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8 / 5278論壇 / 我愛78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75|回復: 0

[轉貼] 和師母的一夜

[複製鏈接]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是從事農業害蟲生態研究的,主攻水稻鱗翅目害蟲天敵引進可行性項目研究。我們的項目研究組紮駐在山裡,帶隊的是秦方教授,也是我的導師。& J3 M; c/ L4 C4 V" f* Q. ?( j* n8 w
' Y0 u2 ^: z6 |: j
正當我們的研究有點起色時,秦方教授因病忽然去世了,這對我們項目研究組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澳洲赤眼峰二號是新引進物種,其引進的可行性理論及試驗都是由秦教授獨立提出並主管的;他一去世,研究所裡不會有其他教授來接替,而且這個項目若干年來沒有進展,耗費了大量人力和資金,早成了所領導的一塊心病;所以,項目組極有可能要解散。
6 e' \/ H# r& _: Y4 m5 Y7 A8 P; U* p7 r# _& @2 G) H4 \
在這種情況下,組裡已經有兩位同事退出了。其中一位是我的女朋友,她跟我的關係並不像是戀愛,主要是因為這山裡的寂寞,需要彼此身體的慰籍;準確講,我們應該是性伴關係。在她覺得,秦教授的死其實是件好事,在聯繫好一家公司後,她就慫踴我跟她一起走;我的心也動了,雖然要面臨轉行,但總比這毫無希望的項目研究要好,況且那高額薪水也誘惑著我。3 W7 V* `' c  S, A8 t+ _3 K9 M2 W
  Q  F* G8 p4 V- w7 M2 ~# j" H
我於是決定向遠在省城的師母許惠珊教授辭行。而恰巧在當天,許惠珊教授竟已風塵僕僕地來到了駐地。
* ]5 X; R9 a" D  |0 G, o
# d6 j7 G6 j2 `; L7 D3 x' g師母明顯地黑瘦了,喪偶的打擊,對於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來講,是可想而知的。在我幫她整理秦教授住過的房間時,就擔心她睹物思人要哭,她卻很平靜地把自己帶來很多隨行物品仔細擺放好,我很吃驚,她顯然是要在這裡長期住下去。師母是所領導成員之一,此舉難道意味著研究所決定存留我們項目組而且由她來接管?
3 o' T/ ?3 Z1 Y; W6 ^, [4 N1 |/ l: A$ r$ K+ F( p% e
「曉磊,我知道你打算離開。」師母嚴厲地望著我說:「你的那個女人打電話告訴我,說把你的工作室都安排好了,我就把她狠狠地臭罵了一頓,已替你徹底回絕了那家公司,這是我另打電話跟那家公司領導商談好了的。」
+ W. l' y; E" S" S9 }9 P
. n$ K' K: I4 P; a; Z我愕然,師母行事向來雷厲風行而徹底,倘若我向她辭行?
) J9 k( s% G! H" O
8 u$ r! U. c! k# d& b7 M「所裡決定項目組繼續工作,直到成功為止。曉磊,我不希望這個時候你當逃兵,去拆十幾個人數年來辛辛勞苦搭建的台子;我更不相信,老秦和我最珍愛的弟子是個對事業無忠誠信念、見困難金錢就躲就趨的人。」- e) o2 ^% F* G8 ]: x# y- R
" E. r  ?; m' @& b/ i
「老師,這些道理我懂。可目前的狀況是導師去世,已無人能領導開展工作了,若無一個深知理論和有理論發展後勁的人來主持,工作只能在原地踏步,就算老師你來接手也不行。」
% @, u6 v# J3 d3 V' k. L& G# l" O3 \& R3 `5 I
「這個人我已經找到了,就是你!」師母盯著我說:「所裡已經任命你為項目組組長,主持全盤。我這次來,也不走了,協助你工作,做你的副手。」: |: g) k! b4 S; {
# x! d+ T' ~6 H+ l3 m* K9 A+ T

' P  \+ F5 @& a我有些發懵,真沒這個心理預備。就憑我一個博士生,資歷還淺了,光組裡就還有教授級的的人物;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向來只協助秦教授工作,對這個項目並沒有個理論構想,這讓我哪來的信心?* T! w. o/ b0 m& ~# u

) V4 G/ ]+ U  l0 T, M$ h師母已站了起來,撫著我的肩說道:「你是哪跟蔥,我很清楚。有誰對你不服,得先過我這道關。於公於私,都一定要成功!我不想讓人認為老秦幹了件註定要失敗的事情;我也不相信你沒這份硬氣!」4 u# Y6 r6 L9 B

. x! d# `" r; k: a2 c+ n9 \7 [8 |我的腿有些發軟,「噗通」坐在了籐椅上。  U) @2 r: Q% [# q# {, G

* \  J! l  g, z時隔兩年後,物種的高效繁殖科目研究獲得成功。儘管只是其中的一項,無疑已看到了曙光。
4 `' g' t1 d# e8 l9 o
/ l+ D& R+ l# k8 P6 f6 ~望著滿天飛舞的赤眼峰,我那份興奮的心情進入瘋狂,並興沖沖地分派著組裡人員到方圓百里之內的稻田進行跟蹤觀察。而且,還老咧著嘴告訴師母,成功不是任何人的努力,是運氣,運氣撥響了最意想不到的靈感之弦。對這些胡言亂語,師母只敲我個爆栗,並不跟著顛狂;我想,她是把喜悅藏在心裡。
8 m+ e: G' w4 [/ l! F. C) d2 ~
* B+ C0 t  D8 m' H$ V: \駐地就剩我和師母兩個人了,包括廚師都派了出去,山區地情複雜,必須保證每個組足夠的人數。只是最南端一個觀察區成了我的心病,那裡最遠,實在派不出人去了。. y  F9 T) l, L, ?7 S. X" o

* u; n- C! v+ [$ \5 x只一天,我就按捺不住了,告訴師母要獨自一個人去那裡考察。她果斷不同意我去,認為太危險了,光坎坷的山路就得走三、四天。等拗不過我時,又說要跟我一起去。我當然不同意,這麼大個駐地,必須留個人看家吧!爭來爭去,最終她同意了留守。
" _  K! y4 G/ u9 R% w' W: d7 p- @* ?3 v1 R! V- t" T+ d
第二天,我背著行囊出發了。山裡除了空氣新鮮這一點好處,做別的什麼都難,背著幾十斤重的東西,翻過一座座高高的山樑,那揮汗如雨的噓喘早更替了登高臨遠的浩歎。! P0 b9 w; b$ R3 r% N) u1 {

% o9 p% q& g. u+ m  b4 J走了一上午我差不多癱了,勉強到了楓樹埡預備吃東西時,就看到師母背靠著一棵高大的銀杏樹嘻嘻地望著我笑:「臭小子,比蝸牛還慢,等你都一個鐘頭了。」
& i' o( N) F$ h, |4 W& g" _
) M- s" g0 v0 O/ C我什麼都明白了,她究竟不放心我一個人去,又怕我攆她回去,所以提前早走與我在這裡會合。這些,除了感動,我還能說什麼?
/ V3 i) R1 d) P* {/ F
/ S6 u9 k0 g$ {$ w$ P7 t我看著她的行囊,問道:「帳篷帶了嗎?」$ D. T2 N( l$ Y, T- v7 [
6 [! o, E- h7 m' r% n
「當然帶了,不帶晚上睡哪裡?」; V0 ^& B8 T: |) o

+ P  b* S! p7 B我呵呵地笑了笑,她劈頭敲了我個爆栗:「我是你師娘,若往歪處想,給你好看!」
7 H; v' K* }; F/ m. s$ Z3 \6 }( C- U4 q( F* s8 w
我們翻了一座又一座山,雖累卻輕鬆愉快。一路上不怎麼談工作,只東一句西一句地閒扯。她走在前面時,我會欣賞她的背影。師母的身材很好,實能勾起我的慾望。兩年的相處,早讓我喜歡上了師母,卻沒向她表達過。也是我怕尷尬開不出口,也是更期待著聰明的師母覺察出我對她的感覺而能主動說點什麼。可能嗎?我想。/ y( a0 S( A! _

/ F/ a! W' N% A. I9 |& `( z走了三天,第五天黃昏時,已到了一座大山的谷底。連續的山路和沈重的包袱,已使我們筋疲力盡,我們決定在谷底搭建帳篷過夜。
( ~+ I# n* [  n6 ~1 ~# m$ G6 ^: i- W7 q0 b0 ^

" b. p& x6 V0 R搭好兩個帳篷後,我和師母到河邊去洗澡;她已換上了薄棉睡裙,我只穿著內褲;現在也只是隨便洗洗除點汗,到睡前我們再分著來更好的洗。$ I2 W( |# w' U! z3 K+ [/ V

" O; H/ @) h% R6 T河不寬而水清亮,我細細看了看四週的地勢,卻忽然不安起來,只怕夜裡會有突如其來的山洪。
% ^; Z2 F! P6 i6 E0 w, O! r' M2 r
& ^: c9 G, b1 Y: k/ K' V聽了我的擔憂,師母有些不願離開這個洗澡方便的地方,說道:「我很累,重新搭要磨到夜裡,也沒合適的地方可找。一般是下雨才有山洪吧!你看這天晴的,河都要乾了。」看我沈吟猶豫,師母甩了甩濕髮笑道:「行,就聽你的,難不成把我就累死了?」我卻又心疼她的勞累,就打消了要搬的念頭。說真的,我自己也不想動,況且這麼點寬的河能折騰起多大的浪?
# \: ]( K" _( n" B6 `* k  }1 d) }9 s/ X& a% Q
晚飯又是快餐麵和便攜食品,看著師母不想吃,我很擔憂,怕她餓壞身子,就想給她弄點熱的下口,哪怕有罐熱水也行。但只看看滿山溝青郁郁的草木,不由得喪氣,這溝壑裡沒有枯樹或能燒的乾柴。# j  O3 C9 D+ T% N
. W$ r' t. Y; Q9 N  g# c
師母覺察出我的意思,說:「曉磊,等到了觀察區住戶家裡再給我弄好吃的吧!」
/ \% d4 K" ]1 y" r: l2 S  M1 m# {( f; L' T/ R
「開什麼玩笑,我做的,你會吃?」+ j# |/ o" b9 X+ o
# j- A. }2 V& X9 S% E
「你就不會答應著,哄哄老師。」她賭氣似的拆開了快餐麵,狠咬了一口。7 j) f( L6 }3 w4 q0 v$ C# X
, a! B: O  S9 J( V$ g4 F( \5 ^7 k
「老師,你說我們兩個出來,會不會有人閒話?」' O, ^% }% `% M- a& M
) j; ^# ^+ A( `2 b/ h+ Q4 ?3 j/ P
「我都老太婆了,怕什麼閒話;該注重的是你,都老大不小的了,女朋友還沒有著落。」
( |6 A+ ]% O. y; d: b: b
2 G& }1 Q8 m: _, E' u9 w9 Q「找什麼找,有老師陪著就行了,再說那些女人我也看不上。」0 T$ g/ f2 A6 g: n' C% ^+ k4 {
/ G9 D. [2 E5 ^: ?& \
「屁話,你再說這些不搭邊的風話,以後不跟你談心了。」2 ?% s$ w+ P5 J1 p& ~

, k7 k+ F! c3 L3 d夜裡,我們已睡下了。兩個帳篷離得很近地併著,都點了蚊香。這種野地帳篷設計得很精巧,兩頭有窗紗,空氣前後對流,在這悶熱的山谷中還能將就著入睡。9 x3 X/ U. v$ O: j! H
9 ^) {; T! |+ c6 M
我卻睡不著,腦子裡盡想著師母,想她的嘴,她的鼻子,她暖和的聲音。而她眼角細細的皺紋也都那麼美,倘若沒那些皺紋,就展示不出她那熟過頭的美艷和滄桑;假如這些素養用在性事上,用在和我激盪纏綿,那在我瘋狂的侵犯下,會怎樣的哀怨無奈呢?
  o+ j& Z+ Y5 R& E: d
1 _8 j1 W* z0 f9 \, f不!不!我不會對溫柔的師母動粗,我會……想到這裡,我忍不住褪下了內褲,手抓向自己的男根,我覺得體內的熱力聚集亂竄,假如不釋放,就要爆炸。隨著自己的手的瘋狂動作,我已經到了臨界點,喘著粗氣甚至發出了哼聲。! N4 m* {8 `/ e+ ]2 o+ e8 S0 {
1 N) u, T+ C& U9 a: e
「曉磊……」對面帳篷的師母喊了我一聲。我憋住叫聲釋放著,整個身體沈浸在一波一波歡快裡,似乎聽到師母在喊,卻已無暇理會了。# B; O& E1 U: f5 n2 T+ m

! }. q  i0 E& l7 [4 c4 `3 m: d6 {& }, m1 k
「曉磊。」師母又喊了一聲。我應了聲,卻沒有接腔說話。
/ m4 X0 n* D5 h% C
  G: _# r" Y/ M: u" g「曉磊,你剛才是在自慰嗎?」師母小聲問道。* h& G, l" @+ s" z
3 |$ ^' W: O( X2 C$ f& g
我渾身「轟」地震顫了下,實在怕極了自己的醜行讓師母發現。但這寂靜的山谷和我的喘息以及兩個帳篷那麼貼近的距離出賣了我,使我在倦怠中因為羞恥又繃緊了神經。3 E% k! D. R, F$ ^+ r5 U+ J# C9 v

- s3 E8 F6 l- m. |/ |「那樣不好,曉磊。白天我們很勞累,現在你又手淫會傷了身子的。習慣手淫會誘發早洩,對你以後的家庭沒有好處。」師母溫柔而淳淳地說道。6 \& D$ B. y+ B4 E/ N  y  u
  _# b) r  a6 L4 v4 ]. ^) r
我並不驚奇師母會這麼直接地涉及兩性話題,朝夕與共的相處已使我們達到了無話不談的程度,況且她本來就是個敢想敢說的人。2 s# n$ \' W! d1 x6 v, T3 }
* |9 f. Z4 b6 d. E6 G
「老師。」+ D, ?8 c" s( B+ l! R1 E
' }3 M4 E$ x  n$ b# V+ `, ^
「嗯?」8 m1 e5 K' E' C+ I, y  s. g, l$ ]8 r* F

5 e+ Y' R3 U8 X) b2 H% Y「以後你能不能幫我?我是因為喜歡老師才這樣的。」我大膽說道。
" ]. l% b( K  Z0 H2 r" m4 n' h& b( E7 {* [& |2 J. A7 ~
「怎麼幫?」* R' g1 }0 P) d$ k  ]

4 D( e0 }' k% e" x( ^! L「這個你自己琢磨。」. l! f- c5 N' M
% i2 z, J. |5 P1 N8 p! T
半晌,只聽一陣惱怒的聲音:「混蛋!我是你師母,一直把你當兒子看,你怎麼動起這麼下流的念頭?你要是懂得廉恥的話,就該知道什麼是決不能做的,不然這人和家庭會成什麼樣?」
' |2 D4 T* K3 E. u7 h! f- J/ k: n, f& ~5 A8 y3 _
「老師……」  r$ C, R# y7 i& f0 p8 t

8 \: d4 u& j! s/ @2 I「今天你別說了。」
, g8 @2 x% |( e; x# U+ z
, E% O" X3 `( ]% P7 q! O我聽到她明顯地翻了身,背向著我了。& D. }. S+ [1 k3 Z" E

6 w% A% }! q6 n3 `我雙頰發赤,羞愧到了極處。失望加著自慰後的低糜,使得她的訓斥變成了針,把我整個人刺的渺小,而就那麼一個針孔洩走了我所有的血肉和精氣神。
+ @: j  O+ `! `! s2 n
8 z# k. v; _6 y! |* S睡夢裡,我覺得在飄,在茫茫雲海裡摸索,卻又迷失,從雲霧裡掉落水中,掙扎。那水冰冷刺骨,寒浸浸地激醒了我的夢。
3 H- ~# t3 P/ `) r0 X! \9 x5 c( j( Y9 z2 T
我醒時,帳篷內真的有水,水已淹到我平躺身子的一半。我馬上跳了起來,意識到發生什麼;這時帳篷外的遠方發出暴雷也似的轟鳴,我瞬間衝出了帳篷。/ u; H5 Q9 y, D% Y( h* E- w

& y% F' i" Q/ d5 C3 {$ @, r9 M# y1 H另一帳篷內的師母正大聲尖叫著我的名字,我如猛獸般衝破了帳篷窗紗,抓住師母就往外扯。水位已在迅速攀高。
* ~& _; Q2 _7 p
( `* W- A0 C; x$ R- H# a% J0 w$ H師母叫著問著,「是山洪嗎?」我不答。那月亮很圓,照得山谷通徹銀白,轟隆隆的巨響連株般傳了過來;遠處鋪天蓋地的波浪正洶湧而來,就如一堵黑糊糊的高牆,整體移動著,又快又整潔地壓來。
  O, |, w& p4 S% X3 n" l3 @( _/ Z* O9 p. y
這片刻間,已容不得想對策。我拉著師母往河邊峭壁跑去,白天看著不寬的河床,此刻在月下竟如寬廣的江面。我明顯感到已邁不動腿,水已經齊臀,每走一步拖帶著水如鉛桶。我緊緊抓住師母的手腕使勁扯著,她更走不動。我不由扭頭看她,她只戴著胸罩、穿著內褲慌亂地盯著我看,瞬間,我們目光已經交錯出結論,末日到了。
0 p4 v( f. w# A9 V+ b  R% u8 C" X( R0 V4 x( q) U0 u1 U& t
那最高的潮頭已無情地到來,如一座山般倒下,砸向我們。我抱緊師母把她按住,拱著腰,讓背部迎接狂濤。就只那麼一下,一股巨力把我們砸向水底,背部生痛,臉和胸碰撞著水底下的石塊更痛到極點;那一會兒,我還沒覺得自己昏厥,而我右臂緊抱著的師母也還在動。
) \) U2 X- [6 K! r* q# p8 O% y- r0 j1 N
就在我還竊喜還沒到最壞處境時,又一股巨力從水底升起,猛推著我們的胸腹往上掀去;我們在水中打著滾,一個跟頭接著一個跟頭,我死死地抱住師母,也覺得她也在死死地抱住我。可是,另外生出的一股更大的力量撞來,彷彿要把一切撞得粉碎,剎時間,我就覺得胸前一空,師母已被巨流捲走,無影無蹤。那時,我腦子一片空白,開始嗆水,旋轉、翻騰。
. Y% O: y+ N+ y' ]
0 b+ M: h1 P' O+ w: q: E* d+ P( c( m我浮出水面時,最高的浪頭已沖向遠方,再後的浪體雖一波接一波湧動,已不那麼兇了。我隨著水流漂遊,盡量保持著體力以應付更難猜測狀況;寬廣的河面漂著山洪折斷的樹幹枝葉和成片厚重的浮沫,卻沒有人員起浮的跡像。+ M+ }6 C4 Z7 r0 Z5 p9 k/ i* ~
! U$ e: q* s. v, B$ T9 o  a5 h
我不停地大喊著師母,喊到嗓子都嘶啞了,回應的卻是前方潮頭肆虐的怒吼和後方正在增添的波濤轟鳴。我知道師母遇難了,那種難言的悲痛堵得我喘不過氣來;師母,師母,師母……我已想不出該有諸多的悔恨,之前,我任隨什麼念頭都能夠避開這滅頂之災啊!; H. }( [4 W' S+ V/ D

! R0 |+ F$ P9 [3 t  c7 \$ @+ o0 d4 i9 o在這寬廣的水面,我覺得孤零零的,幾次要往岸邊搶泳,都被水流逼回,只有乾看著月色下黑黑的河岸。那麼淹死前會是什麼滋味?我這樣想著,卻並不覺得怕,師母已品嚐了,我隨她就是了。那到了另一個世界,她也許不會訓斥我對她不倫之念的無恥了?
0 t7 `" q5 }8 ?2 z& t* Z
( ~! U) Y' B2 P% E5 k+ s就在這時,我覺得身下一空,好像有什麼東西拉著我的雙腳往下拽似的,我整個身體沒入水中。又是那種翻騰,我的胸背跌撞著巨石;一塊接著一塊,彷彿擠入了到處是巨石的城堡。我已暈頭轉向,渾身的疼痛刺激著我不昏過去;這不昏的好處,是使我覺得雙腳已踏在了實實在在的地面,儘管腰部以下還是水,但可以稱作是陸地了。8 k$ E: z( Z2 j% f

' L+ Q  I9 O3 {$ ]& l- ~; M- E很快,一個人撲了過來,從後背把我抱住,不用說,這是師母。我已轉過身來把她抱在懷裡,我使勁地抱,也感到她也使勁地抱,就好像我們相互都要擠進對方的身體。# q7 ~0 N2 m1 y3 u4 v
" m1 ~0 g: z  ~$ r
「老師,我以為你淹死了。」
5 b6 q% U' M) R8 a) U  ^
. ~1 _( p3 ~! Y: M  d: A「曉磊,我也以為你淹死了,我好難過,一直狠命地哭啊!」4 x8 t9 s& g% ?( V
' b7 J/ Z! n( M( F! O
我們倆就這樣抱著說話,假如我使一分勁,她也同樣使一分勁,她在回應。! z! r7 n2 W: g" ?7 t5 ?

3 E. O( w/ g: j3 u3 f* W* D1 r她的胸罩早沒了,那兩團軟軟的肉抵著我的胸口;我知道,她是怕我看她的乳房才把它們擠在這安全的地方。她告訴我,這是河床的礁石區,是激流把我們沖到了這個幸運的平台上。; R7 Q, p) o! O. P
& N- S$ [5 D4 `4 G' T
我漫應著,細看這個平台,離岸還遠,旁邊流水湍湍,正像汪洋中的孤島。現在還沒有脫離險境,必須等到白天或者水消了,才能採取下一步的脫險行動。
5 F( t/ a) m# P) Q" w) e' A* n6 j' q1 y
我們各自背靠一塊礁石,久久望著天上閃亮的星河,星星瀉下的冷光已經侵襲我們的皮膚;決不能忽視目前又冷又餓的處境,我想著。, F2 Z- O+ {9 f1 d$ _0 B) J# o

8 q# s* f* G4 g9 {- O3 E「老師,你一切都得聽我的。」
) S* A4 C2 c% r: |* _# g5 V) N- x9 _: _6 |
「聽你的,曉磊。」8 v2 H- w, e4 G1 n3 q- v

$ t8 d# }( ?+ i( K, z; I' X「好,你過來,靠近我。」5 j# e* s  R2 w1 c7 R+ k, R% K
+ e! [: |% i, k0 J& A, I
師母遲疑地望著我,她已從之前那番驚心動魄的生死經歷中有所恢復,惴惴於離我太近有沒有合理性。我張開雙臂,期待地望著她;她臉上猶豫著,腿已不聽使喚地趟著水走來。
/ ?8 y, t4 v1 d. D" B5 E: @1 E4 u3 m4 J8 {8 v5 x" e
被我抱著時,她已不敢看我,「我們必須相互取暖,熬過這半夜。」我的唇含住她的耳垂輕輕說道。她發顫地說著:「好吧,可我是你師母,你不會的……你是好孩子,對嗎,曉磊?」" ]! b0 K# C# ]& }" s

3 y4 i  D# ?* r. a( p6 Y; p+ O她覺得還是信任我的好,就以手臂環緊了我的腰,可那身體的抖動卻加劇起來。我已開始蹭她臉頰,她慌亂地搖著頭,被我騰出一隻手固定住,然後吻上了她的唇。
" J/ b( t) j- |: L3 Z9 O$ }. p* O* [1 x
我覺得師母的思維那會已經空白,因為我的舌頭像靈蛇一樣,鑽進了她的口腔內;她的舌頭稍作迴避就跟我糾纏到了一起。那份激動竟先刺激著我下面膨脹鐵硬,頂著她的腿腹交接處。
6 H' ]" k8 {$ d; i( P
' |, C0 v6 @( ]她慌亂地掙開了我的嘴:「曉磊,我們是為了取暖,你吻,可以;下面的別做了,給師母點尊嚴,好嗎?」
, S: n- J9 x. |5 C( h/ |7 ]7 C: I/ U  F2 j1 y, B3 G: g" m+ x. ^/ X- M3 T
「老師,你看不出我喜歡你嗎?」1 U7 b7 C" _  I* O* M, s% |
$ Y$ L9 [; J3 v2 x
「可師母不喜歡這樣,你在強迫師母做不喜歡的事。」# W- T$ r9 c" v3 U' y1 X

# {; I) x8 o4 |7 w) Z; r7 j我那會要爆炸,已聽不進她說什麼了,只以手迅速伸進了她的內褲裡,擦過草地蓋住裂縫。裂縫的入口很乾燥,我的中指深入縫中,卻探到了一汪水,那汪水藉著指頭迅速導流了下來,讓我感到整個指頭濕淋淋的。
+ R& p% `- G9 t& [) _2 ]0 v; [- w5 o6 y
我喃喃道:「你不喜歡?老師,你真的不喜歡嗎?」5 q3 o2 W% V5 ^! f+ _, g& j9 q
. |$ c* S4 p5 K( t
師母帶著真正的哭腔叫道:「我,磊,不要……」但她的身體已不知道她的嘴在說什麼了。她任由我褪下內褲,在我稍一用力就抬起了一條腿,儘管幅度不很大,已呈無力張開無奈的迎接狀。% f! I- \* Z6 a! o7 Z

, s& i: {7 r* v$ H" T我不知道怎麼脫下自己的內褲的,甚至沒經她導引,堅硬的性器就搭上裂縫並頂開入口,迅速插進水淋淋裂縫的裡部。其勢之猛,如奔騰之駿馬,呼嘯之狂風。可憐的師母,在喉嚨裡擠出沈悶的怪叫後,就聽不清在後來叫些什麼了。
7 z! b6 T6 x. L3 L* P- E4 Q' r- ?! f$ |$ e" C. p; z% P8 Y
我們靠著石壁不停地做,不知做了幾次,彷彿永無倦怠。那夜,已不再冷;師母已完全被我拉入淫糜的激情裡,那似嗔似羞似怨的神情,讓我不能自己。( U1 J# I$ P* x! e0 ?7 j
5 }& I' n4 ^6 l
「磊,壞蛋,師母其實願意與你做,願意你對師母……」她的玉腿勾在我腰上,下體套住我的性器,不住呢喃著。8 e& I0 q4 @) @4 L+ T
3 Q) W/ q# i: i% P
我們脫險了。在岸邊,我望著洶湧的河流計算著損失,兩台手提電腦,最精密的顯微和望遠設備,照相器材和便攜的化驗工具,直接損失就達十幾萬;更重要的是以前積累的數據和實驗結果都存在電腦和本子裡,這意味著多年來的工作成果全部毀掉了,而我又是個沒記性的人。一想到這些,我差不多要哭出來。4 e1 e" ~. J  R+ S* i, i" H! ~

$ Y) A0 D- y0 J「曉磊,能把命撿回來就萬幸了,一切還可從頭開始。」
; \7 `( K! W4 c
; u5 U* X! m  i+ X「裡面還有導師的工作日記,我一向當作理論靈魂,都沒了,以後還指望什麼發展?」! ]) R) m& z1 w1 [7 B7 E% H

6 x9 S, E" H: O9 X8 g% Y6 \7 d「你導師的理論和思想,不一定就是成功的指南;為什麼要說這些沒骨氣的話?以你的天賦,一定能重開條成功之路!」& `6 P( }( A* q3 F9 n+ g1 g
+ m' _: _- v- R' Z$ {& q& ^$ X$ T
我猛然轉身盯著她,眼中精光大盛,她吃驚地望著我並摀住胸部,顫抖道:「你……你要幹什麼……還想要?」4 ~! |$ T* M' P, M: i% f) k$ w
$ [7 T4 s- M5 }
我呵呵大笑,向她逼了過去;她退了兩步又猛然撲到我懷裡,粉拳砸著我的背:「壞孩子,我把你慣壞了。」
$ r/ f: B) f; m: P. ?. Q7 v
$ T3 k: C0 F& d5 ^$ t我們已在駐地養傷,師母又恢復到從前,不許我親近她。其實那親近也是迫不得已,我發誓,在那個夢魘可怕的夜晚,我們是因為情況非凡才做。  A( K  i) A7 C0 j2 ~4 j; l

& j5 ^  r; v. t$ B. x. }& [% {$ F而在生活上,我的寢室跟她的沒什麼分別,所有衣物都由她來洗,甚至早晨淩亂的床被,也是她整理,她並不埋怨我的懶惰。她在把我當兒子,我想著。
4 Y7 k+ A9 N! j# V
1 @# v5 D+ E/ K我喜歡晚上呆在她的寢室,那是個乾淨的空間,整潔,有香味。不管我在她的寢室呆多久,她從不攆我;她答應我興緻來時給她梳頭,太熱時,會聽我的話把睡衣脫掉,穿到最少;我可以枕在她腿上看電視,而我有時忽然擁抱到太親熱時,她卻要毫不留情地拒絕。/ R# ?3 v5 e1 B6 y4 V: y+ y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 再次提醒您,回覆文章時請遵守下列重要回覆規則︰
  1. 回覆字數必須超過十個中文字以上。
  2. 禁止使用插頭香, 搶頭香, 搶第一, 第一名, NO.1, 坐沙發等無意義的回覆。
  3. 嚴禁草率敷衍的灌水回覆。例如: 推......, 頂......,11111111, good, push, thank you, 謝了, 好看, 謝謝大大, 感謝分享, 支持, 再來 等等。
  4. 禁止使用千篇一律的回覆或複製、引用別人的回覆。禁止使用不知所云的回覆,例如: 3q5ws9dmh。禁止使用中英文或符號組合字。
  5. 回覆文章必須與該主題有關,如有不符將以灌水處理。
※ 違反規則者,抓到輕者積分歸零,嚴重者封鎖IP。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5278 / 5278論壇 / 5278手機A片

GMT+8, 2020-5-27 19:09 , Processed in 0.019645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