! U% |% H& r5 ?
* k! E" n9 w; ]: O
  「不會進到盲腸哦」
3 V. j# x" A; Z5 J3 l9 [
4 Q. k5 |+ q+ U# [

7 ^( v7 q# A1 y% c9 e  「也是哦。我也覺得只不過是迷信而已」
6 x; f2 U- y: {  D6 ~  }3 {) a( k+ }8 f3 b1 B
6 G' W3 h+ k" K/ Y* g5 v+ d/ {& Y
  「即使會,也因該是闌尾炎吧」  g- X0 `% K! b

( B- B5 Z- d8 c
( X# [! E" p3 T# T* R% A
  「……你最討厭了」* \# S  D; y2 m4 h. G
! I  r- P* G( d( i) H( j6 F

1 g/ H: e' _) f. @0 v  阿倍凝視著直希慌張的臉。# h* v8 i6 D  i. a

3 _9 Y; ?& o9 @) S
' \/ X) [, c& z. q9 f& r" R, j1 L
  「抱歉抱歉。因為你實在是太可愛了,讓人想要逗你。那么一顆小小的籽不可能得闌尾炎的啦。說起來,你知道嗎,葡萄籽曾經被作為漢方藥的原料使用哦」「誒哎。有什么功效呢?」6 Z5 \* m& S+ u" `
6 A( G7 E1 P1 ^( V

3 v/ e/ T5 m5 _: F6 k) {3 m  「作為強壯劑,貌似能讓男性機能持久哦」
3 U- l/ U% c1 M* E
, X: {) R8 J5 x
" j5 Q+ }5 j. N
  「……你的博聞強識,難道全部只有色* 情的東西嗎。真是下流。」「為了今天晚上做準備,我也吃吃籽吧」
, l( A& g! b; A, m3 L
2 p/ `9 W" z8 A
5 z' x6 X" t2 n* J! N' W
  「笨蛋!」; g) y+ P( G* }" F) e' }# O
+ J% M: P7 r% o" d* M* K
9 C! g9 q' ^, Z
  桌下被狠踢了一腳膝蓋,阿倍叫了聲疼卻笑得一臉幸福。
1 T2 x0 {5 z; r9 a0 M0 X( A
# g% k& n$ [$ m3 ]
( j$ z; Z3 Z9 A( k
  「……啊。不,那里,不要……」) C6 I; T! K8 o5 Y

( u3 E0 T3 h, R/ K
  O9 g. K# _* Z+ i6 n4 ]
  胸前小小的突起被舌尖肆意地舔弄,直希難耐地扭動著身體。7 _! ?, A: ^: D. d8 J% M
  ?% b( ?1 Q, g

8 d: k0 o% n' i6 }  阿倍用溫柔中夾雜著猛烈的笑容輕松化解了直希的抵抗,侵犯著后面窄穴的手指又增加了一根。
0 a9 h  F# W0 o+ ^8 M: A
8 ]" j* {0 I# x
& M+ g# g/ o) M4 I5 V
  「不……不要。不……」
1 S+ T6 g+ {% w$ {) N! Y4 X+ X# \- D8 V4 ^
  e! Q6 f8 H' \! m0 k
  「不是不要吧。這里,還有這里,只是這樣弄,」「嗯……啊。啊……」! P) _# n4 `6 f3 ?( B
. ^- z& `  \2 q- ~% T+ y$ l" e

" _) u' e' N1 A/ @; `  「你,已經變成這樣了哦」8 W5 `: \9 ?3 V' x: Z6 c
5 g$ F+ }) V2 N' @0 Q2 D
3 e+ |7 ?6 y& i. Q0 [  {' |
  想要克制變成這樣的地方暴露在阿倍的視線下,直希已經快被羞恥和屈辱燃燒殆盡了。一次還沒被碰到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什么樣子了,自己是最清楚不過了。5 i9 t) o5 d% {% `
: N1 {4 b$ ^. K& c4 p" Q! B
" b, n3 [5 Y, b) h
  就算有舍棄羞怯和面子自己讓自己釋放的沖動,只露出脖子雙手被還套在背上的襯衫綁住,身體想動也動不了。
# ~# H3 j+ |. e# x& |* p
8 k5 Z- C  w! F+ A1 B' j0 h

, J) x; l& `2 e" V8 ?  摘完葡萄之后,參觀了附近的葡萄釀造廠,沿著溪流享受兜風,接著就被帶到了景點的酒店。和阿倍已經不只一次肌膚相親了。已經沒有了初次的緊張,在酒店里吃過晚餐之后,先使用浴室的直希,在阿倍洗澡的等待時間中還有閑情對搞笑節目興致勃勃。可是,一被撲倒在床上,心跳就亂了節拍,之前的游刃有余早就風吹云散了。1 E5 K; |. w, s' l' }3 c) b( t/ `

1 k- k* v8 M( B* E3 y

+ ]% V* A7 k- p$ X' ?/ s+ {  「總之,是想先去?還是想要我進來呢?」* K" Q: y, J! y9 T% H) C

3 ^) b+ z- |9 N, _  T
8 L' G+ Z0 J" d( g2 p
  緊貼著耳畔輕啟嘴唇喃喃細語,光只是這樣就已經快忍不住了。想去,也想要阿倍進來。但對自尊心比天還高的直希來說,妥協的難度太大。
, u0 {: a) [' K8 x8 t% _4 L' ?! @3 Y( W( S4 {

# `3 ~7 c7 F, h# r1 t' f  「……摘葡萄摘得腰疼,累了,想睡」! n- }1 U# p4 }" P9 z
) q; I4 u1 v  L% j& x) Q

9 u& D' U3 V# N/ a  想著怎么能讓阿倍的奸計得逞呢,就說出了這樣沒心沒肺的話。要是阿倍順勢中斷了行動,難受的明明是直希自己。突然抽出了剛才還在直希里面打圈的手指,阿倍直起了身體。" ^: h. i1 b  T  \
$ a9 k6 j/ K' r5 n. b8 S: |
# U0 G" a1 m1 i
  不會真的停手吧在這樣不安的直希面前,阿倍解開了身上浴袍的帶子。浴袍里面什么都沒穿的阿倍,蓄勢待發的地方極具沖擊力地大刺刺地奪人眼球,讓人不經意地將腰往前送去。) r0 b' U7 B# y/ ]& ?
- R' t: F3 H+ T6 e: b9 [

, A' |0 a. K# M; p" F' O  「那么,就用不會給巖佐君的腰帶來負擔的方法來享受吧」「什……不……啊」1 `0 L4 ~9 @  J: L
/ r3 k7 N6 i# Q$ t# Z

# c1 O: R1 g: X8 H  被抱起膝蓋成兩人面對面的姿勢,直希私密的地方緊貼著阿倍的堅挺。- ]1 H, R" f" D! S7 A2 H
- @2 B( q. q4 l1 \5 E" r

) y3 M% a0 |2 {' Z& }( r/ @  「不……不要……嗯唔!」0 Z" b6 X& L0 F7 R0 u+ u* L2 w% D5 _
6 a; w4 }. p0 f. v1 J

- l: `) ]' m' K; Q' _  就算想要抵抗,可鎖骨被吻著什么力氣都使不出來。被灼熱壓倒性質量的東西刺穿身體,直希發出伴隨著悲鳴和泣音斷斷續續的喘息聲。3 C8 q/ b) u! J' B/ N3 J
, \6 q2 L( ?8 ]( }
& Q; P! C" h6 y( ~1 g' T
  對直希的弱點了如指掌的阿倍,保持著貫穿直希的體位撫摸著胯骨附近,用嘴唇和舌頭從鎖骨到肩頭以及胸前的突起來回重復著微妙的刺激。* N) o# A+ G* G6 v2 ?

7 x2 z; {9 W' L
+ B& L& p. e4 h' _
  雙手被襯衫束縛在身后的直希,對那狂亂急躁的愛撫毫無抵抗力。+ \$ O$ @1 j4 |/ u! P1 h

* }( U* M( E) o: y! j8 Q9 s

' ], J4 p; w6 B+ W8 X4 N) W  「那個,襯衫,解開嘛」
0 m+ z8 R) ^7 m- n) z" N9 n) m: F4 a/ o' o; x
3 a- ?. k) p) ^; T; Y( b; S+ Y
  半哭著半怨道,阿倍抬起性感的眼神看著直希,搖了搖頭。
& {; r4 f3 L% B6 o  e. P; r! o0 k# X4 q% r

2 h5 R. g7 i+ |+ Y0 @/ W, k) V  「穿著那東西,是你自己不好」被說成壞心眼,阿倍一口咬上了那嘴唇。
, F: E9 T1 \0 W
7 `6 s; L) {% O  J" `+ l5 ?

: H  s4 ~- G) W  雖然打算這次要從容應對,但面對穿浴袍的那任君享用的便利和那高揚滿滿的性致,直希還是退縮了,洗完澡后特意穿上了襯衫和短褲的自己,果然還是不夠淡定。
" U! _1 K& \$ F: o; J% t$ L
6 ?# I7 z( U, E  e' S7 s8 `- Z* v1 y

6 c1 t9 V) r: c5 V9 S  「而且,束縛游戲也很萌哦」) t. M( b$ A5 D

8 u/ D- u7 D7 r$ m. n0 ^/ o" Y
3 }0 E2 Q. L5 o* ?& w( x' P# n
  「什么時候了,萌個鬼啊!笨蛋!變態……啊」怒罵的架勢牽動身體使得內部更加刺激,意外地發出了情* 色的聲音。
2 Z9 J* O" `9 O# e5 E. T( v+ p/ U; }. U- s5 j% d- X' V

- J/ ?3 ^5 E0 D  「心和身體可是南轅北轍哦」說著,阿倍撫上夾在兩人身體中間早已精神奕奕的直希的硬挺。# ?  q( @; U6 l' h# j) d1 V9 Q
7 V6 d  |1 s; s) t, u- N2 o

5 V7 F% M6 b2 G7 R% [1 v( }# F  「嗯,啊,啊……」
, _; s% B) S; W) D& d$ T; `- ]3 w  H( Q& E( a
$ R6 S- ~2 b; M  C# \  }& i
  「比平時還要硬呢。是不是葡萄籽的藥效起作用了」「笨蛋!滅了你哦!」
+ K! _. b* d8 a+ n% d5 z
0 W) R5 M+ p' i* M: R. ^5 _' }7 k
8 D) S. Y0 G$ X8 x$ x- `$ ^; N
  阿倍不溫不火地刺激著直希的前后,直希被迫抬起了視線。' \% w. ~9 j" k5 V

; r5 [" {$ b& r8 ]& g& x+ c) S( K

% ~% V4 }* C" _# Z' z2 Q3 Y8 p  「我說,白天巖佐君說『什么時候一定要脫離』,是指處男?還是我?」不著調的詢問,想釋放卻無法釋放不耐的刺激帶來的焦躁,以及不想輸給此刻還游刃有余的阿倍的情感交雜,直希賭氣道。& I) }5 f( l! H8 C2 |' t

7 T( S/ k. a$ N: F5 _* v/ J
2 u- N+ |8 u5 W0 s
  「兩個」
. ^1 `" R) R& g, ]; F( M9 U- U
* P+ @% e% k9 `! E$ N" H8 @* v
8 ^. G2 ^7 z3 j# y1 W2 X
  「呼唔嗯」, y) g+ [1 I- s2 L, x% S$ s
1 z* Y4 z& S5 T) V
* p+ E" J$ }" u" L
  阿倍停下了愛撫的手。直希無視自己過分的回答,埋怨地看著阿倍。不主動給予快感,取而代之的是無法允許逃開般的沖動,阿倍大掌將直希的腰結結實實地與自己閉合在一起。
* H7 ~( @: x; \( H# Y) P# h5 c2 X6 ~9 U: t  F, G) U/ ^- k  C3 ^3 Y

, x  x6 ?9 X: d  「……呃」清清楚楚感覺到男人的那里就在身體里面,直希壓抑著嬌喘哼出一個字。
6 g# [3 v, i% L) B* q, h# T  {% b  [1 ?6 Z# i  B2 Z$ d, E
) r& k/ u5 c4 U, }$ O0 `
  「壞孩子就要受到處罰」$ x% v, ]2 z: L7 q, {* `( O
0 I" f! K: o7 z$ ^) P2 M

3 B* T/ t4 Q5 [! I! t  「……搞什么啊,那樣」
9 G) V# O0 t( {+ U' W! i% _5 i7 E1 e, Q. J

1 W, D/ p0 o7 X& i; Z* u, J6 S: \$ r' N  「要是你不發誓哪一個都不脫離,我們就這樣一直到早上哦」「這……這樣?」
1 Q& P7 F  T2 ]8 f
. I& }' h2 m, h3 u! v1 p3 U
7 ?. Y* t* r& `
  「嗯。被我這樣一直插在里面,」. F, M' z0 A9 p" m
* [0 J: `8 A1 F
, U% ^+ _- c" Q! q' T8 C
  「啊……」只是被輕輕晃動了一下腰,直希就已經禁不住溢出聲音。- H& ]7 m3 m. n: ~$ U2 m1 U

% w% q( v" f1 a; I8 Y8 n) C$ Q
: Y9 P- C0 j5 I: ^
  「硬生生地憋住想射而不得的這種狀態下,一直到天明」「……變態混蛋」
& i  f" u" ^' z( {+ E3 u' B1 m4 v' U. k1 ]! D# X
  m: }1 C# U6 g8 h4 v/ a
  「謝謝」
5 K) H" S4 j% a9 h! \, i! ?- k% M* K' N7 M$ r2 l
- F+ ?3 v; i- j9 L& V, b- n; z5 Y
  「我才不是在夸你!……嗯呃」
$ K- D0 e. F8 U) P$ n" H
! a1 u* o( D. h% P. }* @4 S# j
& L" X2 q7 c0 b8 `! e
  哪里也不碰,光是稍稍動動腰就已經有感覺得不得了。呼吸也變得急躁。
; \5 t' ?2 T! J0 ^3 N
- c; {. s2 t+ T3 M
5 Z6 ^( i3 X7 r. b; W3 q8 p% P
  「對象不管是男是女,絕對不準你和我以外的人做。你,這一生都只能是我的東西、其他人什么的不知道也罷。」
6 B* o8 S6 _0 ]; T6 @; j& `' z) F. e: _! T# d" m& O
% Z: V; d7 N9 b* ^8 C2 Q
  自己明明就很風流,還自說自話個什么勁兒啊……想是這樣想,自己對男人那霸道任性的占有欲卻感到怦然心動的酸甜。8 N0 l; c+ B4 N/ I  m

% @' P# ?. o$ t% K
3 a0 A  s) d& S6 n
  「……快點,讓我去啦」) \! b0 }1 w4 |7 n/ R* {1 o
( R8 b3 B$ I$ k" @
  B! p, q: r6 n0 v- @: O$ U
  「我還沒聽到回答哦」0 {: W9 V9 i7 Y, c( }/ }

" F- P% K& c* }9 Y9 K  P  k

2 z2 c. F% ]0 W7 z% L3 L( j  直希靠著阿倍健美的上半身,不情愿的嘟囔道。
7 d4 }* m9 T  d/ B- R2 r
+ M9 o/ m: j& h2 {

7 y; w1 O8 @3 I# c, p  「這樣丟臉羞恥的樣子,不是在老師面前,就絕對做不來……」「好可愛啊」
9 E) ?3 h+ G9 ^# }
- g* p4 R5 o7 x( i2 V& W

1 a5 q  D) j  n7 ^2 _  面對直希笨拙的告白迷蒙了雙眼,阿倍抱住了直希的身體。# I7 V- l$ Z& v: w) A
4 @+ [& W- }9 k1 F# |
9 e5 W- p5 m4 S; _( L8 Y1 G3 w
  「啊,我想到個好方法」
! \1 i: m( |! r$ d1 v  O8 s' D* Q* k( h  ?/ b/ m9 I

% C  h2 A, {" \* g5 x7 p% X  「……哈?」
7 t# B! ~' Z# x
, M- _( n1 W6 [4 h( @/ d
9 F9 ~' O# `4 z& k% W) f
  「這里,剃了如何」
/ K$ ]1 y- ~, l' t% {$ z
# O0 y# ^- z: X) B" j" v" K8 c
  B1 c0 y* s+ a4 b  K$ g% x
  下體淡色的茂密被輕撫,直希條件反射地從男人身上彈開,突然的大動作給體內帶來更猛烈的刺激而更加激情。
& a* S6 b* a3 m$ _9 {, m- Y' |/ E, N$ Y8 }
) X$ J2 v3 _' G$ m" R  [$ b! h
  「那……那樣做的話,我真的會滅了你哦!」1 ?! F8 y' q: r  m5 p4 M

0 s* A" S' W$ J$ J  _& N

4 L! w& {& H- o9 k% \  「還能死鴨子嘴硬,就只有現在了哦」
$ w$ g4 r! F% d; i2 a9 a* {2 }+ m
* h) l/ L2 V/ W: N( K2 m

! }& V/ t& d# s" a  「啊呃……」
! m% p) v  J# Q+ j% d+ T* ?% S
  }" w0 H2 @( D6 j- R
+ O. R" y: Y$ t4 A% R
  阿倍保持著插入的姿勢將直希壓倒,覆上身去。( Y( K" W5 U, j7 R; g
$ f# J. G3 [+ R* U, _1 W  Z

" E. _" M. Z4 a' j( g* F7 k# T+ O  被啃咬般的吻撬開嘴唇,厚實的舌頭在整個口腔中肆虐。8 W% T1 z) h: ?

8 Q1 c' r# d# k' ?- u
: [! K( ~4 \0 |" B; j8 |6 Z- D
  「嗯……呃,」
3 N+ ?8 L  G$ H- G9 x! g3 a1 w4 l( P7 Z5 c  q

( V1 n! D4 q3 V7 F+ X  一氣呵成開始了新一輪全方位的掠奪,直希發出了甜膩的泣聲。
+ F1 y% g' Y# [: N# ~2 j
, |( S' d8 M8 K+ g; ]

- s2 @; b! n( Z$ k  毫不虛度秋天的漫漫長夜,二人充分地確定著彼此的愛。
5 y; K. u, v8 M. V0 s/ 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 再次提醒您,回覆文章時請遵守下列重要回覆規則︰
  1. 回覆字數必須超過十個中文字以上。
  2. 禁止使用插頭香, 搶頭香, 搶第一, 第一名, NO.1, 坐沙發等無意義的回覆。
  3. 嚴禁草率敷衍的灌水回覆。例如: 推......, 頂......,11111111, good, push, thank you, 謝了, 好看, 謝謝大大, 感謝分享, 支持, 再來 等等。
  4. 禁止使用千篇一律的回覆或複製、引用別人的回覆。禁止使用不知所云的回覆,例如: 3q5ws9dmh。禁止使用中英文或符號組合字。
  5. 回覆文章必須與該主題有關,如有不符將以灌水處理。
※ 違反規則者,抓到輕者積分歸零,嚴重者封鎖IP。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廣告洽談|5278 / 5278論壇 / 5278手機A片

GMT+8, 2020-11-1 02:48 , Processed in 0.021053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